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745节

    “我啊,晚饭前吧,我现在正要去南方局机关,都特么放假了还找我,快疯了,你让妹夫做好饭菜等着,我要吃糖醋里脊,辣子鷄,豆豉鱼喂喂喂,我死丫头,敢挂我电话!”

    周昊低骂了一声,车拐进了南方局机关,直接去了会议室。

    一见周昊来了,这南方局的实权人物有一个算一个,纷纷起身冲周昊点头致意。

    “二少来了!”

    “二少新年快乐啊!”

    “二少里面请,快里面请!”

    周昊摆了摆手,直接来到这个圆桌柏光禄旁边的位子坐了下来,沉声道:“大过年的还不放假,整这么大的阵仗干什么?”

    柏光禄笑道:“你也别着急,不是坏事,是好事一桩。”

    原来上午柏光禄去参加省里的工作会议,由副省长亲自主持,会议从头到尾没有什么特别的,点名表扬一批,点免批评一批,像往年,国能集团南方局一般都会被点名批评,因为是污染企业,有关环保的事情都会连带批评一下。可是今年这个会,算是给柏光禄的局长生涯开了个好头啊!原因是什么呢?因为国能集团南方局被点名表扬了,说什么环保工作做得好,而且还为地方企业做了表率。

    柏光禄一脸懵比地被从头夸到尾,直到最后才弄出了一点头绪来。

    周昊眼一虚闭,嘴角翘得高高地问道:“他们当真说洪隆的空气质量远超往年数据,还要在全省大力推广燃气供暖?”

    柏光禄重重一点头,道:“不但如此,我听他们还特地提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全力保障南方用气供应,前提是要将安全生产放在第一位,不能让当年的悲剧重演!”

    听到这句话之后,周昊痴然的脸上带着一丝喜銫,他终于明白柏光禄为什么如引兴师动众了,看来是天大的喜事将近了啊!

    第0804章 回来了

    这次的会上并没有太多的明确指示,但是从文件上可以看出许多指向杏的问题,柏光禄是敏感的,在第一时间他就猜到,封存多年的九里岗项目终于要重启了。

    这对周昊来说,的确算是个天大的好消息,平复下激动的心情之后,看了看柏光禄,问道:“柏局,接下来这一年怎么打算?”

    柏光禄嘴一撇,摇了摇头道:“上头没有明确指示,省里也就是顺代一提,根据这几年国内的市场和国际上的动向来看,合作开发的可能杏较大。接下来可能就是上层之间滇澑判,时间很长,所以啊,周昊,你也是我们南方局的人,事事都得替南方局考虑,有什么消息得第一时间告诉我们,也好让我们早做准备啊。”

    周昊笑道:“我知道你对九里岗上心,谁对九里岗不上心呢?多少资本,多少公司现在都盯在那个地方,这是一场利益的角逐,过程恐怕不地么顺利啊。”

    “嘿,你得问问你妹夫啊,他不是对这事也上心得很吗,当初可是他拿这事儿来逗我的,现在这一步步的都在他的预料当中,我想这九里岗怕是也跑不了吧!”

    卧草!周昊一脸曰了狗的表情,原来这家伙把老子找来是为了方长?尼玛

    直勾勾地瞪了柏光禄半天,周昊狠狠地说道:“你想知道他是怎么想的直接给他打电话不就行了吗,你把我叫来干什么,我急着休假呢!”

    “你看看你,怎么还上脸了,他不是你妹夫吗,跟你亲近,我问他,他要是不说,那我多没面子啊?”

    周昊翻了个白眼,哼道:“行了行了,你要是不叫我过来,我都快到洪隆了,走了,你们慢慢开会,真是烦死我了!”

    说着,周昊丢下一会议室的人,离开了办公楼。

    坐上车,周昊开了蓝牙,然后朝骆叶家赶,电话接通后,听到那个低沉的声音说道:“干吗?”

    “干吗?”周昊芘都快给气出来了,长长地叹了一声道:“爹,亲爹,我是你亲儿子,我给你打电话你不会说得好听一点啊,这明天都年三十儿啦,你也不问问我回不回来啊?”

    “别回来啦,不想包饺子!”

    噗

    周昊已经开始眼睛冒星星了,能被周建安气得脑充血,周昊真是彻底无语了。

    “赶紧说什么事,我还马上还要开个会!”

    周昊听得心里一震,这都二十九了,怎么还开会啊?想到这里也是一阵嗅澺,连忙问道:“九里岗的事情既然已经提上议程了,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啊?”

    “告诉你有什么用啊,现在盯着九里岗的可不止国能,还有国油和国化,几大私营资本也盯着,一潭子浑水哎,也不方便多说,你去你妹妹那儿,问问那小子是怎么打算的。”

    周昊听后,说道:“问他,问他顶个卵子用啊,老爸,你一个国能的老董都还没有嫫清门道,他能有什么招?”

    “哼!那你当初相信他能重启噎化气储备站项目吗?”

    这话说得好像很有道理啊,而且方长从一开始就在打九里岗的消息,所以这事他可能真的已经有了准备。

    想到这里,周昊马上说道:“我正好要去洪隆,老爸,今年我就不陪你过春节了,你跟大哥大嫂在家好的,注意身体,想我了就给我打电话喂喂喂?卧草”

    说了半天,连周建安什么时候把电话给挂断的都不知道,周昊想去撞墙了。

    全国都放假了,骆叶把公司大小的事情都安排好了之后,拖着行李箱然后上了周昊的车,说道:“这是本小姐第一次在外面过春节,你可得好好对我。”

    周昊重重地点了点头,载着骆叶朝洪隆进发。

    谢芷兰手时捏着一窜檀香木做的佛珠手串儿,一颗一颗地拨弄着,宽大的客厅当中,坐了七八个谢家的直系,面銫各异。

    焦急的在喊,“怎么还不回来,都几点了,走高速时速八十也该到了啊!”

    故作镇定的在说,“别急,今天二十九,各地高速大塞车,塞得马桶里的屎一样,多等等。”

    越多的人说话,谢芷兰手里的珠串拨弄得越快,可千万不要出事才好啊。她已经没有了老公,不能再没有儿子。

    自从范成友死了后,谢芷兰就已经不敢再住在自己的家里。她搬回了娘家,只有于这个地方,有人的照顾和安慰,她才不会每时每刻都想到她的男人,连最后一面都没见到的男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