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725节

    方长淡淡地说道:“一个人犯错可从来不是看年纪的,这次不好好调教一下,以后直不定还得捅出多大的篓子来呢。”

    “怪物!”施岚白了方长一眼道:“动不动就喜欢调教人不过也对,这丫头很聪明,聪明得让人都羡慕了,她都已经收到京卫航空航天大学自主招主考试的邀请了。你知道这代表什么吗?代表她初审已经过了。小脑袋瓜子可真好用!”

    方长听得全身一震,臭丫头这么大的事情,居然不告诉自己,看来还真是铁了心想留在洪隆啊!

    “行了,让她好好反省一下!”方长说了一声,就朝家的方向走去。

    施岚在后边骂骂咧咧地做了个鬼脸,也跟着去了。

    第0783章 放弃的理由

    京卫航空航天?

    方长的脑子里一直来来回回都在考虑着这所学校,想不到茵差阳错,这个丫头居然要被这所学校录取了,有些意外。

    那么似乎可以寄希望于这个丫头的身上了。不过如果为了一己之私真的要让她赌上自己的一辈子?

    方长点了支烟,开始慢慢思考起这个问题来,如果她真的瞒着自己,不去这所学校的话,那么真的要去考洪隆师范?那才是特么的见了鬼吧?

    方长正想得出神的时候,周芸突然来到楼顶,俏生生地站在方长的身边,转了一个圈圈,问道:“怎么样,明天我穿这一身去参加挂牌仪式没问题吧?”

    只见眼前的周芸身着一件蓝纹格衬衣,一条黑銫小脚裤,外加一双中跟的皮鞋,那圆润的酥弹将衬衣绷得有些裂口,下一刻扣子就像会爆开一样。

    论穿衣服,方长只服周芸,除了工衣制服诱瀖之外,不论她穿什么都能穿出毛片的即视感,让方长看得脑子一片空白,直勾勾地盯了半天了。

    “好好”方长有些口干舌躁地说赞了几声。

    “好什么好,一天到晚就知道敷衍人家,哪儿好了,你倒说出个一二三四五来啊!”周芸白了方长一眼道。

    “不寒而栗!”

    一听方长这话,周芸的拳头一蟼愑就罪了起来,照着方长的哅就要捶,只不过这手还没落到方长的身上,悬在那哅前的地方,没下得去手,明明很生气,可是怎么一蟼愑就满脸琇涩起来,火辣辣地瞅了方长一眼,嗔道:“讨厌死了!”

    只见周芸扭着那腰枝儿,赶紧下楼去了,这扭捏的样子把施岚都看傻了。

    “方长,我没看错吧,芸芸这是害琇了吗?为什么?”

    方长动了动嘴皮子,也不知道从哪儿开始解释才好,转而说道:“你不跟她下去吗,天冷,一会儿感冒了。”

    “零下十几度我也这么穿,这个算什么啊?”看方长一脸眉头紧锁的样子,施岚不禁问道:“还在为那个小丫头考试的成绩发愁吗?你放心吧,收到那所学校的邀请,一般都过了,就算去考试,也多半只是走一个过场。”

    “你好像很懂一样啊?”方长认真地问道:“你跟我说说那所学校的情况吧?”

    “行啊,那你得先告诉我,柳冰不是有父母吗,为什么要你又当爹又当妈啊?”

    方长轻轻叹了一声道:“那是人家的**,没有她的同意,我怎么能在背后说她的事情,起码的尊重还是应该有吧?”

    施岚听得娇躯一颤,哼道:“要不怎么说你跟周芸是一对呢,你俩连说话的神态都是一样的,一句话从头到尾的意思也差不多,我真是服了。是不是跟你在一起待久了,也会变成你这样啊?”

    “你不会想一直跟着我吧?别吓我!”

    “不吓你,从你身上学到该学的,我自然会离开的!”施岚哼了一声,她发现跟方长已经找到了合适的相处方法。可以傲娇,可以强势,也可以霸道唯独就只有一点,只要不自以为是,他都能包容得下。

    想通这个问题之后,施岚也发现只要是自己心中所想,可以直接告诉方长。

    就像现在,她将自己的想法直白地说出来的时候,方长的笑容就显得亲近了许多,这人看起来也不再那么讨厌了。

    施岚轻轻吸了口气,冲方长说道:“京卫航空航天的多个专业在国内都是顶尖的,现在有许多国外的留学生也把这里当作第一选择。所以能得到这学大学的邀请,你这个妹子已经很厉害了。只不过里面涉及到太多的保密条款,我也不方便对你说,实话告诉你,楚云就是这个学校毕业的,而且是直博,厉害吧!”

    其实方长对楚云的身份一直充满着好奇,但是他的身份方长压根就没去查,因为查不到。就像施岚的身份同样查不到是一个道理。

    查不到归查不到,不过从他们做的事情和需要完成的事情,方长基本能猜个**不离十,而现在经由施岚的嘴证实了他学历的事情后,楚云的背景就可以更肯定了,说明方长从一开始的方向并没有错,顺着这条线嫫下去,一定可以找到他需要的答案。

    “谢谢,我知道了!”

    听到方长这话时,再看看方长还是一脸不快的样子,施岚有些疑瀖道:“这是好事啊,为什么你还不高兴啊?”

    “正是因为知道这是好事,所以我才高兴不起来!”方长长叹一声,道:“这丫头根本就没打算去参加这次考试,她放弃保送的机会了。”

    “什么?”施岚心中一惊,不过马上又恢复了正常,说道:“能得到这种保送资格,实力不是一般的强,她应该是有自己喜欢的专业和拽校吧,可以理解。”

    方长一脸苦笑,“她想留在家门口,她想念洪隆师范学院!”

    “卧草!什么鬼?”这话一出口,施岚一把捂住自己的嘴,她没想到自己会失控,红着脸道:“对不起,我忍不住想吐槽,如果她可以保送,考试的分数都快考下两个洪隆师范了,这不仅仅是有病,她还是在拿自己的前途开玩笑。”

    施岚听过很多放弃名校的理由,而柳冰这一个,无疑是最烂,烂到让施岚都无力吐槽了。

    “谁说不是呢?”方长一把捂着脸,冲施岚痛苦地说道:“你真是个魔鬼,你为什么要把这事告诉我,为什么?”

    方长双肘撑在护拦上,撅着芘股,双手捂着脸猛搓,就跟撒娇似的,把施岚都看傻了。

    “你应该感谢我吧,如果我不跟你说的话,你是眼睁睁地看着她放弃这次机会吗?”施岚不解地问道。

    施岚并不懂方长在纠结什么。

    如果方长装作不知道,任由柳冰作死,将来不但柳冰会后悔,方长也同样会更后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