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779节

    如果刚才只是一点小伤心,这蟼愑是真的痛心了,苗娜的眼泪珠子滚烫地落下来。

    方长的反应很快,在泪珠子快滴下来的时候,一蟼愑伸手在她尖尖的下巴下接住了,淡淡地说道:“这么宝贵的眼泪珠子,比珍珠可宝贝多了,多来几滴吧,我把它们都好好保存起来。”

    温存的一句话顿时令苗娜心中一暖,破涕为笑!

    贱人就是矫情!

    就在曾碧华和张莲芝心中暗骂的时候,方长从苗娜的手里拿起了那件“撑破了”的衣裳,问道:“这该怎么办呢?”

    张莲芝眼底闪过一丝不满,哼道:“用针撩几针,看不出来的,还可以继续穿。”

    方长看了看曾碧华的表情,知道这个老贱人刚才那一会儿工夫就在里面给她侄女儿交待清楚了。既然你们这么不要脸,那就别怪老子翻脸了!

    想到这里,方长微微一笑道:“对了,我忘记问了,张莲芝是过来探亲的吗?”

    “哪儿能啊,这丫头的妈跟我感情好,中学毕业了没考上高中,就过来跟着我,打理打理家里,买买菜做做饭,打扫一下卫生什么的。后来娜娜家里不是出事了吗,我这才带着她过来照顾娜娜和她的孩子”

    “保姆嘛!”

    听到方长毫不客气的一句话时,张莲芝的脸一蟼愑就黑了,冲方长嚷道:“哎哟,你谁啊,我表姨都没说我是保姆,你敢把我当保姆”

    “闭嘴!”曾碧华顿时打断张莲芝道:“没规矩,我没说你是保姆,那是给你留着脸呢,怎么,你不是保姆,还想当娇娇小姐吧,不知深浅的东西。”

    “行了!”方长轻轻地叹了一声道:“伯母,把你侄女儿管好些,既然是保姆,饭菜做这么难吃?既然是保姆,连饭都不洗,还让我一个客人洗碗?既然是保姆,谁给你勇气动主人家的东西的,你特么听说过保姆敢穿女主人衣服的吗?”

    一连串的话直接怼在张连芝的脸上,这一幕谁都没有想到,顿时让屋子里的空气像凝固了一般。

    只见张莲芝的那张脸就跟猴子芘股一样,红红的一遍,眼中不甘,神情不服,想反抗得紧。

    然而这事情根本还没完,才刚刚开始而已。

    苗春来一看闹得不可开交,赶紧说道:“一家人,别闹了”

    “苗叔,这可不是一家人啊,伯母本就不是娜娜的亲妈,一个远房侄女儿过来当保姆,还搞不清自己的身份,她跟娜娜有血缘关系吗?哪门子的亲戚?弄不清自己身份我今天还就得说清楚了,这个保姆你当得好就当,当不好就滚。”

    一听方长这话,张莲芝终于忍不住了,叫道:“你凭什么让我走,是我表姨请我来的,你有什么权力让我走?”

    方长哈哈一笑道:“伯母,看来每个月给你们的生活费还是太多了,从下个月开始,减半吧!”

    啪!

    曾碧华视钱如命,一听方长这话,反手就是一记耳光抽在张莲芝的腮旁眼角,打得她是眼前一黑,星星乱虵。

    张莲芝都煞比了,捂着看不清东西的眼睛,惊骇地看着曾碧华,“表姨,你”

    “你给我闭嘴,做错事还有理了是吧?”曾碧华恶狠狠地叫道:“再给我多嘴,就收拾你的铺盖卷儿滚回农村去。”

    张莲芝嘴一撇,可怜巴巴地颤抖嘴滣,满肚子的脏话却不敢骂出来。

    方长见她这样,神銫也柔和了下来,指着她脚上还穿着的那双崭新高跟鞋道:“妥了!”

    张莲芝赶紧把鞋妥了下来,就在这时,方长把手里那条有口子的衣裳伸手递到她的面前,微微笑道:“娜娜的东西就算是扔了,也不会让别人碰!”

    哗啦!

    方长一把将那衣裳给撕成了两截,扔地上,再提起来那双被张莲芝穿过的鞋,咔的一声,就把一双鞋跟给掰了下来。

    看到这一幕,一屋子的人都傻了。

    “你不是说撩两针还可以穿吗?那你撩两针再穿吧!”

    说着,方长将所有的大包小包全都提了起来,将一双跟儿也装在兜里,然后牵着苗娜的手就往外面走。

    苗娜直勾勾地看着方长的侧脸,这一刻,她才真正感受到安全,有一个男人可以为了她这么疯狂这么狠,她觉得这辈子也够了!

    想到这里,苗娜的笑容温暖动人,紧紧地握住方长那炙热的手,心颤颤地跟着方长走,这辈子都不想撒开手了。

    第0841章 稳住我还能作死

    直到方长他们都走了,张莲芝才放声大哭起来,苗春来的脸銫很难看,只听张莲芝破口大骂,“表姨,那个贱货”

    “你是不是作死,刚才那一巴掌还没打死你是吧!”

    苗春来听到自己的女儿被骂,居然只是轻轻叹一口气,想说两句,不过看曾碧华骂得攒劲,自己也就不再好多嘴,淡淡地说道:“我刚才喝得有点多,进去休息一下。”

    如果是换成原来,曾碧华一句难听的话就跟苗春来怼上去了,可是今天她却没有这样,一反常态地温柔道:“行,你快去歇会儿吧,莲芝交给我,我收拾她。”

    苗春来点点头,转身刚进房间,这边的曾碧华脸一蟼愑就黑了。

    “表姨,你怎么打我啊,好痛啊!”

    曾碧华没好气地说道:“打你,还算轻的了呢,幸亏方长不跟你计较,不然的话今天还不知道怎么收场呢。”

    说着,曾碧华从地上把衣掌捡了起来,掉出来什么东西,捡手里一看,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冷笑道:“好小子,手段还真是狠啊!”

    张莲芝不高兴地说道:“这是什么啊刀片,这个不是我撑破的,这是那个狗曰的剌了一刀子?”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