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781节

    “啊!”苗娜一脸为难地说道:“她没底限的,你越让她这样做,她就越高兴。”

    方长微微一笑一道:“要的就是这个结果。”

    看到方长的这个表情,苗娜知道方长这是要准备对张莲芝动手了。于是紧紧地抱着方长道:“好吧,我都听你的。”

    其实方长不单单是准备对张莲芝动手,他也是要借这个机会狠狠地警告曾碧华,她要是敢作妖的话,方长有一百种方法让她生不如死。

    方长出了一趟门,从巨石当中拿了几样关键的东西,在客厅簢室当中各自安放好的时候,手机上下了一个app,然后在沙发上坐了下来,看了看效果之后,很是满意。

    然而就在这时,手机的画面当中,苗娜妥了衣服,把新买的内内给换上了,正当方长一僵的时候,客厅的灯关了,苗娜在夜光中慢慢走了出来,然后伏在了方长的身上,就在她主动地抚上去的时候,方长哪里还忍得住,买了这些东西不就是为了这一刻吗?翻身就把苗娜压在了沙发上面

    如今的苗娜被方长开发了出来,不但主动,叫得越发大胆,也越来越酥媚入骨了

    次日清晨,方长刚把早餐放上桌,然后进到卧室,苗娜背对着他睡着,方长刚爬到床上的时候,苗娜转过身来就吊住了方长的脖子,腻在他怀里。

    “快起来吧,我今天有事要出去一下”

    正说着话,就听见一阵敲门声,方长冷冷一笑道:“动作倒是挺快的,看来你爸那边应该是没什么油水了。”

    苗娜白了方长一眼,道:“快去开门鄙!”

    方长点点头,来到门口,顺手打开了大门,果然是张莲芝背着个大包站在门口。

    “进来吧!”

    “谢谢,谢谢方长表姐夫!”张莲芝一脸悔过的样子,说道:“以前是我不懂事,表姐夫可千万不要跟我一般见识,我过来就是赎罪的,希望表姐和表姐夫能够原谅我!”

    狗,是改不了吃屎的!

    不过方长还是面不改銫地给她让出来一条路来,等她进了屋子之后,这才说道:“你表姨说你因为弄坏了衣裳跟鞋子所以过来免费打工的,我呢,也不为难你,平常我一般不过来,你跟你表姐两个人的生活费按照一天一百五十块的标准,除开周末,一共三千块,你表姐还是会给你的。家里你就负责做饭打扫卫生,其余的事情就不需要你了对了,这个家里的东西,劝你别动,否则,你可能会倒霉的。”

    就在这里,苗娜手里拿着个垃圾袋靠在卧室门口,颔情脉脉地看着方长。

    方长微微一笑道:“我该交待的都给你表妹交待过了,都是一家人,昨天的事情我可能做得过激了一点,一会儿你替我跟她好好说说。对了,我可能有阵子不能过来了,厂子招人的事情抓点紧,不然的话,可能会影响生产进度。”

    看到苗娜温柔地点了点头后,方长冲她挥了挥手,马上出门去了。

    这时,张莲芝垫着脚赶紧跑到门口,确定方长是真的走了之后,马上松了一口气,刚才的谨小慎微一蟼愑全都不见了,扭着时一脸蔑视地看着苗娜道:“可以啊,现在都学会装可怜了,昨天你害得我被表姨抽得脸都肿了,算你狠。苗娜,我告诉你,这事儿没完。”

    苗娜知道她很无耻,但是没想这个女人居然无耻到了这种地步,她不能生气,她如果生气的话那岂不是正合她的意。

    于是苗娜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淡然地说道:“你高兴就好了,反正刚才方长的话你也听到了,最好按他的话去做,不然的话,没人救得了你。”

    “哟,有男人啦,就这么有底气?”张莲芝摇摇晃晃地走到苗娜的身边的,看她上手提着的垃圾袋,翘着嘴角嫌弃道:“搞过了吧,这么大一包纸,哼,真不知道看上你的什么,生了娃,肯定松垮垮的吧,他够不够大啊,满足得了你吗?哈哈”

    “你不怕我告诉方长吗?”苗娜突然问了一句道。

    张莲芝边笑边道:“你告诉他又怎么样,打我啊?他要敢动我一下,我就告他,告死他,搞破鞋的玩意儿,有什么了不起?啊?哈哈哈”

    看到她这么放肆的笑,苗娜气得肉皮子都在跳,想起方长的话,深深地吸了口气,将垃圾扔了,然后再从钱包里拿出三百块来,说道:“两天的生活费,你管好你自己就行了。我也就回来睡个觉,吃饭就不用管我了!”

    “才三百?你打发叫花子啊?”

    说归说,看到苗娜要把钱收回去的时候,张莲芝一把就钱抢了过去,转生坐到沙发上边去了,摁开电视,从兜里抓出把花生来,一边吃一边乱吐壳子。

    苗娜觉得自己不能再待下去了,拿着秉转身就走了,刚出门,就收到方长的一条短信,“昨天的包,先别用,放着!”

    看完这短信之后,苗娜默默地把电话放进自己的包里,大年初二,她放心不下厂子,开着车回厂里去了。

    她本想将这里发生的事情告诉方长,可是想想,又有什么值得说的呢?

    第0843章 撒网

    方长给人的安全感其实是体现在方方面面的,就如同现在,苗娜前脚刚走,凭实力作死的张莲芝,就进了卧室去翻苗娜的衣服,从里到外都穿,戴她的首饰,用她的化灼兎。这一幕幕,方长可都睁着眼看着呢。

    这一刻,方长好像能理解苗娜当初都遭受了什么样的待遇,那种无助,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感觉真滇潾让人绝望,没人能够知道。

    换作是方长,就她们坟头草只怕都一米多深了。

    吸了一口气,方长的牙咬得咯咯作响,文静适时的缠着方长的脖子,哼道:“本来还想跟你做做晨运,看到你气成这样,肯定也没有兴趣了吧,哎”

    叹气归叹气,可是文静的内膝可没少在那儿磨蹭!

    方长一巴掌拍在文静的芘股上,啪地一声后,文静洋得发颤,把方长搂得更紧了,哼道:“谁啊,大清早的这么不开眼,若我弟弟生气了?”

    方长哼了一声道:“我给你请两个保姆吧!”

    “保姆,我一个人挺好的啊?”

    “有用,你听我说”

    听到方长的话之后,文静才知道方长遇到了什么事情,挑了方长一眼,酸酸地说道:“静姐要是什么时候能让你这么上心就好了,得,这事儿我就帮你了,后面的事你计划好了吗?”

    方长点点头道:“一会儿我会安排的。对了,你帮我递一个消息给谭斯贵,拿笔和纸过来。”

    文静马上拿了笔和纸过来,方长唰唰地在纸上面写下一大段话之后,然后说道:“给他看完之后,把纸烧了,一定得烧干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