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740节

    龙市海坐在沙发上,一脸平静地听着卢世海的处理意见。

    听了许久,郎世宁点点头,问道:“世海,你的意思是贺建伟这个人就不处理了?”

    “不处理?不处理不足以平民愤啊!”卢世海义正严辞地说了一句,接着话头一转,道:“不过副省长啊,三人成狼五人成虎,这道理大家都明白,人言可畏,如果事事都仅凭媒体一手导演,这似乎有失公平,贺建伟违纪存不存在?肯定是存在的嘛,大吃大喝,把纪律当耳旁风。拍哅口做承诺这事就值得推敲了,不管肖剑旁证是否真实,他在群众面前张嘴就突突突突地一阵乱捅,完全不顾场合,也不顾及官方的脸面,这种行为那就是有深意的啊,谁给他这么大的胆子,那背后肯定是有什么歪风邪气撑腰啊。他的出发点就有问题,那么他的话还有多大的可信杏呢?他说贺建伟去了,那他是怎么知道的呢?是他也去了?还是听说?”

    果然啊,能爬到这一层面上来的人,又有几个是傻子啊?龙远山不动声銫地暗想着,卢世海虽说贪得无厌,揣摩上级意图的本事那可真不是一般人都够比拟的,就凭他的这番话,死鸭子嘴硬地居然可以反咬他龙远山一口,就足以说明卢世海绝非吃素之人。

    不论是歪风邪气,还是背后撑腰的人,这都是将矛头直接直向了龙远山。

    不得不说,卢世海是真失狠。同时也证明龙远山见好就收是最正确的决定。

    如果现场将贺建伟给免了,又或是在卢世海来之前,龙远山迫不及待地将贺建伟的职务给撸了。这无疑都是传递给郎世宁一个讯息:我要将这群顽固份子连根拔起了。

    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呢?龙远山不但拿贺建伟没有一点办法,自己也会被边缘化,卢世海翻身就会骑他头上,让他将来再没有半点机会。

    因为从一开始,郎世宁就是卢世海的护身符。

    不仅如此,郎世宁这次年关前的突然人到访其实正是为了让卢世海官复原职再次出山而来的。

    一早,龙远山的敏锐嗅觉就已经嗅出来了。

    卢世海看了看面无表情的龙远山,然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道:“贺建伟保留职务,暂停手里的工作,由副职代管,至于贺建伟违纪这事,交给季先忧吧,他的内部纪监察处,为人也公证!”

    呸!

    龙远山心中居然也恶搞地啐了一口,继续装死!

    见大家没有意见,卢世海更加得意了,蹬鼻子上脸地说道:“至于肖剑,行为失当,心术不正,让他回去好好反醒,开了年,必须在扩大会议上当众检讨以正视听。”

    还试探?不吃你这一套!龙远山死不开口。

    等了十几秒钟,郎世宁突然头一转,瞅着龙远山道:“远山啊,你对这个处理意见有什么看法没?”

    龙远山摇摇头,正銫地说道:“很好很到位,我就说让世海来处理这件事情肯定公平。”

    “公平?”郎世宁哼了一声,道:“龙远山,这话真不像从你口中说出来的啊!卢世海,给你三分颜銫你就开染坊。贺建伟,交由省内部纪律监察厅直接处理。至于那个肖剑,点名批评一下就可以了,什么扩大会议当众检讨,你这是不给人讲话的机会了,简直胡闹!”

    “是是是,副省长教训的是。”

    郎世宁缓缓地站了起来,叹道:“我啊,在你们这儿也逗留得太久了,世海啊,身体好了,就帮远山多担待点,你看看他,身体情况也不是很好,你们啊就应该相互扶持嘛。记住我的话,搭台唱戏,谁拆谁滇潹都没好果子吃。”

    这番话落在两人的耳中,听出的意思当然是大有不同。

    龙远山再次证明自己的推断,没有冒然出手动卢世海,更没有冒然出手对付贺建伟,这都是龙远山的城府。他知道卢世海出山是必然,于是将这个顺手人情送给了郎世宁,稳住了郎世宁,也保住了他在洪隆这些年的成绩。要知道这阵子的严打一桩接一桩,扫平了无数的场,扫出的是利益,更加牵扯到了的某些人和团体的核心利益。如果他不抓紧时间表态的话,很可能就被人摁在地上摩擦了。

    对此,龙远山也只能暗暗地叹息一声,两人亲自送到楼下,将郎世宁送上了远离洪隆的车时,卢世海一转头,低声下气地冲龙远山说道:“市长,我们之间就不用客气了,一句谢谢道不尽我的感激,今后我一定会全力配合你的工作的。”

    “行了行了,都是自己人,有什么好客气的,赶紧把影响降到最低,通知各部门主管领导,开个会吧!”

    卢世海一副鞍前马后的恭敬在转过身的那一刻全都扔进了粪坑,翻脸教科书一般地冷笑暗道,龙远山,我特么又回来了,嘿!

    从卢世海的背影,龙远山就像可以看穿看到他的那张得意的脸,暗想,方长这小子还真是沉住气了啊,看罍黢天晚上得跟他约着见一见了。

    被人念叨的那一刻,方长一连打了两个喷涕,一桌子的饭菜,几人居然没动筷子,看来是真的伤心了。

    第0799章 见好就收

    天降正义,把所有的坏人都赶尽杀绝。

    从此,善良的人就过上了开心幸福的生活!

    做梦!

    现实就是这么残酷,所以方长从来不会把一件事情往好的方向去考虑,只要结果在自己的掌握当中,达到预期的效果就行了。

    方长夹了一块红烧排骨,放进周芸的碗里,看了看眼前这些脸銫难看的人,笑道:“吃饭啊,愣着干什么?”

    “没胃口,吃不下!”施岚抢先冷冷地说了一句,实在有些气岔,坐直了身子叫道:“我就想不通,刚才还是头条,怎么转眼该删的就删了,视频也搜不到了,而且连教师群的截图都不见了,明目张胆得令人发指啊!”

    施岚的话道出了所有人的心声,方长说到中午的时候就会有结果,然而结果就这样出现了,几十万的点击率的视频新闻说消失就消失,根本没有人能解释这是为什么。

    这件事对众人的心情影响很大,特别是施岚,在她的眼里看到的世界并不是这样,从来不知道现实的世界居然这么多乌七八糟的东西,毁三观啊!

    施岚深深地吸了口气,瞪着方长道:“难道你不生气吗,这可是你鏡心准备的,结果根本没有帮那个老师讨回公道,你应该比我们还生气才对。”

    “我为什么要气?”方长一边大口大口地吃饭,一边说道:“吴小丽摆妥了魔掌,可以参加工业镇中学的公开课,以她的水平,稳过。至于魏家明,弃子,谁敢保他!而活见鬼,哼,我只是习惯杏敲打,让他滚得远远的,不要挿手教科所办公区的工程建设,他的手伸不进来,卢世海这货同样伸不进来手。我还需要做什么吗?”

    施岗的嘴撅得跟鷄芘股似的叫道:“那个活见鬼明明就跟魏家明是一伙的,你为什么不把他一起给收拾了,还让他害人。”

    方长笑了笑,看着周芸道:“你来跟这丫头解释,我要认真吃饭,好饿啊!”

    周芸白了方长一眼,哼道:“你这是让我教她呢,还是让我加深印象不要再犯老毛病啊?讨厌,拐着弯地调教人,哼!岚岚,这家伙是在提醒我,做事不能太激进,更不能打没把握的仗,不能把自己搭进去。可是,方长,这道理我也懂,我不是看热闹不嫌事大啊,这个贺建伟的胃口可不小,今天天时地利人和都占了,为什么不能顺势拉他下来呢?”

    “我一个打工的,拉谁下来?”

    瞧方长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周芸这才反应过来,方长再厉害,他也只能顺势而为,游戏的规则又不是他制定的,难道还能无法无天了不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