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75节

    第0731章 七杀

    阿彪握着枪的手已经在发抖了,顶着方长的脑门心让他紧张到了极点。

    枪里没子弹,没子弹,怎么可能呢?不可能没子弹的

    越往下想,阿彪就觉得越不可思议,枪特么的怎么可能不装子弹呢。

    于是阿彪往后退了一步人,与方长拉开距离的那一刻,收回枪来一拉枪膛。

    咔!

    一颗子弹从枪膛中跳出来的时候,阿彪面銫剧变,大吼道:“卧草尼玛,你敢骗我!”

    枪口朝方长的面门甩去的时候,方长一个箭步冲上来,架住他的手一转,枪口硬生生地塞进阿彪的嘴里,方长的指头伸进那扣着扁机的指头前,一点一点地将他的指头往下摁。

    摁着摁着,砰!

    子弹穿喉,鲜血的从阿彪的后脑溢了出来,在地毯上边流边浸,很快形成一个血泊。

    方长面无表情地从这具尸体的嘴里把枪拿了出来,顺手轻轻敲了敲舱门,说道:“机长,请求降落吧,飞机上已经安全了。”

    “真的吧?”

    里面兴奋地问了一句后,马上抓起话筒呼叫道:“控制台控制台,飞机上情况已经得到控制,请求降落,请求降落。重复,重复”

    方长拿着枪,往外走的时候,看到那个临时升了舱的中年人,微微笑了笑道:“想不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

    中年男人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道:“我就说人生何处不相逢嘛,年轻人,这次,可真是多谢你了啊!”

    方长点点头道,“大叔,一会再聊吧,这飞机上还有两个他们的同伙没解决呢,我得把他们找出来。”

    中年人听得面銫一滞,他身边的年轻人正要起身的时候,中年人一下就他摁了回去,冲他摇了摇头。

    走进经济舱的时候,冉露站在走廓上,一脸平静地看着方长,淡淡地说道:“方长,我想通了,有时候,人是应该有牺牲鏡神的。如果我的死能换整架飞机乘客的生命,我觉得很值。”

    方长听得心中一暖,正柔情地看着冉露的时候,在冉露的身后露出半张老头的脸来,他手里那把枪是方长刚才扔掉的。此时枪口正顶着冉露的后脑勺。

    老头突然狂笑起来,大叫道:“年轻人,把枪扔了,跪下!”

    方长摊开手,一翻转,手枪掉地,淡淡笑道:“你比我大不了多少,一个简单的化妆术而已,还真把自己当老头了啊?”

    老头全身一颤,冷声道:“干掉经济舱两个,机尾一个,你却说还有五个,头等舱只有三个啊,我现在才知道你原来把我也计算在当中了,不过你的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吧,加上我,也只不过才七个人而已。我好奇,你是怎么知道我的身份的?”

    枪口横移,老头从冉露的身后走了出来,照着方长的脑袋就顶了过去。

    方长没有动,微微一笑,说道:“化妆请专业一点,你看看你这双手,跟你的脸完全就是两个年纪,从你坐下的那一刻起,你的身份就暴露了。”

    就在老头愣神的一瞬间,冉露突然朝他扑了过来,一把抱着他的手。

    老头猛地一甩,将冉露给推得撞在了座椅上,整个人都懵了。

    然而等老头回过神来的时候,迎上的就是方长那一双冰寒刺骨的双眼。

    “你敢动我的女人?”方长冷声低吼,如野兽一般地扑了上去,老头也是练家子,抬起双臂一挡时,方长抡臂怒轰一拳,硬是打穿防御,将他干得仰头翻倒在地,还没来得及起身,方长跪坐在他双手之上,一双手拳头如狂风暴雨交替轰砸,那力道用足了十分,一丝留手的余地都没有。

    周围的人看得一阵解气,看惯了血腥的他们此时已经不再害怕了,正想替方长呐喊助威的时候,那个西装笔挺的金丝边眼镜扶了扶眼镜,迈出一步来弯腰捡起地上那把枪,走到方长的身后,顶着方长的后脑。

    “结束了!”

    咔!

    扣动扳机时,没有枪声响起。

    方长也没有因此停下,硬是把身下这个老头的人皮面具打穿,打到他没有一点气息的时候,这才站起身来深深地吸了口气,转身迎着枪口,冷静地不像人地说道:“我都说了是八个,如果你不出来的话,还真没有证据证明你就是这八个人当中的一个。”

    金丝眼镜男听得一愣,连续又扣了好几次扳机,看到方长冲他摊开手,露出掌心当中的六颗子弹来,比这个更绝望的是,方长横手一挥,掌带尖锐之物硬是从这个体面的男人脖子抹了过去。

    原来颈动脉被割之后,是像高压水枪一样朝外喷的啊,原来电视里都是骗人的,要么往外慢慢流,要么连血都没有。

    看着这个如同喷泉一样的男人拼命地捂着自己的脖子,方长这双眼睛冷漠得不带半丝情感。

    五杀暴走!七杀超神吹不动了!

    飞机下降,倾斜之时,金丝眼镜男仰头栽了下去,倒在地上不再动弹。

    直到此刻,整架飞机当中才算安全了。乘务长从地上爬起来一边哭着一边朝方长的怀里扑,方长一把就将她推开了,叫道:“这时候占什么便宜啊,看看你的同事们有没有受伤,还有这两名安保,问问地面的救护车准备好没有。”

    乘务长回过神来,抓起话筒道:“机组成员请緡,检查各部份安全状况与人员健康状况”

    迎着冉露的笑容,方长走过去,将她拦腰抱起走回了自己的位子上放下,系上安全带。

    前后左右投来感恩的目光,看着这一对英雄般的情侣,目光热情,点头致意。

    方长并不想跟他们有什么瓜果,更不想批评他们的冷漠。在死亡的面前,他们可以选择任何保全自己的方法。方长尊重,但并不欣赏。

    相反,冉露的表现让他觉得这个女人在关键时候做出的选择是多么的勇敢。

    紧紧地握住冉露的手,听她问道:“如果我死了,你会哭吗?”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