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742节

    “哈哈”龙远山大笑了起来,道:“看到你们这对年轻人配合这么默契的样子,我也就放心了啊。”

    龙墨的脸红了大遍,轻轻低头嗔了一声道:“大伯,我去忙集中安置的工作了,你们聊着。”

    等龙墨前脚一走,龙远山马上说道:“村镇集中规划的方案我看过了,占了旧的土地,开了新的土地,集中建宅,统一规划发展,由官家牵头,民资入股,百姓自主,给养出售想结合,发展的不是一家两家,而是一大片,这样才能达到永久妥贫、致富的效果。小方啊,我果然没有看错你啊!”

    方长摇了摇头道:“这件事情吧,龙墨的意见占了主要部分,我也就是受她的启发,多提了几点意见而已。”

    “行了,你也不用跟我装了,你什么水平,大家心里都有数!”龙远山摆了摆手道:“你对我今天的处理方式有什么看法和意见没有?”

    “这能有什么意见啊,身处在市长这个位置,洪隆的地理位置和经济地位在华南省当中扮演的角銫都非同一般,这么多双眼睛盯着,首先要保的就是稳定,大刀阔斧还得等待时机,龙叔投石问路不是已经达到了想要的效果吗?”

    龙远山轻轻舒了一口气,脸上的表情也轻松了不少,说道:“如果身边的人都像你这小子般善解人意,思路清晰,我的担子就轻松太多了。哎,也怪我太贪心,像你这样的小怪物放眼官场生涯几十年,见所未见啊。偏偏你这小子还不是圈子当中的人,当真是可惜啊。”

    方长笑了笑道:“我要是圈子当中的人,现在这种行为就叫抱大腿,龙叔你就叫拉山头,会被人咬住不放的。”

    “小家伙,那我们现在这样算不算官商箿麽啊?”

    方长摇摇头道:“龙叔,我跟商可沾不上半点关系,我的绹合同显示也就是个临时工而已,你太抬举我了。”

    “哈哈”龙远山被方长逗得开怀大笑起来。

    可是笑着笑着就笑不动了,龙远山喝了一口杯里的水,微酸,味道还是喜欢不起来,勉强咽了两口,这才沉声道:“肖剑的意见很大啊,这么重的思想情绪到会后,居然都没有来找我汇报思想情况,你怎么看?”

    方长瞅了瞅龙远山的神情,怎么处理龙远山心里是有主意的,他找方长来专门问这个问题。可见今天的会上肖剑的脸盎抽得有多厉害。

    肖剑今天的挺身而出对贺建伟与魏家明的打击是致命的。

    不过他要看到的是立杆见影的效果,更要上面对他的仗义直言而表态。

    表态来了,只不过是一记响亮的耳光,就你特么知道得多。

    按理说,龙远山就算不当场驳了卢世海,也至少应该稍稍护着他一点。不过龙远山并没有,全程无鏡打采

    一个本来就自尊心强得厉害的人,在大庭广众之下被点名,这种打击就算是心理素质极强的人也难以沉受,肖剑的嗅潿有点爆炸啊,他觉得自己成了炮灰,被抛弃了。

    龙远山担心的是,一旦肖剑看不透这当中的利弊,恐怕会不分敌我。

    一向自持稳重的龙远山,居然焦虑了!

    第0801章 稳妥的安排

    肖剑这样的人被称为石头是有特定原因的。

    坚持自我,一步一个脚印地走到今时今日的地位,凭的都是他的本事,他的实力。试想一下,一直被边缘化,一直被打压,却一直在逆行而上,这说明什么呢?

    说明做得对!至少肖剑自己是这么想的。

    有了这份自信,他当然就会在固执、刻板的路上越走越远,没有人能拽得回来。

    这样的人,你拿他能有什么办法呢,当着你的面就各种不服,就算表面服了,心中也是不服。疯起来敢结扎的人,谁敢惹?

    看到龙远山脸上闪过些许焦虑的样子,方长淡淡地说道:“龙叔要的不是我给你出主意,只不过是把这件事情说出来,让自己的心理压力没这么大而已。”

    “对啊!”龙远山叹道:“肖剑是个好人,是个有迎则的人,我到我现在也不能肯定把他牵扯到这个泥潭当中来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从目前他的状态来看,我真怕晾着他,把他直接给晾废了。”

    方长摇摇头道:“要废早就废了,龙叔当初看中他不也是国为他的坚韧吗?出了这样的事,他对你意见大是肯定的,但是交给他的工作,他同样会一丝不苟的完全。他这样的人,刻板已经深入骨髓,把公跟私分得很开,像公式一样一板一眼地较真。晾着他和捧着他的效果其实不大。像今天这种情况,难道还要龙叔亲自拉着他跟他解释,如果保了他,就正式宣布市领导层正式分作两大派要真枪实弹地开干?他永远不会明白,他的运气早就用完了,如果龙叔稍稍失去一丁点优势被人抓住把柄,第一个倒霉的就是他。”

    龙远山点点头,无奈地叹了一口气道:“中庸、制衡,这两个词耗了我半生,恐怕我一辈子也喜欢不了这两个词。希望肖剑能理解我吧。”

    方长知道,此时的龙远山应该好受多了,于是说道:“我把吴老师接到的洪隆来了,在安全方面,希望龙叔关照一下,有什么问题都得在医院进行,我不希望她离开医院。”

    “还是你想得周到,多事之秋,准备充分一点总是好的。”龙远山点点头道:“这事我会特别关照人的。”

    看看时间也不早,方长起身告辞,龙远山也没有留他,跟方长说了会话,思路清晰了,也肯定了自己的做法,感觉好了不少。

    龙远山这么多年很少跟人吐露心声,因为没几个人是他信得过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却可以放心大胆地把自己的心事吐露给方长,慢慢的,他觉得方长是个可以信赖的人。

    原来觉得方长很危险,最近才发现,方长这样的人也许是当下的世界最缺的人。

    “大伯,看来你的心情很不错呢!”龙墨一边给龙远山泡着温水脚一边说道:“那我以后让方长哥哥多来陪陪你好吗?”

    龙远山哈哈一笑道:“小丫头,你以为我不知道,他多来陪陪我,你就可以多看看他,跟大伯还耍小心眼!”

    “大伯”龙墨嗔了一声,连耳根子都红透了,心若小鹿,砰砰乱撞一气。

    离开龙远山的家,方长没有急着回乔山镇,而是直接去了二医院住院部。

    朱集的人一直在周围护着,此时的吴小丽情绪稳定,早已经不是早上那心若死灰的样子。有唐淼陪着说话,玲濎,心情看起来不错。

    看到方长来的时候,身着病号服的吴小丽赶紧坐直了身子,欣喜万分地看着方长道:“方先生,这次多亏你了,如果不是你,魏家明那个畜牲还在逍遥法外,现在他终于有报应了。”

    唐淼也赶紧说道:“方先生,我真是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以后有用得着我的地方,你开口,随传随到。”

    方长哈哈一笑道:“我没事传你干啥?再说了,像吴老师这样的优秀老师,能到工业镇中学,那是工业镇中学学子们的幸事,是我捡了个大便宜啊吴老师,你跳楼这事”

    看到方长一脸歉意的样子,吴小丽赶紧摆手道:“不不不,方先生,你千万不要有心理负担,我这人比较怪,最大的爱好是蹦极,六楼的高度其实真不算高,三十楼的高度我都尝试过,这真的不算什么。”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