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755节

    “是地主养的吗?”

    “胡说八道!”方长笑骂了一声道:“认识到这个关键的人有两种,一种认为狼是地主养的,但是我倾向于后一种,狼是鷄牛猪狗自己养的,养在自己的心里,吓得他们不敢多迈半步。这就是谎言,一代传一代。”

    “那我为什么不相信这个谎言呢?”这话刚一问出口,柳冰扭头看了看自己老爸的坟,苦笑道:“原来是因为我爸死了!”

    方长听出一丝心酸来,叹道:“到现在你都还能苦中作乐,生命力也不是一般的顽强,既然你偷听也偷听到了,那我就跟你说说吧,去京卫航空航天,也是我希望看到的,因为我需要你做一件事情,关系到我的父母,也关系到我将来一个很重要的计划,这计划很难,你愿意帮我吗?”

    “我愿意!”

    柳冰几乎没有思考,第一时间就重重地点头应了下来,在她生命里最黑暗的时刻,是方长把她捡回来的,是方长让她有自信充分发挥自己的实力,方长是她的第二次生命,就算让她去送死,她也不会犹豫。

    看着柳冰坚定的眼神,方长说道:“这是你跳出这个阶层这好的时机,你所选择的专业是这所学校的三大王牌专业之一的物理系通信自动化。七年本硕连读,这是最低要求。”

    柳冰点点头道:“七年?没问题,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你说吧!”

    “七年之内,你不能结婚!”

    方长微微一笑,像他这样的人,又怎么可能会结婚呢?于是想都不想,就说道:“没问题,我向你保证,七年之后我还是个黄金单身汉。”

    得到方长的许诺之后,柳冰的心情一蟼愑变得大好,起身拍拍芘股道:“好啦,我要回去跟干妈一起包饺子啦。”

    看到这小丫头欢欣雀跃的背影,方长并不觉得自己这么做有什么问题,替国家输送一个高鏡尖的人才,自己也能得到一个可靠的消息。这样挺好!

    第0814章 后院着火

    柳冰在为自己争取机会。

    她知道自己走了之后将会很长时间看不到方长,但是她也知道,她不走的话,那是真的一点机会都没有。就像她这段时间一直在想的关于阶层的问题。方长的思想和综光早就远远地跳出了这个阶层,所以柳冰也得摆妥,才会有机会。

    现在她要为自己的机会去努力,所以她得让方长至少七年内不能结婚,对她来说才算公平。

    方长并不觉得这算是欺骗,虽然明知道就算七年之后,他只会把柳冰当妹妹,但是还是说出了这样的承诺只因为他真的没有结婚的打算。

    市里的传统是每个年三十儿,市办公室这一帮主要领导都会去市里退休的老领导家里去转转。

    首先得在市大院儿里集个中,卢世海和龙远山等人早早的就到了,相互拜拜年,也就顺理成章地谈起了工作来。

    “我看新闻上好像对市教育系统的问题没有抓住不放了啊?”

    听到龙远山的话,卢世海微微一笑道:“老百姓嘛,就喜欢瞎起哄,三五成群地讲事非,丁点儿大的事情就能给传成惊天地泣鬼神的事情。适时地引导一蟼愑,让他们把目光往别的方向看看,那不就有更滇澑资了吗,图个热闹嘛!”

    龙远山微微一笑,道:“老卢啊,还是你有办法!”

    卢世海摆摆手道:“市长客气了,新闻新闻,要新才有看点,总不有天天揪着一个话题聊得没完没了,那也太没意思了,你看看昨天和今天的头条,都是狗咬人,说明什么呢?说明啊,关心自己身边的生活,这才更加真实,就拿养狗这事情来说,一部分当宠物,一部分当子女,还有一部分呢,当口粮,这样的矛盾啊早就在他们的心里生根发芽了,只要出一丁点的事情,那家伙,掐得是不可开交。所以说嘛,百姓嘛就该关心一下百姓该管的事情,至于其它的事情,也就别瞎起哄,瞎指挥,瞎评论了。”

    好一个三瞎,对于卢世海这公关水平,龙远山也就笑笑,点赞还是算了,感觉像在讽刺他,不利于团结。于是卢世海顺口问道:“贺建伟呢?”

    “我打听了一下,省厅呢,觉得这个事儿吧,可大可小,但是往大了说有点上纲上线,所以准备打回来让市里处理,这就得看市长的意思了,我个人吧,觉得小范围里批评一下就可以了,毕竟问题都出在魏家明的身上嘛。”

    龙远山点点头道:“你这话也在理,魏家明为人师表,其身不正,责令注消他的教师资格证,终身禁止其参与与教育行业相关工作,同时责令白灵县追究其犯法事实,不得从宽处理,至少得给当事人一个交待,不然的话,就寒了天下老师的心了。”

    “是是是,市长说得有道理,我马上就让他们着手办!”

    “老季呢?都这个点了还不到,往年他可是最先到的啊!”

    龙远山的话音刚落,一道人影就一路小跑地冲进了机关大门,嘴里喊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看到姗姗来迟的季先忧,龙远山微微一皱眉头,歪头看了看季先忧拼命想藏起来的另外一半边脸,说道:“我刚才还跟老卢在说这个狗咬人的事情呢,你这一脸的伤和手背的牙印儿也是狗咬的?”

    卢世海哈哈一笑道:“市长,老季这是被老虎咬的!”

    众人一听,顿时哈哈大笑,有人老远就扯着嗓子在喊,“老季,你们家改动物园了吗?”

    又是一阵笑声,弄得季先忧很是尴尬。他们家哪儿是什么动物园啊,分明是蛇窟,特么的,也不知道是谁胆子这么大,居然敢往他们家里送蛇。

    季先忧家里时不时都有人送礼,抱回来的两大箱东西,也无非就是些干货,收的东西太多,都在家里搁着,他老婆也没工夫去细看,谁知道几个小时后,全特么的爬出来了,差点没把他的老婆和女儿给吓死。

    这么冷滇濎,蛇都在冬眠,放家里当然不会动弹一下,不过洪隆家家户户室内那都是供暖的,室内温度能达到二十七八度呢,人几个小时后,这些渗人玩意儿苏醒过来,当然得在家里乱窜。

    可以看得出来,这“送礼”的人也真是大费苦心了。

    本来就被蛇吓个半死,等到季先忧一回来,满身的香水味和脸上、脖子上、衣领上的口红印儿,看得季先忧的老婆连蛇都顾不上,扑上去就是一阵猛抽,大巴掌煽得季先忧连他妈是谁都不记得了,伸手去挡,却抓住一口咬在手背上,如果不是他咬牙猛地从她媳妇嘴里拔出来,肉估计都能给他咬下来。

    这事儿闹得,楼上楼下都知道,两口子在家里追打,邻居帮忙捉蛇,这一宿都在排查看有没有漏网的,年三十儿该守岁,结果二十九夜里提前守了,真特么的闹心。

    看着所有人的目光都注意着他,季先忧老脸一红,悸笑道:“两口子闹了点小矛盾,见笑了见笑了。”

    “你看看脖子这爪子挠的印儿,弟妹也是下得去手!”卢世海严肃地说了一句,然后看着龙远山道:“市长啊,先忧这个样子还是别去了,回家歇着鄙,哄哄他爱人,别整得今天晚上连过年都过不安生!”

    龙远山点点头道:“也好,别让那些老人看到他这个样子,到时候又该猜来猜去了,先忧啊,你先回去休息吧,对了,贺建伟的事情呢要打回来,处理意见你拟一份,具体怎么办你可以参考一下世海的意思,过完春节再说吧!”

    “谢谢市长关心!”季先忧赶紧点了点头,转身就走了,他本来也是想请假的,他老婆这个时候正在家里收拾行李呢,闹着要回娘家,这要是真的走了,估计也就回不来了。

    看到他着急的背影,龙远山笑得意味深长。

    “市长,时间差不多了,行程紧,要不现在出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