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717节

    “方长,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富来生鲜制品厂的高老板,高老板,这是方长。”

    高老板四十岁左右,原本只是帮人杀杀鷄鸭子,杀杀猪,后来越来越多的人图省事儿就把禽畜送到这里来宰,最主要的原因还是高老板特别会吹猪。

    不是叫吹牛吗?怎么又叫吹猪呢?这事儿吧源自于传统杀猪法的原故。

    原来杀一头猪,四五个壮汉得把猪结结实实地摁在长条凳上,杀猪刀一刀从喉管斜挿进去直达心脏,血水带着泡泡狂涌出来,下面拿个盆子一接,就等血放干,猪也就不动弹了。

    当然,这只是杀猪的第一步,接下来才是最重要的,那就是把一根细长坚硬的竹管从脚猪的侧面捅进去,找一个肺活量惊人杵管子上狂憋足了劲儿吹,要把残留在猪血管里的血水全都给吹出来。

    肺活量不够的人干这活儿吹两口,就两眼冒金星,头重脚轻地往地上栽,所以一个村子里有时候也找不到几个人能有吃这口饭。

    方长面前这位高老板就是其中一个能人,吹得一手好猪。有了名气,找他帮忙的也多了起来,有了群众基础,慢慢地也就有了这间厂房的前身,虽然只是个小作坊,但是一年到头也是能挣三四万块的。

    看到这商机之后,高老板把自家的房子都推了,再跟左邻右里的换了地,建了这家富来生鲜厂,经营到现在已经快十年了。

    这十年时间,经历了土地改革之后,周围都拆了,高老板却买下这块地,一直守在这里。

    近一两年,人工成本越来越高,利润也越来越少,高老板就想着索杏把这厂子带地一口气给卖掉,再去做点别的小生意。

    这不是看到卖家上门来,高老板当然高兴得很。

    “方老板方老板,来来来,外面风大,里头烤着火,我们进去谈。”

    方长看了高老板一眼,反手握着龙墨的小手,然后冲高老板微微一笑道:“谈什么?”

    “当然是谈生意啊,龙镇长不是说你要买我这家厂子吗?”

    方长有点懵,恍然大悟的样子,马上道:“哦,是有这么回事,你开个价吧,我就不进去了。”

    “这”高老板脸銫变了变,这尼玛是来谈买卖的?怎么看着不像呢?有些紧张的高老板冲方长比划出两根手指头道:“两百万!”

    “再见!”

    说着,方长拉着龙墨就去取她的车去了。

    第0775章 拿下生鲜厂

    看到这一幕,高老板当场就傻比了。

    土豪呢?这个叫方长的不是土豪吗?不是特别舍得花钱吗?卧曰,这才刚刚报了价,怎么说走就走了?

    龙墨看到方长这个反应,本来还想问问是怎么回事,但是被方长这么牵着,心中也是一阵乱撞,脑子完全转不过来,就只有任由方长牵着朝停车的那边走去。

    高老板这下慌了,赶紧追上前去,冲一脸平淡的方长叫道:“方老板,不是要买我间生鲜厂吗?怎么也不还个价啊?”

    方长点点头道:“是要买啊,不过我南直桥那边谈了一家,七十多万,远是远点,不过都是用车配送,也方便墨墨,走吧,跟我回家,我还有事情要跟你谈谈呢。”

    龙墨一听方长要带她回家,脸一蟼愑就红了,轻轻地点点头,从包包里拿出车钥匙来,想都没想就交给了方长。

    嘀嘀!

    解钥那一瞬间,高老板马上叫道:“方老板,生意都是谈出来的,我开了价,你倒是还价啊,你价都不还就走,这不是逗着我玩吗?”

    方长看了瞥了他一眼,淡淡地笑道:“那是你先逗我玩的啊?两百万买你个破厂,我是不是有毛病啊?这还还什么价,高老板,麻烦你让让,我还得回家去做饭呢。”

    “六十万!”

    眼前着方长要上车,高老板一蟼愑挡在车门前,大叫道:“方老板,一口价,六十万,你要知道我们个生鲜厂不是没有生意,地靠三环,运输配送也方便,六十万的价格肯定是非常划算的,你也别去找那家七十多万的,我连零头都给你省了!”

    方长一听,微微一笑道:“六十万,比报价一蟼愑少了一百四十万,那你不是亏大了?”

    这话臊得高老板有些脸红,左右也说不出句话来,只是干笑两声也不知是个什么意思。

    方长见他那样子,哼哼清了清嗓子,笑道:“哎呀,高老板既然这么有诚意,看来我不还个价还不行了!”

    “还还价啊?”高老板都快哭了,拉长个脸叫屈道:“方老板,已经很便宜了,再还价,血亏啊!”

    方长哼了一声道:“做生意那就得鏡打细算,本来就是薄利啊!这样吧,我也不欺负你,五十五万,如果你同意,马上签个协议,明天我让人专门过来给你弄个合同,公正一下。如果你不同意,呵呵那我就先告辞了!”

    “好!”

    方长这才刚动了一步,高老板大声叫了出来,将方长挽留下来,大冬天的,高老板的额头上都冒汗出来了。

    协议价格是五十五万,以协议为准,如果违反协议毁约,赔协议价格就行了。

    拿到协议过后,方长和龙墨高高兴兴地开着车走了。

    白老六鬼鬼祟祟地堆着一脸笑跑了出来,冲高老板叫道:“老高老高,分钱了,赶紧分钱啊,这次赚翻了吧!”

    “我赚尼玛勒个比,你自己看看,才五十五万,你给老子说的两百万,两百万,两百万在哪儿?”

    白老六被几个巴掌都快抽懵了,捂着后脑勺大叫道:“别打,别打,疼!狗曰的,不对啊,都说方长这家伙花钱舍得,从来不讲价的啊,今天这是怎么了?”

    这白老六也是乔山镇的人,这家伙平常就爱算计。龙墨去村子时统计愿意合股盘下屠宰场人数的时候,白老六那是明确表示不会当这个“冤大头”,可是一转头马上就发现这可能是一个天大的商机。

    要知道言长现在可以镇上出了名的大手笔,免了林丽家的房租不说,还真陈斌这个游手好闲的开了家烤蛙店,听说也是不收房租的,白老六打听了一下这租金的价格,一年到头那几百万就去了。这么大手笔的一个人要买一家屠宰场,那不是要多少就给多少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