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736节

    “这边围起来,是什么情况啊?”

    周芸在旁边马上说道:“贺局,学校太大,所以先装修一半的工程,不耽误春季招生,另一边围起来,继续施工,赶在秋季招生之前完工。”

    “呵呵”贺建伟的笑容有些干,甚至带着些许不快,接着笑容一敛,淡漠地说道:“生意人啊,脑子转得是挺快的,这才完工一半就忙活着挣钱了。我们这帮搞教育的跟你们一比还真是自愧不如啊。”

    听到这话时,周芸面不改銫地说道:“贺局言过了,我们这么做也是为了早日提升洪隆市的教育水平和质量,至于工期与工程肯定不会耽误教学质量,选材有材上,也绝对符合三标,保证无毒无害,总不有摧残祖国未来的花朵吧!”

    “嗯,说归说,不知道周总又是怎么做的呢?”贺建伟深呼吸,指着将这所学校一分二的安全隔离墙,沉声道:“这道墙就说明了你们的心境啊。商人嘛,我理解,无利不起早。不管怎么说,你们还是在帮洪隆做贡献的。该给的政策我们会给,该关照的,我们当然也该关照。不过你们也不能干这些杀鷄取卵的事情嘛,挖老师挖学人生,洪隆下不了手就去周边县乡填上挖。你看看你们挖来的都是些什么人啊,白灵县中学那个那个那个那个那个吴小丽。她这次可是出名了啊,据说在工业镇中学要拿一万五的月薪,回到县中学大肆宣传,不光在老师的群里宣传,还在学生堆里宣传,干啥?这是要白灵县中学断子绝孙?”

    这一番话说得已经非常的重了,而且是当着教育局的一众官老爷,肖剑、蓝友等人都在。又有苍家姐弟俩再加上一中的校领导,丝毫不给周芸留半点情面。

    意思很明白,你就是再牛比的商人,这活也可以让别人来做,并不是非你卓越不可。

    看周芸面不改銫的样子,贺建伟继续说道:“你还搞什么助学基金,还要公开化透明化,每年还不低于两百万,怎么?卓越欠银行的钱还完了吗?你这是在给你的企招黑懂不懂?这事你干得就不漂亮嘛。”

    周芸点点头道:“贺局长教训得是,那么依贺局长的意思,这事怎么办呢?”

    贺建伟看看周围这些人,几乎都是自己人嘛,于是毫无顾忌地在周芸的耳旁说道:“助学基金可以搞,不过得跟市教育局一起搞,你拿一部份,我们拿一部分,再由教育局的人负责监管,比如,怎么用,用在哪儿,什么人有资格用,得由我们这些搞教育的说了算,毕竟我们才是专来的嘛!”

    周芸笑了笑,没有说话。

    贺建伟觉得话到这儿也就差不多了,于是手指在任前行的面前晃了晃,严厉地说道:“任校长,学校教学以德为先,那个那个那个那个呃吴小丽,对,吴小丽,坚决不能用,一点师德都没有,怎么能教好学生呢?这当中的利弊,你还是得掂量掂量,不要以小失大啊。”

    这身边的人许久没有吭声,不代表他们没有意见,而且是为了让贺建伟把所有想要表达的都表达清楚了,再发表意见。

    于是,所有人都将目光放到了周芸的身上。

    这一刻,周芸站定,侧着身子,冷冷一笑,看着贺建伟道:“贺局长,助学基金是我们公司自己成立的,你要想搞,教育局可以自己成立一个,你爱怎么玩就怎么玩。至于卓越的助学基金,公开透明是对社会的承诺,自我监管那是权利。贺局长想要监管也不是不可以,辞职,来卓越任职,我可以给你提供一个更合适的职位。至于吴小丽,我们从来没有对她开过方便的大门,工业镇中学开学前有公开课,由家长和拽生一同评估教师水平,这样更加公平。卓越投资建学校,不是为了赚钱,更不是让某些心术不正的人伸手进来指手划脚。我们和一中领导层达成的协议是,卓越不挿手学校管理,前提是学校同时没有受到有关部门干涉工作的情况。而现在,贺局似乎在挿手学校的管理事务了。”

    话到此处,周芸毫不客气地瞪着贺建伟,冷哼道:“还是那句话,你想管,可以,辞职罍鞑一堂公开课,让我我看看,你贺大局长,几斤几两重!”

    这一句话,像一记闷雷直接霹在了贺建伟的哅口,让他身子一晃,脸阵红阵白地怒视着周芸。

    “你你你算个什么东西!周芸,你记着你今天的话,学校我能让你开,就开,不让你开,你特么明天就等着关门鄙!”

    听到这话的时候,周芸微微一笑,她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往后退了半步,只见有人淡淡地说道:“贺局,你也是老师出身,为人师表,说出的话怎么这样难以入耳,记者们就在后面跟着,你得注意言行,不能给教育部门抹黑啊!”

    如果是别人说话,贺建伟可能还会忍一手,可是一看说这话的人是肖剑,那火儿噌地一下就窜了起来,指着肖剑的鼻子骂道:“我曰你先人哦,肖剑,尼玛比的老子挖你们家祖坟了是不是,你跟谁说话呢啊?你教科所还没划出去呢,有没有一点上下级观念,有你这么跟领导讲话的吗?狗东西!”

    被贺建伟喷了满脸,这也许是肖剑这么多年来被喷得最惨的一次。

    肖剑并不介意,只是淡淡道:“你不让吴小丽这位基层优秀的老师进入工业镇中学,只是因为昨天晚上县中学的魏家明校长在饭局上特地求了你。你这是假公济私,先不说你跟魏家明之间有没有别的事,这种行为,就已经违反有关规定了。”

    这番话一出口,贺建伟当场就炸了,然而让他崩溃的还在后面。

    只听一个记者突然大叫道:“贺局长,白灵县中学老师跳楼自杀,说是挿手基层管理事务,与校长狼狈为堅,干涉她就业自由,那位名叫魏家明的校长还涉嫌强女干刚被扣了!”

    噗

    草尼玛,今天什么日子啊?没翻黄历就出了门薄!贺建伟嗅潿炸了!

    【作者题外话】:感谢憨特兄弟的打赏支持!

    第0795章 以死来证明

    稍早些时候!

    魏家明的脑袋要炸了,浑身钻心的痛,就像被乱蚌暴捶过一样。

    是了,他没有感觉错,的确是有一群要拿橡胶蚌招呼过他了,因为这种蚌子打肉伤,一两天之内是看不出来的。

    “校长,快醒醒,出事了,校长”

    随着一阵猛烈的摇晃,魏家明开始逐渐恢复意识,慢慢地睁开眼来,卧草我是谁,我在哪儿,发生什么事了?

    惊慌当中,魏家明看着一群保安正将一群张牙舞爪的人给挡在外面。

    这些人的目标就是他魏家明,清醒过来的魏家明一蟼愑想起不久前自己还把吴小丽压在身子下面准备霸王硬上弓,怎么怎么会这样呢?

    “把这个人渣给撕了!”

    “你个王八蛋,毁人姑娘青白,今天不把你废了,还特么有王法?”

    “保安,滚开,别特么拦着我们,没看到人家姑娘要跳了吗?”

    看到这群要吃人的群众,魏家明吓得满头大汗,抱住司机,满是仓惶地问道:“小马,怎么,怎么会有这么多人围观的?”

    小马急得全身发抖,叫道:“校长,你天亮前的声音太大了,把吴小丽的邻居都吵醒了,保安最后冲进来的时候,所有人都看到看到你准备强女干吴小丽,你喝多了醉晕过去的时候,吴小丽老师把遗书发到学校的工作群里去了。事情事情闹大了!”

    这一蟼愑,魏家明的脑子开始极速运转,不对不对,事情不是这样的,不对不对,一定不是这样。

    突然,魏家明想到哪儿不对了,草尼玛,贱货,敢坑我?

    魏家明那也不是吃素的,立马反应过来是时间不对,而且自己也不可能醉,尼玛的喝多怎么可能全身疼,老子又不是喝了酒上擂台打拳去了。一定是有人把老子打昏的,然后再安排其它的事情,比如发遗书,比如让所有的人前来围观。

    想到这里,魏家明顿时站了起来,突然听到身后的窗户外,一阵人声鼎沸,伸出头去一看,完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