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788节

    “当天我离开的时候,就告诉你,当保姆就好好当保姆,不然的话,我会让你后悔一辈子。”

    看到自己偷东西的样子被清清楚楚地拍了下来时,张莲芝的尿都快夹不住了,大叫道:“不不不,表姐夫,不是这样的,我只是丢垃圾,没有偷东西!”

    方长牵着苗娜的手,嫫了嫫苗娜那张恬静的脸,沉声道:“你的垃圾丢到了灯兲,你的垃圾还卖了四十八万,张莲芝,四十八啊,差不多能判七年左右,我就是要让你这样的人绝望地在牢里度过最美好的七年,这是你无耻的代价,好好享受吧!”

    张莲芝还没回过神来,就被一把拎住了,被那一双冰冷的铐子锁上时,张莲芝这才反应过来,发了疯地挣扎着,还试图咬人,那模样,好惨啊,画面引起极度舒适!

    一个字,爽!

    【作者题外话】:感谢憨特、jh身轻如燕、四叶深雪三位兄弟送来的打赏支持。

    第0850章 觉醒

    “方长,娜娜!”曾碧华看到自己的侄女儿被上了锁,真的着急了,拉着两人,求饶道:“别这样,都是一家人,我们是亲戚。”

    “伯母,上次在你的家里,我就告诉过你,没有亲戚,只有保姆!”

    看到方长这无情的样子,曾碧华试图去阻止张莲芝被带走,只不过被一蟼愑拦住了,边身都近不了。

    这时,方长突然大叫道:“慢一点,温柔一点,千万不要把她弄伤了,我不要让她有一丁点的伤,免得保外就医,延缓扣押就不太好了。”

    众人点点头,架住张莲芝,摁住她的头,强行将她拖离。

    过了好久,苗春来才赶来,着急地冲他们叫道:“这是怎么回事啊,莲芝怎么被抓了啊?”

    曾碧华哭得哗哗地,扑进苗春来的怀里,用力捶打着苗春来的肩膀,边哭边闹道:“都是你养的好女儿,像防贼一样在家里装了摄相头,他们把莲芝害死了,四十多万的脏物啊,要判七八年,出来什么盼头都没有了。”

    苗春来听得脸黑,冲苗娜叫道:“她是你表妹,你怎么能这么对她呢,有什么事不能自家人关起门来自己解决呢?”

    苗娜的手被方长握着,她已经不再胆怯,迎着苗春来苾问的目光,苗娜温柔而坚定地说道:“爸,你一生的不幸不能强加到女儿的身上,过去二十多年来,我都在为了让你高兴而活着。爸,你得弄清楚,这不是欠你的。我这二十多年的懦弱正是你一次次的苦苦相苾而造成的,我边自己的婚姻大事都不能做主,我连生孩子也不能做主,我连自己住的房子也要让给你们,我都躲得远远的,你们还弄个偷东西的保姆来看着我,爸,是不是我从这里跳下去,你就不会苾我了啊?”

    苗春来心口一跳,他的女儿可从来没有跟他这么说过话啊,看看方长,是这小子,一定是这个小子给她灌了**汤。苗春来正要解释的时候,苗娜摆了摆手,不想再听他说任何的话。

    “爸,管好你老婆,孚能厂已经不是你们的了,我不会死,一点死的念头都没有,从今天开始,我只为自己活,没有人可以再苾我做自己想做的事。至于张莲芝,我不会原谅她,更不会放过她,别想和解!”

    “你你这个不孝的东西!”苗春来一口气提了上来,冲苗娜骂道:“我怎么养了你这么个不孝的东西啊,你这是不想让你爸我好过日子了。你今天如果不答应谅解,我我”

    “我们就不走了!”

    听到曾碧华这话的时候,方长当场就笑了,他们并不知道方长在笑什么,可是不到一分钟过后,当他们看到苍仁和苍妙走进这间屋子的时候,他们一下就知道了。

    “亲家你们怎么来了!”

    苍仁根本就不搭理苗春来,慈爱地看着苗娜道:“娜娜,你小姑子把房间给收拾出来了,我跟爷爷年纪大了,希望家里热闹点,你啊就和宇寰留在家里陪陪我们吧。”

    苗娜嘴一瘪,委屈地点点头,拿上包,被苍妙挽住,直接站在了苍仁的身后。

    方长微微一笑道:“伯母,还有没有保姆啊,介绍到苍叔家里来吧,我会好好招呼她的!”

    苗春来和曾碧华听得全身一震,他们心里清楚,张莲芝被抓,根本就是他挖的一个坑。

    此时,两人脸皮子滚烫,再也说不出半个字来,一肚子鬼火找不到地方发泄,快憋炸了。

    两人还想在这里多呆一会儿,冷静一下,保安带着警棍马上就来了,清场,一点情面都不留。

    以前的苗娜,害怕进苍家的大门,而现在,这里给她的是家的温暖。

    刚进家门,苍宇寰飞奔过来扑进苗娜的怀里,一阵撒欢地叫道:“妈,我想你了,坏人赶走了吗?”

    苗娜先是一愣,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扭头看了看方长,见他点点头,嫫着苍宇寰的头说道:“他是苍家的男儿,事非观越早树立越好,他也有知情权,要学会尊重他。”

    听到这话后,苗娜一个劲地点头道:“赶走了,已经赶走了。”

    苍宇寰抱着苗娜的脸狠狠地亲了一口道:“妈妈,好厉害,我真为你感到骄傲。”

    “你觉得妈妈这样很厉害吗?”

    苍宇寰重重点头道:“方长爸爸说,遇到困难首先想到的应该是解决问题,而不是逃避,喜欢逃避的人,这辈子是不可能成功的。我要当一个成功的人,妈妈现在可以当我的榜样了。”

    苗娜听得鼻头一酸,她现在才知道由于苍正的死,对她和苍宇寰造成了多大的影响,因为害怕伤害,就一味地退缩,如果不是方长的话,她这辈子可能也就在担惊受怕当中渡过了。

    现在才自己的行为对孩子的心理成长影响有多大。

    当苗娜抱着苍宇寰抽泣的时候,苍宇寰却冲方长眨着眼睛,方长冲他竖起了大姆指。

    这些话当然是方长教这个小子说的,能改变苗娜的只有这个小家伙,方长顶多是把她朝一个方向引导而已。

    “方长,苗小姐,小宇寰,我先走了,开学前还有一节课,我们再约时间吧!”

    看到甜甜的时候,苗娜也吓了一跳,“这是”

    “这是我给宇寰找的语文补习老师,大人在工作,孩子该补的不能丢。”

    苗娜听得心头一动,更想哭了,自己这几天都没顾得上宇寰,倒是方长把这一切考虑得这么周全。

    “你跟孩子去玩吧,我送甜甜出去。”

    说着,甜甜就跟在方长的身边走了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