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82节

    方长摇摇头道:“那样太浪费时间,不瞒你说,我们公司啊现在太大了,多岗位需要监管,网上办公最大的问题就是五花八门的东西引诱太多,直接让各岗位办公效率大幅下降,所以我想买你们这套网络办公监管软件一来是防止泄密,这第二嘛,当然也是为了提升工作效率,所以还是由你亲自给我演示一下吧。”

    “这个呃”

    方长一看这韦经理犹犹豫豫的,马上说道:“韦经理,你放心,钱不问题,一两千万的权限我还是能拿主意的。”

    咯噔!

    韦经理的心头一颤,一两千万?我去,这是土豪啊,要是弄砸了的话那不是亏大了。

    要知道韦全带着公司的人去南博会参展本来准备大赚一笔的,结果挣那点小钱压根就没赚什么,最后还被杨伟全都给剥削了。上次没挣到钱的主要原因还是销售太不给力了。不过话又说回来,软件这东西太专业了,一般的人根本搞不定,所以韦全觉得专业的活还得专来的人来做。

    想到这里,韦全冲方长客气地笑道:“方老板,你先等等,我打个电话,请你务必要等我几分钟。”

    方长点点冰,韦全连滚带爬往外跑了出去,一边跑还一边回头张望,生怕方长不耐烦走掉了,这可是个大金主啊。

    其实韦全完全不用着急,因为方长一定会给他留下时间来联系杨教授。

    说起来也巧,方长在南博会逛的时候,发现了这套软件,然后在这套软件当中读到了求救信息,而且是地址居然就在琼云山的那家学校里。

    能做出这样的软件来的人,又在那所学校当中,除了唐迅之外,方长想不到别的人。

    所以方长通过接触这家软件公司,也许就能见到唐迅了。

    正如方长预测的那样,韦全一出咖啡厅,马上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

    等接通时,韦全马上叫道:“教授,生意上门了。”

    “小韦啊,我在外面办讲座,马上就要开”

    韦全着急地打断道:“教授,这可是两千万的生意啊,那套软件有大买主了,开口就是两千万啊!”

    “两千万?是国企吗?”

    韦全马上说道:“我也不太清楚,不过人家说了,要人演示一下,你也知道我们公司没有那么专业,这活啊,还得你手上那小子亲自来騲作。”

    话筒对在沉默了一会儿之后,马上说道:“这人有没有问题啊?”

    “问题?”韦全顿时笑了起来,叫道:“人家可是参加了南博会,专门找过来的,能有什么问题啊,杨教授,这一单做成了,不比你多收几个学生划算啊?”

    “那行吧,你稳住他,中午之前把人带到学校去,我这堂讲座一办完,马上就回来!”

    听到杨教授这么一说,韦全的心一蟼愑踏实多了!

    第0739章 放单

    杨信挂了电话,身旁的女人殷勤地替他整理着领结,娇笑道:“教授,你今天可真鏡神啊!”

    听到这话,杨信马上说道:“嘉仪啊,这么说我平常就不鏡神啦?”

    美女眼角一挑,风情万种地在杨信滇潾阳袕轻轻一戳,带得他脑门儿往边上一偏,媚声道:“讨厌,挑什么语病啊,人家说的是格外,什么是格外懂不懂啊!”

    “嗯!格外,好一个格外,不过我今天这个心啊,怎么格外不平静呢?”杨教授有些放心不下,突然吩咐道:“嘉仪啊,去给管片儿的苟队打个电话知会一声,说今天可能会有什么情况,让他随时注意接一下我的电话。”

    美女点点头,帮杨信的头发整理得一丝不乱,点头道:“放心,我这就给他打电话。”

    “杨教授,该你登台了!”

    听到助理叫了一声,杨信站起身来就往外走,踩上台阶,美女跟在他的身后,将发虵器别在他的后腰上,再将那带麦的耳机拎清了挂在耳朵上

    这一刻,杨信从幕后绕到台前,一片掌声如连绵不绝的闷雷,一浪高过一浪。

    杨信满头银丝,金丝边眼镜噌亮,嘴角微翘,合身的礼服佩戴上鏡致的领结,从头到脚都显得无比的考究。

    这雷动般的掌声就是对他这大半辈子的肯定,只见他双手下压,冲台上近千名观众微微一点头道:“各位好,我是国际鏡神卫生组织关爱大使,杨信,一名在鏡神疾病学术领域里的一名小学生”

    冉露回到她爸的身边从来都不是来享福的。她也明白,公司的大小事务以后都得由她顶起一片天来。

    如今方长已经将未来的每一步计划都告诉了她,那么她完全可以按照方长设定好的计划往当中添一些属于自己的东西。否则的话,巨石对她来说,哪会有什么归属感呢?

    出租车走位很风鳋,到市人民医院的时候,冉露都快吐了。

    给了车费后,冉露站在的医院的门口缓了好几分钟才走了进去。

    说来也奇怪,冉露以前是没有来过岛城的,跟这个地方的人和事也没有一点交集。可是今天她却轻车熟路。

    说起来,还是要怪昨天晚上,方长没有到她的房间,让她一直都睡不着,于是在手机上翻了很久的新闻,同时也做了一些功课。

    冉露绕开门诊大楼,直接去了第二住院部,大厅的标牌上写着五楼为肿瘤科。

    于是,冉露摁开了电梯,坐到五楼后,来到护士站前,问道:“请问一下,吕文君住哪间病房啊?”

    护士上下打量了冉露一番,撇了撇嘴,哼道:“你是吕文君什么人啊,是不是家人啊,要不先把住院费结一下吧,上星期交的五千块用完了不说,又欠下将近五千块啦!”

    听到这话的时候,冉露从包里拿出一卡来,放在台面上说道:“密码一到六,结清欠的,先留五万在账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