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756节

    听到这话时,龙远山点点头,一行人坐上停得整整齐齐的奥迪当中,排着出了市机关大门。

    同一时间,这个城市的各处不住地传来了鞭炮的声音,年味正浓,羊膻味充斥在大街小巷,这就是属于洪隆独有的年味!

    第0815章 迟来的碰面

    小区里的鞭炮声响过一阵又一阵,处处都是喜庆的味道。

    巩学民坐在阳台上的小椅子看着面前这块破旧窗帘儿布改成的遮尘布,掀开了一角,里面堆的是足足两尺多厚的技术资料。

    两眼看得有些发直,心里浊滋味。

    “哎哟”烟头烫了嘴,才让他回过神来,大叫了一声,身后传来那极力掩示的笑声,气得他吹胡子瞪眼地骂道:“老子给你一巴掌,你信不信?”

    那个年近三十的男子走到阳台上来,扶了扶眼镜,笑道:“爸,别看了,你这些资料,我都帮你装进u盘里了,随时都可以看,而且还分门别类,只要搜索你想知道的,那一页资料就出来了,省得你还在这些纸张当中去找。”

    “老子不用那些破东西!”

    听到他爸堵气的话,年轻男子没有像当年那么着急地怼他,而是蹲在他身边,将手轻轻地放在他的腿上,安慰道:“爸,你当年没能完成的事情,我会替你完成的。”

    “你?老子恨不得一脚踹死你,看看你干的那些破事情!”

    巩学民狠狠地骂了一句,站起来就气乎乎地往客厅走。

    巩平不是一个盲从的儿子,但是他有自己的孝顺方式,比如上能源系最好的大学,考国外拥有最强能源专业的研究生

    这次做的事情在他爸看来可能是真的无法接受,但是对于他来说,这就是为了完成他爸的梦想,弥补他爸的遗憾所做出的选择,他觉得没有错,再过一段时间,他们就会看到自己的意途,百利而无一害,而且这还是曾经有个人告诉他的方法,当时他觉得不可思议,现在觉得这方法真是太完美了。

    “大过年的,你就在这儿骂儿子,你信不信老娘让你滚出去啊?”

    被自己的老婆吼了一通,巩学民老脸一红,摆手道:“大过年的,我不想跟你吵!”

    “老巩”

    “老婆”

    “婆尼玛,巩秃子,你别想得太好,老娘这是在训你,再敢凶儿子,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被指着鼻子怼,巩学民真是不还一句嘴,去年就因为还了一句嘴,他老婆在床上躺了三天,都快妥水了,把巩学民吓得赶紧带她去看医生,后来知道她是更年期综合症,就更不敢得罪了,这时候也就只能服个软。

    巩平走了进来,说道:“妈,爸中午约了人吃饭,我也得去,你中午”

    “我去你外婆家,下午约了二姨三姨小姨打麻将!”

    话刚一说完,人就没影了,这可把巩平给看傻了,冲他老爸咧了咧嘴,问道:“这是更年期综合症?”

    巩学民翻了个白眼,然后哼道:“加废话,给我换衣服出门!”

    巩平应了一声之后,换好衣服跟他老爸出门打车朝洪隆名人酒店去了。

    这个饭局按理说应该在几个月前就应该进行了,但是巩学民却一等再等,也没有等到这个电话。按说他好歹也是原野外作业处达到专家级技师的人物,却没想到这么不被人放在心上。

    本来还挺生气的,结果就在两天前接到了郑勇的电话,约在了年三十儿的中午。

    此时方长和周昊正在名人酒店大厅往二楼上走,周昊禁不住地问道:“跟谁吃饭啊,你自己不是厨子吗,还用来酒店?”

    方长翻了个白眼,说道:“你不是替老爷子来刺探军情的吗?想知道九里岗的情况啊,这顿饭就不得不吃。”

    话音一落,周昊就被一脸懵比地带进了一个包间,偌大的包间里,暂时就坐了一个人。

    看到方长进来的时候,郑勇相距老远,手就已经伸了过来,一把握住方长的手,大笑道:“小子,想跟你吃顿饭可真不容易啊。”

    方长也是轻轻地舒了口气道:“郑老师,我真是不好意思,卓越的用人上,你废了这么大的工夫替我们陪养出来的年轻人,差点儿在一线给用废了!”

    郑勇摆了摆手,拉着方长就往上位走去,周昊(黑人脸问号)被忽略了,这特么是真的被忽略了,喂,我是周二少啊!然而没有人卵他!

    方长被郑勇拉得一坐下,马上就说道:“自从离开野外作业处之后啊,我教书的这些年当中,反馈回来的信息都是干活多,拿钱少,吃不饱,实习的时候就想死。可是这一批送到你们卓越去的学生啊,一个个的回来居然还长肉了!”

    “那看来还是活太少嘛!”

    这话一出,郑勇顿时就笑了起来,“你小子,想不到也这么喜欢开玩笑!”

    方长微微一笑道:“老师啊,他们还是孩子,当前得以学习和兴趣为主,让他们理论和实际结合起来,科学施工,保护自己的生命安全,才是第一位的,这次基层延后他们休假的事情,我的老板周芸亲自前往一线慰问,然后亲自将他们送上返程的路,这才离开,她也是为了你这帮生力军騲碎了心啊!”

    “感谢啊感谢,虽然学校方极力地撇清了承担责任的可能,但是作为老师,肯定是希望他们平平安安的,这次卓越没有让我失望。”

    方长看到郑勇欣慰的样子,知道他不是客气,微微一笑道:“卓越跟别的公司不一样,我们从来都是将员工的利益放在首位的。”

    “哈哈这话你说得可没半点水份!”郑勇拍着手叫好道:“当年野外作业处也建集资房,六万块就可以买一栋房子,结果大部份的房款最终还是落到有些人的腰包里去了。再看看你们卓越,这年终奖,还有这集资房,那都是将利润实打实地放在了工人的头上,这是实惠啊。你们老板周芸,真是大格局长眼光啊!”

    “说得是,最近小区里上上下下都在说卓越,都在说周芸,这样的公司想不火都难。”

    听到这话的瞬间,方长赶紧站了起来,朝门口走了过去,冲进来的秃顶的男人躬身道:“巩老师,对不起,直到现在才和你见上一面。”

    巩学民摆了摆手,冲方长笑道:“老郑天天在我跟前念叨,说这个方长怎么怎么优秀,说这个卓越怎么怎么厉害。刚开始的时候,我还不怎么觉得,直到后来,你们公司的名声越来越响,我才知道你小子啊,真是个不得了的厉害人物。”

    然而就在方长点头微笑的时候,周昊已经连滚带爬地过来了,也朝巩学民深深地鞠了一躬道:“巩老师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