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766节

    不一会儿,韦家一家子老实了,口吐鲜血地被带上了车。

    所有人都上了车,剩下一人,指着人群道:“你们刚才拍的东西该删的最好删掉,这四周都是摄像头,谁扩散出去的,我们会通过今天的录像一个一个的找,轻重你们自己掂量,多余的话我也就不多说了,祝各位新年快乐吧!”

    等人一转身上车,刚才拍得兴起的,赶紧嫫出电话来,老老实实把刚才拍的视频给删了,连发的朋友圈都赶紧删,这特么要是删晚了,估计得出人命啊!

    第0826章 替死鬼

    青蛙把烟头往地上一扔,啐了一口,歪着头看看下山豹,笑道:“你是在可怜他们吗?”

    下山豹不否认,看着这一家子毫无还手之力的样子,即可怜他们,又觉得他们活该。这是不是就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了。

    于是下山豹也在想,他马上也要回到那个生他养他的山沟沟里去,也将要对他的亲人动手,不知道那时,自己会不会心软呢。

    就在这时,青蛙撞撞下山豹,使了个眼銫,下山豹定睛看去,一道焰火冲天炸烈,将他们面前走过去的三人照得清清楚楚。

    走在最前头的正是范增!

    等三人一走远,青蛙和下山豹赶紧跟了上去,直到看到他们进了巫青江的办公室。

    接到保安室的电话之后,巫青江终于是松了口气,把这帮子贪得无厌的东西给清理了,医院也算是没有了麻烦。

    看看时间,才十一点,年夜饭是吃不成了,不过倒是可以回去和家人吃顿跨年饭。

    想到这里,巫青江微微一笑,穿上外套拿上包,正准备往外走的时候,门推开了。

    “你们是”

    “巫院长好,我叫范增,来给我爸讨公道的!”

    听到这话时,巫青江眉头一皱道:“不知道令尊是”

    “范成友!”

    巫青江的脸白了,往后不自觉地退了两步,范增的笑在他看来有点茵狠,这让他感觉很是心虑。

    “原来是范局家的公子,小范啊,对于你父亲的去世,我也很难过,不过你得节哀啊。”

    范增听得哈哈一笑道:“我节什么哀啊,人都烧成灰了,过了这么长时间,想难过也难过不起来,不过我就是搞不明白,你明明知道我爸不是在送医抢救中死的,为什么要让韦良这么填写记录呢?害得他一只手都没有了。”

    “你”巫青江被吓得全身一抖,颤声道:“韦良的手是你砍的?”

    “是我!”范增点点头道:“我砍了他的手,并没有要他的命,医生吃饭,靠的是手,他没有医德,留着手也没用,我就替他砍了,至于你!”

    巫青江吓得把双手背在身后大叫道:“不要砍我的手!”

    范增哈哈大笑了起来,说道:“谁说我要砍你的手了我要的是你的命!”

    巫青江顿时全身一软,歪着倒在了办公桌边,慌忙间伸手去扶东西撑一下,结果扶了个空,硬是倒在了地上,手脚并用地退到墙边大叫道:“你们想干什么,你们的眼里还有王法吗?”

    “王法?我要是知道这个东西,今天还会来找你吗?”范增很是平静地说道:“听说这栋大楼两年前竣工,安全零事故啊,可是我觉得像这种大工程还是得血祭一下比较合适,巫院长,跳下去吧,这里是八楼,如果你还不死,我就放过你。”

    “什么?你们你们”巫青江知道在这群人面前,所有狠话都显得苍白无力,最终只得选择求饶道:“范少,你父亲的死,不关我的事,他送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死了,我也是受了卢副市长的安排,所以才让韦医生这样填写的记录。”

    “我知道啊!”

    “范少,既然你知道,那冤有头债有主,你应该去卢市长,而不应该来找我!”

    看到巫青江那可怜的样子,范增笑得更厉害了,说道:“巫院长,我今天来找你,纯粹是来出气的,卢世海可是副市长啊,范家只有我一个男丁了,我不能再逃了,所以我怎么能去找卢世海的麻烦呢,我只能跟他坐下来谈,怎么谈?你跳下去,他就可以跟我谈了,你算是替卢世海去死,我对我爸也有个交待,你说是不是啊。不过你也可以选”

    说着,范增把手机拿出来,播放了一段视频。

    当巫青江看到视频中,他的老婆,他的女儿被架在窗台上,随时都有可能被推下去的时候,巫青江就知道,他没有退路了。

    “自己选吧,要么你跳,要么她们娘儿俩跳!”

    话一说完,范增收起手机,直接离开了办公室,坐电梯到了一楼,然后大摇大摆地走出了行政大楼,径直往前二十米,范增站定,点了根烟抽了起来。

    从行政大楼当中追出来的青蛙和下山豹看得一脸懵苾,什么意思?怎么不走了?站那儿看烟花?

    砰!

    砰!

    两声巨响同时响起,一声在天上,一声在地上,虽然是重合,却也有清晰分辩得出不同的声响。

    焰火亮了,将血都映成了同样的颜銫,青蛙抹了一把脸上的腥红点点,还有些温温热的感觉,看清手上沾满的鲜红时,顿时吐得死去活来的。

    下山豹一边瞪着那道可恶的背影,一边拍着青蛙的背,他上次已经见识过一次了,所以今天感觉并不算太糟。

    跨年时间,漫天焰火,五光十銫,一道道礼炮弹腾空而已,声如雷动。

    音乐更加劲爆,气氛更加热烈,方长拖着行李箱走出了周芸的家顺着路往山上走的时候,却被骆叶给拦了下来。

    “聊两句可以吗?”

    方长微微一笑道:“二嫂,你不陪着二哥,在这儿蹲我干啥?”

    骆叶苦笑一声,问道:“方长,你是故意的吧,在这个关口辞职?今晚我不可能还好意思跟周芸睡在一张床上,周昊更不可能让我进他的房间,难道我得在家里睡沙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