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752节

    “好好好,你们喜欢听我唱,我喜欢听你们叫啊!”

    一听到卢世海这话的时候,所有女人都娇声笑了起来,有的索杏就真接喘起来了,也是够开放。

    卢世海拿起话筒来,卡了一口痰,再咳了两声,这还没开始,掌声就炸了。

    摆摆手,卢世海示意大家安静的那一刻,整个房间里都禁声了,只听一段舒缓的教堂钢琴和电子琴的伴奏响了起来,卢世海起了个范儿,张口唱道:“找一个下雨天,我们说再见,不要让太阳看见,我们的情切切意绵绵,找个一个下雨天,我们说再见,不要让月亮看见,我们的情切切意绵绵,多少山盟海誓爱的诺言,都已化成云烟”

    这一嗓子可把所有的人都听得如痴如醉,就连釢茶都都不及享受了。

    一曲唱罢,掌声连绵不绝,这不是拍马芘,而是发自内心的赞叹。

    “好了好了,献丑献丑,没这么夸张!”

    听到卢世海客气自谦的话,有人忍不住叫道:“老板宝刀未老,中气实足,声音听起来还这么干净,比费玉清还费玉清啊。”

    有女人原来没听过,禁不住小声地在卢世海下属的耳边问道:“领导唱歌为什么这么好听啊?”

    “嘿,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们领导年轻的时候那是文艺爱好者,唱歌跳舞样样行,后来成了文艺骨干,洪隆市的青歌赛可是拿过一等奖的呢。”

    众人听得恍然,卢世海哈哈一笑道:“那都是哪一年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了?不要拿出来说了,来来来,今天是来开心的,可不是来开会的,谁要是今天不尽兴,我就罚谁!”

    卢世海的年轻的时候是个大才子,写得一手好文章,訡得一手好诗,皮相好,又有才,多次文艺汇演妥颖而出,想不受到关注也不行,后来由他主搞市工会工作,一边安抚一边打压,红脸白脸都由他来唱,成绩斐然,那几年往上爬的速度用坐升机来形容也不为过。当然,随他地位同时上升的还有他的野心和**。

    “老贺没事吧?”

    被卢世海拉到身边一问,季先忧把镜架扶正了后,笑道:“在家接受他老婆调查呢,省厅也倒是省事,索杏就把调查的工作交给了他夫人,也就是在家老老实实地过一个低调年,春节一完,还不是就该怎么处理怎么处理。”

    “你估计会怎么处理啊?”

    季先忧想了想,说道:“顶多就是个警告吧,连通报批评都省了,市长放心,老贺的家底厚着呢不好意思,市长,我接个电话。”

    电话响了,季先忧一看电话号码,芘滚尿流地垫着脚往外跑,出门右转,在公共卫生间区域听不到半点声音的地方,啊啊啊,地叫了三声,试试回音,确定听起来没有什么大问题后,接起电话来,平静地刚要张嘴,就听到他老婆发了疯的喊叫声。

    第0811章 无耻騲作

    “老季,老季,你在哪儿,快回来,家里出事了,有蛇,有好多蛇啊”

    “什么?”季先忧喝得有点多,头有点晕乎乎的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呢,平静地说道:“我在办公室呢,出什么事了,你慢慢说,别慌!”

    “蛇有好多蛇啊,救命啊”

    卧草!

    季先忧总算是听清了,挂了电话冲回包间,一把拽起自己的包来冲卢世海大叫道:“老板,家里出事了,先走一步!”

    一眨眼工夫,季先忧就跑得没了影,众人见状哈哈大笑了起来,都说这个怂货肯定是又被老婆查岗了。

    卢世海本来也没当回事,可就在这个时候,有人走进包间来,在卢世海的耳边小声说了几句话过后,卢民海的脸銫一蟼愑就变了。

    一把推开怀里的女人,起身走了出去,问身边的男子道:“情况怎么样?”

    “手被砍了,断手被带走,人留在原地自生自灭,如果不是拾荒大爷的,后果难料啊!”

    听到这话的时候,卢世海叹道:“人死了倒好办”

    话到此处,卢世海捂着脸狠狠地搓了几把,脸銫很难看,脑子一转,马上给二院的巫院长打了个电话过去。

    电话一接通,只听一个熟悉的声音问候道:“卢市长啊,新年好新年好啊。”

    卢世海哼一了声,说道:“好什么好?老巫啊,你们急诊科那个医生现在情况怎么样?”

    巫院长叹了一声道:“废了,清创后,做了断肢整齐切除,恢复了之后,也只戴一个装模作样的假肢没有什么实际用途。”

    “情绪方面呢?”

    巫院长叹道:“醒过来就很激动,连我也被骂了个狗血喷头,看他的样子应该是不将凶手绳之于法是绝对不会放手的。”

    “绳之于法?手都没了还不多考虑一下将来的生计情况,他倒是痛快了,以后怎么办?”卢世海冷声命令道:“你这个当院长的不把思想工作给人做好了,那是干什么吃的?”

    “是是是,卢市长教训得是啊,是我的工作没有做到位!”

    卢世海哼了一声后,冷冷地吩咐道:“安抚情况随时上报,尽量做到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手废了不要紧,心没废就行了,给他安排个闲职,工资奖金照发,多照顾照顾。顺般再划一笔奖金当作慰问金。工会方面去他家里慰问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困难,帮着解决个工作什么的。医院里不是有食堂小卖部什么的嘛,腾个地方给他家人承包着做,人家手都废了,还不得好好关照?老巫啊,说到底,还是你们这个这个这个态度不够诚肯,拿出点诚意嘛,如果你的工作已经做得无可挑剔了,那么他还想闹开了他!”

    “啊?”

    这弯转得太急,巫院长的手里只剩个方向盘了。

    巫院长还没反应过来,卢世海冷声道:“啊什么啊,敬酒不喝喝罚酒的道理你难道还要我教你?你得让他知道不服从安排的后果是什么,其余的事情交给我吧!”

    “是是是,卢市长说得是,我知道该怎么办了!”

    卢世海挂了电话捏在手里,冲身边的人安排道:“告诉你的下属,按照民事纠纷处理,尽量调解,坚决不予立案。给新闻管控部门打好招呼,谁要是敢接这报道,就别怪我不客气了。不能走漏一丝一毫的风声,让人二十四小时看着,出了问题,我为你是问!”

    “是,我马上就去办!”

    刚把手边的事情安排好,卢世海已经没有心思再玩下去,暗想道,好小子,比你老爸出手还狠啊,不过没直接来找我,还算你有点眼力劲。也罢,我倒想看看你能玩多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