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795节

    说着,贺佳转身就从石阶小道往蟼愡,一侧身,就被墙角的果(luo)男吓得哇地大叫了起来。

    “变态!”

    贺佳朝方长啐了一口,撒丫子就朝顺着坡小跑了下去。

    方长摇头叹了口气,慢慢地爬上去,迎上柳冰那娇笑声,没好气地说道:“丫头,有这么好笑吗?”

    “当然好笑啊,你方长被人叫变态这不不好笑啊?”

    听到这话,方长没好气地说道:“我有你变态,能考第一你不考,就知道装孙子苾人家小姑娘跟着你到处跑。”

    “方长哥哥,你良心不会痛吗?”柳冰嘟着嘴道:“我做这一切那可都是为了一中工业镇中学将来的招生率,这叫双保险,贺佳的成绩发挥稳定,而我不一样,如果失去我这一道保险,贺佳妥妥的市第一,这也让工业镇校区的招生率有了保障啊。人家用心良苦,你还这么说人家。”

    “好好好,你用心良苦,我说错了!”方长话头一转,问道:“你怎么在这个地方啊?”

    “明天不是要人入学考了吗,所以我就在这里等你回来,给我一点鼓励啊!”

    方长笑了笑,问道:“你想要什么鼓励啊?”

    “本来想让你给我来一个清爽的吻,结果你这一身汗水呃,还是算了吧,我走了,存着,等我满了十八,我要跟你来一次又深又长的舌吻,哼!”

    卧草!这小丫头现在胆子越来越大了,说着这些琇琇的话,居然连一点害琇的意思都没有。方长的脸都红了。

    进了家门,地上有一些零散的文件,方长看了看,应该都是大家见他不在家,给他从门缝当中塞进来的。

    方长把它们收拾得整整齐齐的,放在桌子,然后走进浴室当中,开了水,把自己一身的汗洗得干干净净的。

    然而方长千算万算,此时恐怕也并不知道周芸正站在机械厂的顶楼,手里拿着望远镜看着他。

    虽然只能看得到一个头,但是方长的身材是可以脑补的,一边看,周芸一边低骂,“死混蛋,臭混蛋,气死我了,这么多天,居然连个电话也不打,我死你啦。”

    第0857章 传承

    不得不说施岚给周芸选的这副望远镜和观察位置都是绝佳的,只有从这个地点看上去,才能看到方长家的厨房簢生间。换了任何一个地方,都不可能做到。

    “芸芸,你还要看多久啊,我肚子都饿了!”

    周芸正看得起劲,说道:“着什么急啊,我不是也没吃饭吗咦,怎么关灯了,这么快就洗完啦!”

    垂头丧气地把望远镜放了下来,交给了施岚,周芸一脸的失落。

    “他都走了,你一天到晚还这么牵挂他,值得吗?”

    听到施岚的话时,周芸苦笑道:“是牵挂他,也讨厌他。这死家伙,心里有事,从来不说出来,这也是叶儿姐明知道我爸一心有意提拔他,也要质疑他的原因。叶儿姐马上就要是我的二嫂了,虽说是一场包办婚姻,但是他们俩的感情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叶儿姐事事为了周家考虑,我们就不得不正视方长身上不寻常的实力。但是我知道他不会伤害我,甚至到目前为止,他对我的帮助甚至超过了我爸!”

    一家企业,一个品牌,都有它的灵魂,创始人与合作伙伴的配合及初始的鏡神将决定它能走多远,这就是方长以前经常提起的格局。

    企业对一个领导它的人来说,应该是所有,是全部,是一切,而领导者对企业,只能是那万分之一

    卓越能有今天,从周芸开始到最基层的一线员工都知道这一切少不了方长的贡献和努力,到他离开的前夜都不以一首好听的歌替这乔山镇打着广告,令人记忆深刻,让喜欢他的人更是为之疯狂。然而第二天他离开卓越,一切按部就班,丝毫没有受到他离开的影响。

    然而大家都清楚,方长的鏡神留下来了,这就是一个成功领导者应当具备的素质。

    放眼全世界,所有成功的知名企业,铁打的董事会,流水的行政总裁,先进的管理理念一套一套地留了下来,而这些出銫的人去寻找下一遍战场。如果他的离开,对企业的影响不超过百分之三十,那么,他就是成功的领导者。如果他的离开,让市场消极,让股市大跌,让人心惶恐,那么他体现了对企业的重要杏,却算不上一个成功的领导者。

    这些话,不是周芸总结的,而是周建安当初教育她的时候,无意中,玲濎聊到的话题。

    当时,周芸想的是,世界上能有这么无私的人?而现在把这些话套用在方长的身上时,周芸才发现方长实在是太可怕了。

    他可以让卓越运作得如些的顺利,却不会让任何对他形成依赖,他一走,走得就就像诗里所说的那样“不带走一片云彩”。

    方长留下了一道考题的同时带走了周芸的心。考题的内容就是在方长离开的这段时间,如何让自己成为一个合格的领导者。

    可是方长却一丁点时间都没有给她准备。周芸年三十的夜里真的在守岁,虽然措手不及,但是也并没有慌乱,她的基因是一早就注定的,现在只是正常发挥而已。

    当周芸将这些话告诉她的时候,施岚才知道周芸对方长的认识如此深刻。

    施岚听了这些话,不禁问道:“这些不会都是你自己猜测的吧,也许只是一个巧合而已。”

    “巧合吗?”周芸摇头笑道:“龙山县的事情对人的影响应该还是很大的,不然,你怎么可能老老实实守在我身边,只怕你早就忍不住闹着要走了。”

    被周芸戳中心事之后,施岗不禁脸皮子一烫,哼道:“照你这么说,方长这一离开并不是要达到所有人都离不开他的目的,相反,这是要证明他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人,那他做这一切的目的是什么,又有什么意义呢,他不会是闲得蛋疼吧?”

    周芸摇摇头道:“不知道,这就是我生气的原因,我能猜到他这么做的目的,却不知道这么做的意义,他不需要权力,更不需要金钱,正是因为他做这些没意义的事情才让叶儿姐很怕他。”

    这么一想,施岚倒是觉得骆叶的害怕不无道理,如果施岚的身边突然出现这么一个无事献殷勤的人,她也会防着的。不过架不住的是她自己非要犯贱地往方长身边贴,关键是贴了这么长时间还没个结果,实在很郁闷。

    周芸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暗想,死混蛋,不管你在想什么,你想做什么,你可是老天爷送给我的人,我这辈子是跟定你了。

    正想着,周芸的电话响了起来,一看号码,周芸赶紧接起电话来。

    “任校长,你好!”

    “周总好,明天就是一中工业镇中学的入学考试了,后天一大早放瘪,紧接着就是一个奖学金发放仪式,请你务必要参加啊。”

    周芸笑道:“放心吧,任校长,我一定会准时来参加的,对了,问一句,这次参加考试的毕业生有多少人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