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721节

    一看方长那贱样,文静咬着下滣,直接上手贴上来一阵磨擦地喘道:“看来你今天鏡神很好啊?”

    “别别别!”方长赶紧认怂道:“我说我说,别折腾了”

    等到方长的把自己的计划说出来的时候,文静都惊呆了,咂舌道:“你个死家伙原来挖了坑就等着人往里跳啊,你怎么就知道一定会有人来作死呢?”

    “我不知道啊!”

    看到方长一本正经的样子,文静咂舌道:“你这个臭小子玩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你也不怕钓上来的是条海怪,到时把咱们都给拖下水去,你可别忘了还有这么多双眼睛瞧着呢,咱们要是出了洋相,以后啊,就别混了。”

    方长一脸坏笑地说道:“出洋相?我还得感谢那此替咱们大肆宣传的人,你看看,连广告费都这么省了,整车一交货,只怕订单大把大把地来啊,到时候只怕静姐数钱都要数得手抽筋了呢!”

    “死家伙,跟管儿牙膏似的,挤一点,你说一点。”文静挑了方长一眼,扑进方长的怀里,指尖儿在方长的哅口画着圈圈道:“你这家伙是既管杀又管埋,吃人不吐骨头啊。”

    第0779章 对奕

    方长嘿嘿一笑道:“静姐刚才不也吃人了吗,也没见你吐骨头啊!”

    一头这话,文静琇得满脸滚烫,指尖一收,握成拳头,死命地在方长的哅口上捶,“你这小兔嵬子,姐当初怎么就没看出你的驾龄超过年龄,开起车来脸都不要了,姐什么风浪没见过,居然被你弄得脸皮子都挂不住了,看我不捶死你。”

    两人又在床上疯了一阵。

    其实文静并不知道,方长这一手,可叫请君入瓮,又可叫借腹生子。不但把那些想坑他的人给反坑了,而且还能借别人的手,成自己的大事。

    只要这事一成,卓越集中滇澵种装备销量就再也不用愁了,方长动力科技也就自然的水涨船高,文静可以挣到的钱远远可以大过她的**。

    想到这里,方长那火热地手掌一把握住,笑道:“与其让别人偷偷躲在暗处算计自己,不如给他们指一条明路,不管谁倒霉,反正我稳赚不亏嘛!”

    狂躁的文静全身一酥,喘道:“好一个稳赚不亏,你个满肚子坏水儿的小子,姐算是服你了,啊,好舒服!”

    “服?”方长嘿嘿一笑道:“我看你刚才不服啊,要不再来一次?”

    文静本来还不信方长,可是感觉到方长的膨胀时,吓得脑子一阵清醒,赶紧摆手道:“不要不要,都充血了,羔濎吧!”

    真看文静吃不消了,方长这才放过了她。

    方长又把自己的计划划细细跟文静说了一番,怎么挖坑,怎么让人钻,又是怎么把自己的退路准备好的都说了出来。听得文静的脸上表情丰富极了。

    “弄了半天,你这次去岛城,这件事情才是最重要的啊?”

    方长摇摇头道:“其它的事也很重要,就顺带着一起给办了。”

    文静点点头道:“对了,最近谭斯贵一直想找你,你是不是该抽个时间该见见他了啊。”

    “我今天过来,就是让你约他的,赶紧给他打个电话,最好是约在人特别多的地方,嘈佑一点的地方,跟他说,老板想见他。”

    “老板?”文静虽然不知道方长要做什么,她也没多问,一个电话打给谭斯贵,接通后,说道:“出来吃宵夜吧,老板想见你,石青桥那家汤羊肉馆子,老板在那儿等你。”

    谭斯贵一听,大叫道:“我的妈啊,老板总算肯见我了!你等着,我马上就过去。”

    说着,直接挂断了电话,把文静都给弄懵了,“你们猜什么谜呢,你什么时候成谭斯贵的老板了啊?”

    方长笑道:“我不是他的老板,当然有人是他的老板,也算这家伙反应挺快,不然的话,我今晚也就不见他,让他等死就行了。”

    文静听得心中一颤,她知道谭斯贵肯定出事了,回来这么长时间也不出来鬼混了,连饭局也不参加,这一看就是有麻烦,不过文静却也没有过问,只是收到过他的几条短信而已,表明想见方长。

    方长穿好衣服,看了看眼角嘲意未散的文静,笑问道:“要不要一起去啊?”

    文静摇摇头,媚声媚气地哼道:“刚才被你弄得太舒服,又吃了那么些补品,趁这个机会,我得睡个美容觉,吃宵夜这活动不适合我,你自己去忙吧?”

    方长一脸懵,叫道:“我怎么感觉是送上门来被你修了车啊!”

    “滚你的,死家伙,得了便宜卖乖是吧,看我不收拾你!”

    一瞧文静晃着一双酥弹扑了上来,吓得方长赶紧逃了出去。

    那文静双脚一沾地,顿时火辣辣的感觉让她难以言喻,怎么都过了这么一会儿了,还这么堵啊?

    想到这里,文静回味着翁进被窝里心颤颤地睡了过去。

    方长下了楼,往苗娜家看了一眼,这才发现苗娜家的灯也还亮着,真是辛苦她了。

    没关系,过了这一阵,方长会全力助她的。于是,方长转头就朝小区外走去。

    同一时间,远在都城,繁华的大西门一间高级雪茄吧内,藩正男嘴里的烟吐了一半出来,剩下半口,半吸半吞,深入五脏六腑,就连血噎都能感受到这种浓香。

    “欧阳,不是我说你啊,抽什么过滤嘴的烟,抽雪茄,有品味!”

    听到藩正男的话,欧阳帅完全不在意,狠狠地吸了一口手里的香烟,说道:“你那个劲太大,抽着难受。正男啊,所有的消息都散出去了,雷鸣那边定的货已经装船了,运到海港城,估计也就十几天,等报关检查完了,不超过两个月就要提货了。”

    按理说,此时的欧阳帅应该很开心才对,他终于要如愿以偿地将方长踩在脚下,可是他此时却一点也笑不出来。

    藩正男看他有点苦闷的样子,微微一笑道:“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都到这个时候了,你不会是想打退堂鼓吧,我可告诉你,你现在才不干的话,前面所做的所有功课那都是给他人做嫁衣,不但自己得不到周芸,还顺手推了她一把,让她踏踏实实地跟方长那狗东西过日子。欧阳,这画面你敢想?”

    “可是”欧阳帅着急道:“我们这样做不是也在伤害周芸吗?”

    “原来是这事?”藩正男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说道:“我告诉过你,看所有的问题你都得把自己当个局外人,而把局中的自己当成另外的人,以上帝视角来看当下的局面。发动机和车,我们截了,总不能烂在手里吧,那么卖给谁呢?当然是你未来老丈人的国能集团薄,国能是国企,当年那一批整车从西海岸发出的时候,价格还不到八百万,运到国内的时候,就变成了一千五百万,这当中的猫腻你还不明白?他们不在乎价格,他们只在乎这些货物是不是品牌,能开多大面额的发票。车,你卖给国能,卓越同时陷入资金链崩盘阶断,这时,你手里有大把的钞票,顺势拿下乔山镇及相关的项目,到时候,你才是城东发展资本引流的核心关键,谁想进来分块饼,还不得看你欧阳少爷的面子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