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748节

    没想到那天晚上滇澑话却了最后的回忆!

    想到这里,范增从包里嫫出包烟来,掏出三支,点着,狠狠地抽了两口,眼前冒星星,脚下一软,单膝先跪了下来,将三支烟摆在墓碑前,大手一挥,身后的小弟将那只用血帕子包起来的断手直接摆在墓碑前。

    这一幕把谢芷兰和谢天华看得同时一惊,这小子还真是出人意料啊,一回来就下手这么狠。

    “爸,我回来了,这是见面礼,你先收着,谁害的你我心里有数,我会让他们一个个都下来陪你的!”

    话音刚落,范增就拿自己的额头往地上死磕增,一直磕到他妈都看不下去了,跟他舅舅一道硬生生地将他从地上拖了起来。

    掰过范增这张个陌生的脸,谢芷兰抚着他冒血的额头,痛哭流涕,“天杀的,怎么整这么丑一张脸,我的儿子啊,我的儿子啊”

    方长担心未来几天自己的事情太多,所以在二十九这一天,和周芸就在周芸家里团年了。

    这从午后一直开始忙活到晚上,总算将九道銫香味俱全的菜放上了桌,加上一汤,完美!

    周昊刚进门,这才毖手洗干净,就看到骆叶带头偷吃,那馋样和平时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完全是两个模样,他都怀疑自己找了个假媳妇。

    “你说说你们几个丫头,要吃就大大方方地吃,形象都不要了?”

    骆叶白了周昊一眼道:“这叫乐趣,你知道个芘,你什么时候也练这么一手让我偷吃的厨艺,我睡着都要笑醒了!”

    周昊哼道:“我存在的意义不是让你睡着笑醒,而是让你睡不着好吧!”

    听到这话的时候,骆叶的脸红了,周芸白了她哥一眼道:“好了好了,公然撒狗粮,还让不让人过年了啊。”

    周昊嘿嘿一笑道:“我跟你嫂子感情好,撒撒狗粮怎么了,你不服,跟方长也撒撒啊。”

    方长洗了把脸,正好走过来来,周芸哼了一声,壮着胆子吊在方长的脖子上,狠狠地在方长的嘴上亲了一口,红着脸柔声道:“今天辛苦你了!”

    方长微微一笑,摇摇头道:“要是一会儿你去洗碗的话,我就不辛苦。”

    “想得美!”

    周芸撒了手,转身就坐了下来,刚才的恩爱与情义居然在半秒之后消失得一干二净。

    方长哭笑不得地坐在了她的旁边时,周昊赶紧数了数菜,拍手叫道:“好啊,好兆头,十全十美,鷄鸭鱼肉应有尽有,还能应了花好月圆的景,方长你不是当厨子,真是可惜了。”

    “没这么夸张,就是随便弄了几道菜而已。”方长招呼道:“施岚,快坐下吃饭吧!”

    方长的手艺,他们可以尝试过的,每次吃他做的菜都有不同的感觉,就像今天,刚一动筷子,一蟼愑就吃出了家乡的味道。

    这种感觉在周昊和周芸的身上感觉最为明显。

    周昊吃着吃着,有点沉默,突然问道:“三丫头,这些菜的味道,跟咱妈做的好像有点像啊,这这是怎么回事呢?”

    周芸表示认同地点了点头,她也吃出了同样的味道,然后不可思议地看着方长问道:“你这些菜是怎么弄的啊?”

    方长停了筷子,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啊,该怎么弄就怎么弄,好像没有什么特殊的吧哦,我用的是海盐!”

    一听到方长的话时,周昊和周芸同时愣了,原来是这样,周芸的妈妈当初做的菜,只用海盐。

    她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海盐更健康!这也许就是家的味道吧!

    第0807章 早有准备

    周昊直到这一刻才相信周芸喜欢上方长并不是一件偶然的事情。

    看看这炖的鷄汤中加的虾皮,这就是当年他妈经常说的那句,鷄汤里加些虾皮,更鲜味。

    如果是寻常人的话,又怎么会用海盐做菜,又怎么会想到加虾皮,这些生活的细节让周芸感叹,方长是老天爷亲手送到她身边来的。

    “你这么深情地看着我,是不是想帮我洗碗啊?”

    周芸眼神一慌,听到这话时,回过神罍餍道:“想得美!”

    说着,周芸牵着施岚和骆叶直接就走了。

    方长翻了个白眼,老老实实地把碗盘子摞了起来,然后准备往厨房里端,全程周昊都一边嗑着瓜子儿一边在他的身边打转。

    “你是不是想帮我洗啊?”

    周昊嘿嘿一笑道:“我们周家的人向来是四肢不勤,五谷不分的,洗碗呵呵我陪陪你倒是可以。”

    方长白了周昊一眼,哼道:“你这都憋了一晚上了,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想问啊?”

    “什么事都瞒不过你!”周昊把手里一把瓜了壳扔进垃圾筒当中,肃然道:“九里岗的项目要上了。”

    “要上?”方长哼了一声,一边洗碗一边说道:“还早着呢,先得谈判,谈妥了再说项目的事,毕竟经历过这么大的事故,谁上手谁抗压,他们面对的将是一群暴民,不从他们身上弄下些血肉来这事能完?”

    周昊点点头,嘴一撇道:“你小子看得果然透,老爷子也说正在准备谈判,下午的时候还在开会呢。不过这些人也不能称为暴民吧,他们可是痛失了家人儿女和亲人的人,他们的心情也是可以理解的。”

    “理解?二哥,这话你要是敢在老爷子面前说,他会削你,你信不?”

    “开玩笑!他凭什么削我,我这话说得又没错!”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