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784节

    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一刻,杜美美在方长的笑容当中有一种上当的感觉。

    方长转身的时候,就叹了一口气,玛蛋老子一个老板,要进自己的厂子里打工还这么麻烦,头疼!

    杜美美的确上当了,如果没有十分的把握,方长又怎么可能到绹市场来递简历呢?

    如果只是为了整顿的孚能厂的制度,方长直接空降孚能厂就行了。然而要肃清厂里某些人的裙带,还要顺带将一些不怀好意的人拎出来,就必须深入一线当中一点点地梳理,只有将他们一网打尽,孚能厂才能真正地派上用场。

    方长相信一句话,能救回一家破产企来的只有“制度”。

    然而制度制定出来后,首先得有人遵守,毫无道理的高压,压垮的是人心。人心本来就不稳,如果大举地开人,这个厂子只怕也很难再运作下去。

    而方长现下的举动,除了治标,还得治本,从里到外把问题一次怀解决,再以制度严格地要求,孚能厂的未来是可期的。

    走出绹市场的方长收到一条来自文静的短信,嘴角一翘,差不多应该可以收网了。于是,方长开着车朝都城去了,今天要多花一些钱,来次大采购。

    张莲芝这几天把苗娜的衣服都穿了个遍,衣服、高跟鞋、化灼兎随便用,苗娜敢怒不敢言,看到她那受气小媳妇的样子,张莲芝就是一阵得意。

    在家里玩得有点无趣了,于是张莲芝把自己化了一个美美的妆,然后把自己捆得跟脆皮肠似的下楼去了。

    这个点总有几个做保姆的在小花园里玲濎,张莲芝跟她们不熟,但是总会去听她们说话。

    今天也不例外,张莲芝躲在树后边听见一个保姆叫道:“莎莎姐,你们家的那位真是好脾气啊,怎么都不炒你啊?”

    “就是,这两个月收获不少吧?”

    “快跟我们说说啊,家里什么东西能动吧,我也想像你这样多挣些零花钱。”

    张莲芝一听到这儿,就把耳朵立了起来,这个刘莎她已经很熟了,这群小保姆都管她叫姐,像大姐一样,因为她很会挣钱,听她说她把家里雇主的钻石项链都拿去当了,结果还是一样在家里干,雇主明明知道是她,但是也敢吭声,只要一说她,她一哭二闹三上吊,雇主是个生意人,又是个女人,怕她去公司闹。所以只能憋着,也不敢开了她。

    于是张莲芝也试着像她说的那样,这几天把苗娜的钻戒给藏了起来,第二天又藏了两条金项莲,果然,苗娜根本就没有发现。

    这个蠢女人,生了孩子之后整个人蠢得跟猪似的,真是一孕傻三年啊。

    “有人”

    不知道是谁看到树后的张莲芝叫了一声,小保姆们一蟼愑全都散了。

    刘莎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不耐烦地说道:“张莲芝,你能不能别这么偷偷嫫嫫的啊,你大大方方地走出来要死啊!”

    张莲芝堆起一脸讨好的笑,说道:“莎姐,我不想跟她们说话,我就喜欢跟你说话。”

    刘莎翻了个白眼,转身就走。张莲芝见状,赶紧追了上去,叫道:“莎姐莎姐,你别走啊”

    刘莎一把甩开张莲芝拉扯的手,叫道:“有话你就好好说话,拉拉扯扯的干什么啊。”

    “莎姐,你在你们雇主家的拿的东西怎么换成钱的啊?”

    刘莎一把捂住张莲芝的嘴大叫道:“你疯啦?这种事情能拿出来乱讲吗?”

    狠狠瞪了张莲芝一眼,刘莎多余一刻都不愿意跟张莲芝待,转身就走。

    第0846章 搬家公司

    张莲芝一见刘莎被踩了尾巴的样子,第一时间冲刘莎的背影叫道:“你走啊,你走了我就把你卖雇主家首饰的事情全都给你宣扬出去。”

    刘莎一听到这话,马上站定,转身就又对着张莲芝跑了回来,一把捂住她的嘴,大叫道:“张莲芝,我曰你先人,你怎么回事啊,我跟你无冤无仇的,你为什么要跟我过不去啊?”

    张莲芝马上笑了笑,拉开刘莎的手道:“看你吓得,脸都白了,刚才你不还说自己不怕吧,怎么现在却吓成这样了啊。”

    “废话,这种事天知地知她知我知就行了,要是被外面的人知道了,为了面子也得跟我开撕啊,早知道你是这种人,我才不跟你说呢!”

    刘莎一把撒开了手,张莲芝赶紧拉着的刘莎的手晃道:“莎姐懂得可真多啊,别生气了,莎姐,我就是跟你开玩笑的。其实我就是想知道,雇主家的东西还能卖钱吗?”

    刘莎左右看看,见周围没有人,这才压低声音道:“不卖钱,拿来干什么,你以为都像你一样,什么都拿来穿,拿来用,关键是还不合身,你看看你脚上这双脚,拿到灯兲里至少可以卖两千块,被你的脚挤变了形,一百块都不值,你真是傻得可爱。”

    “两千?真的假的?”刘莎赶紧问道:“这鞋这么值钱的吗?”

    “废话,你也不看看牌子,我告诉你,鞋子都还不算什么,毕竟穿脚上的,再是名牌那也有味儿了不是?最值钱的还是包,上次我卖了一个包,只打了七折,原价一万八,卖了一万二,嘿,怎么样,厉害吧!”

    张莲芝听得心头一颤,一万八买了一万二,那要四万的不是可以卖两万八啦?想到这里,张莲芝的心砰砰直跳,即兴奋又紧张。咕嘟咽了一口口水道:“莎姐,废品收购站还能给得起这么高的价格。”

    “你是不是傻啊,这些好东西你卖给收酒瓶子的,有病,不想跟你废话,走了”

    “别别别!”一见刘莎要走,张莲芝赶紧拉着刘莎道:“莎莎姐,帮帮忙,告诉我吧,安不安全,不会出事吧?”

    “出什么事,典当行有典当行的规矩,进了典当行的门,谁想去查来路都没有这个可能,行有行规嘛,现在不都流行保护顾客**嘛,你想想,要是谁翻船了,影响的不是人家典当行的生意吗,以后谁还敢把东西拿过去当啊?”话到这儿,刘甘来压低嗓子问道:“你不会是手上有什么值钱的东西要急着出手啊?”

    张莲芝嘿嘿一笑,也不否认,小声问道:“不知道的莎莎姐说的那家典当行于哪儿?”

    “哟,还真有啊,出小区右转不到两百米就看到了,老板叫排骨,瘦得跟猴子似的,你跟他说,是刘莎介绍的,能给个好价钱。我可告诉你,这事情千万不能告诉别人,闷声发大财懂不懂。真是怕了你了。”

    看着刘莎着急忙慌的走了,张莲芝并没傻乎乎地就听她的话,而是悄悄地跟在刘莎的后面出了小区,然后右转,果然跟到刘莎进了那家典当行,然后看她从包里拿出一条金链子来,放上去。

    “死当,活当?”

    “死的,谁还取啊?”刘莎老到地说道:“都是老熟人了,给高一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