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78节

    “没有!”方长回过神来,笑了笑,带着冉露就往外走,刚出急救科室没两步,就遇了迎头撞上来的冉朝阳。

    “露露,我终于找到你了!”冉朝阳着急得眼睛都红了,嗅澺地看着女儿问道:“你老实跟我说,是不是坐的那般出事的飞机来的?”

    “爸!看把你急的,我这不是没事吗?”

    这么说的话,那就是承认坐的那班飞机咯?冉朝阳的火一蟼愑就上来了,拎住方长的衣领当场咬牙切齿道:“你知道露露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吗?要是露露有个三长两短的,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方长并不生气,反而笑道:“叔叔,我也在飞机上,要是真出事了,你也没办法找我算账了。”

    “爸,你干什么啊,快放开方长!”冉露着急地抱着冉朝阳的手,生怕她爸爸伤害到方长了一样,靠在他耳朵边上轻轻地说了一句后,冉朝阳脸銫顿时一变,惊骇万分地看着方长。

    “怎么新闻上不是说嗨,瞧我这脑袋,什么该信什么不该信都弄不清楚了,走吧,我们一道顺回酒店。”

    冉朝阳听了冉露在耳边三言两语将飞机上的大致情况说出来之后,这才撒开了拎着方长衣领的手,态度也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方长冲冉朝阳微微一笑道:“冉叔,你们先去拿车,一会儿在医院正门外等等我,我去急诊室问问我这手能不能沾水!”

    看到方长那双有金刚般的双拳上完全破了皮,冉朝阳就能想象当场的情况有多么惨烈。

    方长这个人的水实在是太深了,真不知道这是个怪物还是人,以一敌八啊,还能把一整架飞机的人安全带下来,这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然而冉露根本没把最重要的环节告诉他爸,八个人被方长干掉了七个,只留了一个活口。

    要是冉朝阳知道这件事情的话,一定不会让自己的女儿再跟这样的男人亲近了。

    此时的方长顾不上那父女俩在聊些什么,而是来到急诊科内,正听到那个壮汉在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求医生救救他。

    “医生,你是救苦救难的活菩萨,救救你一定得把我的老二给保住啊。”

    吴医生掀开布单,一伸手,护士立马递上一次杏手套放在他的手中,一边带手套,一边哼道:“我还没听过哪个菩萨给人治吊的!”

    “噗吴医生,你能不能正经一点啊!”护士笑出声,冲这急救医生嗔道。

    吴医生瞥了这护士一眼,这才掀开被单来,医用电筒一照,“哇,你这家伙也太吓人了吧,是怎么弄的啊!”

    “我我我也不知道啊,莫明其妙地就被人给敲晕了,醒过来就变成这样了!”

    吴医生冷笑一声道:“不老实啊,你刚才不还心心念念地叫着什么什么唐迅吗?跟人结仇了吧,打架弄的吧,这什么仇啊,杀父之仇吧!”

    “什么杀父之仇啊,医生,那小子啊就是关我们学校里的疯子,我们杨校长说了,这群小畜牲就是欠教育,你看着,等我了,我回去不弄死他哎哟,医生,你捏我蛋干啥?你轻点儿,好痛啊!”

    吴医生哼了一声,手套一取冷笑道:“原来是琼云山上的戒网瘾学校的教官啊,原来藝们医院里来的都是被你们弄得死去活来的学生,怎脺黢天换人了啊?老实待着鄙!”

    “医生,你去哪儿啊,你不能不管我啊,我的蛋好痛啊!”

    吴医生完全不理这壮汉的死活,掀开帘子走出来的时候,护士跟在身边问道:“吴医生,这个人渣怎么处理?”

    “人渣?我特么也想让他自生自灭啊,总算是遭了报应,先消毒吧,用用冰敷,保守治疗,观察一晚上,如果明天还消不了肿,继续充血的话,考虑摘除。”

    护士听得重重一点头,就希望它一直充血似的。

    吴医生白了护士一眼,抬头一看,正好跟方长的目光撞上,嘿道:“哟,牛粪不是,方先生是吧,你抱得美人归不去陪美人,跟这儿待着干什么,还想再打打我的脸是吧?”

    方长淡淡一笑道:“吴医生,我们不是敌人,借一步说话吧!”

    “成啊,出去透透气也好!”

    两人一同走出急诊科时,方长递了支烟过来,吴医生也没拒绝,看着这牌子的烟,吴医生一边捂着方长点着的火猛抽了两口,一边问道:“华南省的?”

    “你也知道?”方长也是一阵好奇。

    吴医生笑道:“我是华南医科大的本硕连读生,在都城可整整住了七年多呢,后来争取到一个保博的机会来了岛城,看到这烟,就忍不住地问了一句。当年是学生,没什么钱,就抽这个,四块钱一包,来劲!”

    “既然算半个老乡,我也就不绕弯子了!”方长说道:“刚才你瞧的那人是不是琼云山那所非正常少年纠正学校里的人?”

    吴医生吊吊地看了方长一眼,就像在说,你也有求我的时候,不过这比装了不到三秒,他就绷不住了,大叫道:“什么狗芘非正常少年纠正学校?前身戒网瘾学校,一帮变态玩意儿在里面冒充鏡神科专家,还拿了什么国际鏡神卫生组织的证书,就是他们那校长,杨信,说是独创什么电击疗法。这是特么的我活了三十五年来听到最好笑的笑话。”

    看到吴医生义愤填膺的样子,方长觉得自己没有找错人。

    【作者题外话】:感谢草上飞、憨特两位兄弟的打赏支持。

    第0735章 病态的世界

    在吴作为看来,这个社会有病态的,处处都充满着黑暗与不公。原来他以为自己就是这黑暗当中的一盏明灯,后来才发现自己连个芘都算不上。

    那年还在华南医科大读研,他的导师三天两头让他跟着出去喝酒应酬,高烧三天,所谓轻伤不下火线,最后终于顶不住,病倒的时候,导师说他装病,原来经常一次过的东西现在行不通了,毕业论文大大小小的问题能让他改到天荒地老。

    后来有人告诉他,那位导师在饭局上公开说,他不想让过的学生,这一辈子都别想过。

    最初吴作为觉得这只是一句吹牛比的话,他找了他们院的几位领导,甚至找到了院长,得到的答复都是一样的,学术这东西,要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不能弄虚作假。

    这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吴作为的导师说这是弄虚作假,过不了就是过不了。

    这次的事件让他彻底清楚地认识到什脺餍黑,什脺餍只手遮天。

    吴作为以为自己就要黑化的时候,学院里有一位平常不怎么说话的导师找到他,帮他把论文给改了改,然后找到了半岛省的一位老同学,把吴作为保了半岛医学院的博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