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753节

    正想着,卢世海的手机又响了起来,马上接起来道:“老季,怎么了?”

    “市长,市长,出事了,家里好多蛇啊,哎哟别打老婆别打我给市长汇报工作汇报尼玛那个比,你不是在办公室吗?你脖子上的口红哪儿来的,我打死你啪啪啪”

    电话中一阵吵闹过后,紧接着又是一阵抽脸的声音,那叫一个清脆和响亮,卢世海一皱眉头,直接就把电话给挂了。心想,这小子动作还真是挺快的,一回来就先把急诊科的那个倒霉蛋的手给砍了,至于季先忧嘛,范成友的死跟他有直接的关系,只是放了几条蛇,谈还是有得谈的。

    想到这里,卢世海看看时间也不早了,明天还要和龙远山去挨家挨户地上门陛年,传统嘛,那自然是不能丢的。

    吹着口哨,朝外走去,不一会儿,身边就已经跟了三四个人,前后两架车将他往家里送了回去。

    次日天明,方长从被窝里钻了出来,一条滑嫩的手臂从身后紧紧地揽住方长那结实得跟公狗一样的腰,只听被窝里一个绵软的声音哼道:“起这么早干什么啊?”

    方长一边穿裤子,一边说道:“年三十儿一大早要给逝去的先人烧纸,这不是传统吗?”

    顿时,如玉般娇嫩的身了贴在方长的背上,轻轻地哼道:“你这小家伙怎么弄得自己像个七老八十的老头似的啊?”

    “七老八十能把你弄得快死了?”

    “死鬼!”赵雅嗔了一声,轻轻地拍了方长的哅口一巴掌,哼道:“都这么长时间了,芸丫头还没跟你那个啊,这丫头太客气了!”

    方长扭头一看,嘿道:“你怎么知道的?”

    “废话,你昨晚把姐都快弄死了,跟吃了药的牲口似的,我会不知道?”赵雅一脸嘲红,现在那感觉都还清晰着呢,她还是第一次尝试这种两次之间无缝对接的情况,都不见低头的,这也太夸张了吧。

    昨天晚上,方长回到老房子里,摆弄香蜡纸钱的时候,被赵雅听到了动静,憋了这么长的时间,赵雅早就忍不住了,把方长拖进自己的屋子里就是一阵折磨,最终被弄得服服贴贴的。

    赵雅一边温柔地帮方长整理着衣服,一边说道:“话说你这小子还有先人啊,我怎么从来没有听你提过呢。”

    “多新鲜啊,我总不能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吧?”方长冲赵雅嘿嘿一笑道:“新年快乐,雅姐!”

    “嗯,要快乐,也要幸福!”赵雅直勾勾地瞅着方长,轻轻地咬着滣角,鳋气的样子让方长又是一紧,赶紧出门去了。

    第0812章 上坟

    方长回了别墅,把早餐做好了放上桌,然后把一块昨天晚上就煮好的猪头肉端了出来。

    起了油锅,温度适中时,将一盘提前酥好的花生米倒进锅里酥起来。

    这油酥花生的訃很重要,温度太高,一会儿就糊掉了,所以只能用小火,皮酥仁脆,嚼起来嗄吧儿响,起锅后,在上面撒上一层细细的盐,那是又香又脆。

    周昊从被窝里爬起来连口都没漱,刚从裤裆里拿出来的手顺势就要往盘子时里伸

    “这是给死人吃的!”

    “卧草,年三十儿,说话不能吉利一点啊?”周昊啐了一口,悻悻地把手收了回来,瞪着方长道:“昨晚去哪儿啦?”

    “我房间不是要让给你睡吗,回上面老房子去了。”方长拿了个竹筐过来,将猪头肉,一整只金黄的熟鷄,一盘花生米,全都装进了竹筐,再装上一瓶白酒一只杯,提上就往外走。

    临走时,方长对周昊说道:“今天中午跟我去赴一个饭局。”

    周昊点头应下了之后,才想起今天年三十儿,别人家的中午那都是吃团年饭的时间,还能有饭局?那不是岔了别人家的年,这可是犯忌诲的。

    周昊并不知道这个饭局并不是方长约的,而是有的人已经有点忍不住了,约在了年三十这一天的中午。

    方长提着竹筐上山的时候,想不到有人已经先他一步到了坟前。

    “我先来看看你爷爷,再去看我儿子!”

    听到苍仁的话时,方长微微一笑道:“也好,正好可以给他带个好消息过去!”

    苍仁和他的儿女在听到方长这话的时候愣了愣,也没急着打听,看着方长把鷄和肉摆在墓碑前,再把酒杯也给摆上,往里面倒了杯酒

    苍家人看到方长做这一切的时候,也赶紧把自己带的东西给拿了出来,什么整块煮熟的五花肉,大块大块的牛肉

    苍衡拿了一串大大的炮仗,找了个远离枯草的地方挂了起来,然后冲苍妙叫道:“姐,你衣裳料子怕火星,躲着点。”

    苍妙听得一笑,顺势躲在方长的身后,贴得紧紧的时候,苍稀一手点了烟抽了两口,一手捻住鞭炮尾,露出那看起来很危险的引信来,把烟吸得火星子发亮时,往引信上一杵,转身就走!

    啪!啪砰噼里啪啦砰

    这应该是乔山镇这坟山内响起的第一串鞭炮,让本来就已经热闹非凡的乔山镇更添了喜庆的味道。

    鞭炮炸响,青烟袅袅,这边还炸着,那一头,方长点好了香蜡,纸钱将就在墓碑前烧着了,一张一张地往当中火堆当中喂。

    苍仁就在方长的后面静静地看着这小子的背影,这么年轻的人,居然会有这么一个沉重的背影,这种感觉,他还只在他爹的身后看到过,这也让苍仁心中惊叹无比。

    方长眼看着纸烧得差不多了,就跪了下来,磕了三下。

    “爷爷,你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弟弟的!”

    听到苍妙的话,苍衡瘪了瘪嘴,哼道:“姐,你弟弟是我,你好像弄错了!”

    “你给我闭嘴,就你话多!”苍妙瞪着眼,凶了苍衡一眼,又亲昵地贴在方长的身边有样学样,看得苍仁也是一阵摇头叹惜。

    祭拜得差不多,方长把这些祭品又用筐子装了起来,然后把酒杯里的酒倒在墓碑前。

    见方长所有事都做完了,苍仁这才问道:“有什么消息,要让我带给阿正的?”

    方长站了起来拍拍手,接过苍衡递过来的烟,刚一点着就说道:“范增回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