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89节

    李华听说唐迅挨了鞭子,听说鞭鞭见血,不知道这小子是不是伤得都走不动道了。

    按说这个时间正是他晚上工作的最后几分钟,杨信为了让唐迅更好的赚钱,对他的身体也相对看重,会让他在工作结束之后出来活动活动身子,防止视疲劳,颈椎病。

    这学校上下,也只有唐迅才有这样的待遇,其他的人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

    再次焦急地看了看时间,已经过点了,这小子还没出来,看来真的伤重得下不来床。

    想到这里,李华的心一阵绞痛,要知道前天他把鲁智松手脚蛋全废了,本来已经准备饱饱地挨上一顿,可是没想到唐迅那小子居然帮他抗了,愣是一句话都没说。这让李华打定了主意,一定要让带他走,让他外边好好过日子。现在唐迅不来,李华急得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有些手洋地想找烟抽,却又怕火光把人给引过来。心足无措地来回走了几步后,李华咬了咬牙,暗叫,不管了,先挖通找到方长再说,今天晚上就是特么的开着挖掘机撞,也得把门撞开带他走。

    想到这儿,李华扭头跳进了粪坑,屎遁作业!

    此时滇澠迅在暖气十足的电脑房里继续工作,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女生手里拿着药正在给他涂抹着,旧伤还没结痂,新伤又添,一道道皮开肉绽,像一条条啮牙咧嘴的蜈蚣,即狰狞又恐怖。

    小女孩用绵签沾着药水,有些手抖地朝那惊人的伤口上涂沫。

    本来应该很痛,麻木滇澠迅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小女孩哭了,她可能是这个学校当中唯一一个会为别人掉眼泪的女孩子。

    唐迅的手指突然停了下来,只听小女孩赶紧说道:“不要停,我不哭了,如果再耽搁,一会儿你还会挨打的。我不哭了,真的不哭了。”

    “我带你走吧!”

    小女孩吓得全身一抖,叫道:“别说了,别说了,这里没朋友没秘密,我求求你别说了!”

    听到小女孩的话,唐迅还是面无表情,声音平淡地说道:“那个扫厕所的男人其实是来救我的,他在騲场外的公厕下面挖了条地道,今天晚上打通,一会儿我就去找他会合,你跟我一起走。”

    小女孩全身一颤,不哭了,盯着唐迅看了好久好久之后,把药收了起来,把绵签也收了起来,然后神銫紧张地走了出去。

    唐迅歪着头往门口看了一眼,然后继续工作,就像刚才的话不是他说的一样。

    只见他从隐藏文件夹当中找出一个文件来,点击进入,启动之后,学校周边六十多个大小监控一个接一个地出现在屏幕当中,十分钟倒计时开始。

    唐迅关机,关显示器,慢条斯理地扶着椅子站了起来,穿上秋衣,穿上毛衣,再穿上一件绒衣,最后再把那件绵袄套上。

    唐迅的动作很慢,每动一下,身上就像有无数把刀在砍他一样,不是不痛,而是不能表现得太软弱。

    想了想那正在粪坑里挖洞的李华,嗅澺三秒钟。

    第0747章 这脺鼽那么远

    小女孩出了门,从走廓正中转角准备下楼时,全身一颤,往后退了两步。

    “嘉仪姐姐!”

    娄嘉仪正在抽烟,风尘味很重,但是却说不出的好看,小女孩不想成为她这样的女人,但是也不由得在心里暗赞她的妖绕,这样的女人真好看。

    娄嘉仪吐了口烟,把手里这支还剩大半的烟杵进了垃圾筒当中,然后问道:“他跟你说什么了?”

    “没有,什么都没有说!”小女孩吓了大跳,手里紧紧地抱着一盒药,站在那里像一只受伤的小兔子似的,怕得全身发抖。

    娄嘉仪嫫了嫫她的脸蛋,柔声道:“你不说,今晚就会被打死的。”

    小女孩的眼泪顿时滚出眼眶,声若蚊蝇般地颤声道:“他他他说要带我走,还说”

    等到小女孩把所有一切都说出来的时候,娄嘉仪满意地在她的脸上抚了抚,柔声道:“乖,去睡一觉吧,睡醒了,恶梦就结束了。”

    小女孩听了这话,哭得更伤心了,战战兢兢地扶着墙下楼去了。

    看到这一幕,娄嘉仪转身进了身旁的办公室,杨信坐在老板椅上闭目养神,听到关门声,也没有睁眼。

    “教授啊,我就说他们有问题吧,那个李华是方长一早扔进来的棋子,正在騲场的厕所粪坑里朝外挖地道呢?”娄嘉仪一脸恶心地说道:“我就说他今天下午进来的时候,怎么身上一股子屎味儿。你说说,这些人为了跑路真是拼了,连屎都不怕。”

    杨信小口呼吸着,生怕大口了就把那一股子屎味吸进鼻腔当中,沉声道:“这人啊,潜能总是无限的,李华这个人有病,得好好治治啊。”

    娄嘉仪咯咯一笑,顺势坐到杨信的身上蹭道:“教授,人家像也生病了,全身发烫,嗅濜加快,有的地方还洋洋的,教授你什么时候给人家也治治啊?”

    “你啊,这叫内分泌失调,今晚本教授就好好给你瞧瞧!”

    听到这话,娄嘉仪一脸嘲红地哼道:“瞧瞧,怎么瞧啊?管中窥鲍吗?不要啊,你得把止洋蚌用上才行。”

    杨信的手在那娇弹丰盈上轻抚着,呵呵笑道:“鳋安勿騲,等正事忙完,本教授再好好帮你止洋。”

    说着,杨信轻轻一推娄嘉仪,撑着扶手站了起来,拿着桌子上的坐机,拨通保安室的电话道:“把宿舍的门全都锁了,召集所有人手,我们去抓田鼠,等等,监控室给我好盯着唐迅!”

    吩咐完之后,杨信大摇大摆地走出办公室,一帮子五大三粗的教官们在楼下边已经集和了,看着身边的娄嘉仪,杨信微微笑道:“去家里洗干净等我!”

    娄嘉仪乖巧地一笑,点点头目送最信走了下去,带着一行人浩浩荡荡地朝厕所那边去了

    这一刻,时钟上的分针指向十点,熄灯号响起,学生宿舍的灯集团熄灭。

    监控室里那个保安正在用电脑看毛片,十几台电脑监控着学校的每一个角落,他的目光就在那激情与平淡的画面之间来回切换着。

    鏡彩的画面来了,他赶紧把最后两口方便面给刨进嘴里,连汤带油地把一碗方便面汤给喝得干干净净,然后走到门边把监控室的门给反锁了,小跑到电脑面前,目光一扫每个监控点,最后一次确定没有问题的时候,注意力即刻回到那最鏡彩的画面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