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712节

    电话里的人轻轻一叹道:“凭他一人干掉七个,还留一条舌头。凭他每走一步的时候就把之后几步已经想好。凭他从不计较任何得失,只为最后一步的胜利。实话告诉你,我们收到的情报是七个,他从一开始就知道是八个,没有人知道是为什么,就连我都不知道。现在你还觉得他没资格教你吗?”

    施岚听得心头一颤,惊道:“他到底是什么人啊,这样的人应该流落民间吗?”

    “嘿嘿!高手永远是民间的。傻丫头,你说他挑战这个社会的秩序,你又想没想过你今天早上是怎么被放出来的,如果你只是一个普通的百姓,你还出得来吗?”

    施岚脑子嗡地一声,怎么把这一茬儿给忘了,还没开口,就听对面的人说道:“他是在借这一次的事情告诉你一个现实,挑战秩序的人永远都是制定秩序的人居多,他也在用事实告诉你,特权在何时何地都是存在。并且用实际行动告诉你,最没资格质疑他的就是你。”

    心乱如麻的施岚在听到这番话之后开始慢慢变得冷静下来,前后一结合,好像真的应了方长那句话,因为她太过自我,所以从来不考虑周边的环境,为了自己的喜好,为所崳为,似乎处处都要体现自己滇澵殊。

    这么说起来的话,她好像真的明白了什么,但是又不是特别的清楚。

    想到这里,她不禁冲电话里问道:“这是不是就是我每次考核的综合评定都是最后一名的原因?”

    电话里的男人哈哈一笑道:“能让你明白这个道理,看来这一年多时间把你扔在外边磨练一下也是很有帮助的。去吧,还有更多答案需要你自己去寻找。你得记住一句话,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安静当一个倾听者和执行者,学会从别人的判断当中找问题,而不是自己做主让别人挑刺,这不就是在对抗训练当中经常强调的科目,攻与守吗?”

    施岚还在消化这番话的时候,电话就已经挂断了。在施岚的脑子里,不断出现的都是这个惊人的数字,七死一伤

    【作者题外话】:感谢段疯子、憨特两位兄弟的打赏支持,非常感谢。

    第0770章 被教育了

    最没资格质疑他的就是自己?

    施岚坐在街边滇澼坎上,捋了捋耳边的乱发后,抱着双臂看着地面发呆,浉冷的风吹进颈窝,让她一阵清。

    想想这些年,好像的确不管到什么环境当中,她都在要求别人来适应她,当她加入一个团队之后,个人成绩总是高出团队一大截,然而总是被批得最惨。

    现在想通了才发现,原来问题最大的果然是自己。虽然施岚非常不想承认这个事实,但是这已经是她赖不掉的事实了。

    想到刚才方长的冷眼,施岚真是恨得眼洋洋,可恶的东西,难道有什么话就不能好好说吗,非得用这种打击人的方式,真是气死人了。

    “还没吃饭吧?”

    听到一个脆生生的声音时,施岚扭头一看,原来是柳冰这丫头端着一个大碗,里面装着饭,上面铺了一条焖鱼,旁边还配了几样菜。

    这让施岚忍不住地红了脸,道:“小丫头,你当我是猪啊!”

    “方长哥哥说,每个人千万别小看自己吃货的本銫,加油,没有什么是你吃不下的。”

    听到方长的名字,施岚又是一肚子的鬼火,不过她还是从柳冰的手里接过了这一大碗饭,忍不住地问道:“为什么你们这些人总喜欢方长方长地挂在嘴边呢?”

    柳冰微微一笑,花痴少女一般地说道:“难道你不觉得他很帅吗?”

    “丑死了,他哪儿帅了?”施岚觉得自己就算刻板,但也不至于分不清丑和帅,像方长这样长相的男人,哪里又称得上帅啊?

    柳冰笑着摇摇头,哼道:“你还年轻,不懂,我不怪你。”

    “小丫头,我可比大好多岁,有你这么说话的吗,哼!”施岚瞪了柳冰一眼,不服气地说道。

    此时的柳冰也并没有为她年长得意而感到不快,因为这个世界又不是你年纪大你就有道理,那天活了六七十岁的老头老太太不一样跟小孩儿抢坐位吗?

    正想着,柳冰突然指着前面不远处一个年轻人大叫道:“你干什么,偷钱包,那人偷钱包了。”

    被柳冰一指,那个年轻人的手顿时冲前面一个女人的包里缩了回来,然后指着柳冰,骂道:“小婊子,信不信我弄死你?”

    “来来来,你不弄死我,你是狗娘养的。”

    “卧草”

    那小偷才刚说骂出口,就被一巴掌抽脸上,三四个男子围着他就是一顿暴捶,围观的人大声叫好,掌声四起,太解气了。

    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施岚吃了两口饭,看着身边这个兴奋的小丫头,问道:“你不怕吗?”

    “为什么要怕?”柳冰指了指头顶的盘旋的无人机说道:“我哥弄出这个玩意儿来,把这个镇上的小偷都给记熟了,前阵子在镇子成堆的小偷现在一进镇就被盯上了。这个时候还敢下手的,应该是候鸟偷,打死也不为过啊!”

    “候鸟偷,这是什么意思啊?”施岚若有兴致地问道。

    柳冰笑道:“这是我自己发明的词呢,他们呢就像外出打工的一样,每年过完春节就坐着火车一路偷到外地,第二年快过春节的价时候又一路偷回来,是不是跟候鸟一样啊?”

    这话顿时把郁闷了一天一夜的施岚逗得咯咯直笑,“你这小丫头,可太逗了!”

    “逗吧?听说你昨晚让人给教训了。”

    一句话就不逗了,施岚的脸顿时沉了下来,“是不是都传遍了呢?”

    柳冰点点头道:“传是传遍了,不过也没有笑话你的意思,这个镇上好多人都明白一个道理,方长说的话,只有对没有错。不是没有人去质疑,而是没有必要,因为他从心里想让大家过上好日子。”

    “那也不能以暴制暴吧?”施岚不服气地说道。

    柳冰点点头道:“我看出来了,刚才那小偷挨揍的时候,你眼神当中有不忍的神銫。你换个场景想想,你爹在重症监护室里躺着,你兜里千辛万苦救爹爹告釢釢地要来的几万块钱转身就被他顺走了,然后你爹我是比方说,你爹就死了,你该怎么办?”

    “我可能会疯吧!”

    柳冰摇摇头道:“不对,如果我递把刀给你,你会毫不犹豫地把他给剁了。”

    施岚听得心中一震,不可思议地看着柳冰,这一瞬间,她好像真的动了这种念头。

    再想想刚才电话中的内容,如果不是方长的话,那架飞机,后果不堪设想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