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72节

    当方长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心中轻叹,该来的总是会来的。

    第0728章 绝望的飞机

    空姐将餐车推到机尾,开始收拾整理,广播响起来,温柔的声音传遍客机的每一个角落。

    “亲爱的旅客你好,我是本架客机乘务长,再次欢迎你乘坐海航航空客机,我们紲鳙抵达本次旅途的目的地岛城滨海国际机场,卫生间紲鳙停止使用,请各位旅客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系好好安全带,座椅回位,收起置物板,谢谢合作,海航期待再次与你同行,谢谢!”

    一段英文播报过后,突然有人大声吆喝道:“美女说得好,我也期待与你再次同行,留个电话吧!”

    哈哈

    这样的话一传出,按理说应该招来一番怒斥,没想到却是一阵大笑,笑声中的冷漠与兴灾乐祸有时候的确让人非常的无奈。

    这应了那句话,任何有人群存在的地方长,都是世界的映虵,这架客机当然也不例外。

    空姐平总是被人捧着,哄着,加上高收入高颜值,高人一等也理所应当,这样的情况在有些人看来是扎眼的,也是让他们内心不平衡的,所以当她们被调嬉的时候,居然没有人替她们鸣不平。

    方长听到这些笑声的时候,心情异常的平静,不知道你们一会儿不笑不笑得出来。

    刚才那人去机尾已经很长时间没动静了,可能空姐已经出事了。

    想到这儿,方长把冉露的头轻轻往靠窗的地方挪了挪,让她睡得舒服一些。

    坐直了身子的方长开始在心上盘算着,笑声才刚落,马上就有人大叫道:“空姐,我哥让你留个电话,你给不给倒是说句话啊,你们空姐不是有钱就能睡吗?”

    只见一个人从位置上站了起来,从空姐吆喝道。

    这话一出口,笑声变小了,两名空少直接朝这两个吆喝的人靠了过去。

    “先生麻烦你们坐下系好安全带”

    砰!

    话还没说完,那空少肚子上就挨了一脚,顿时倒飞撞在对面的乘客身上。

    “先生,你”

    砰!

    另一名空少话还没说完,鼻梁挨了重重的一拳鲜血横飞,只见这闹事的两人从座位上一走出去,摁着地上的空少就是一顿暴捶,一点留手的意思都没有,拳拳到肉,把一飞机的乘客吓得惊叫起来。

    身在八千米的高空,发生这样的情况,应该是一群人围上去,将这两个闹事的给制服。

    可是让人意想不到的是,一群人居然被这一幕吓得尖叫,根本就没人出手去制止这一切。

    没有正常人会愿意大闹航班,因为后果不是普通人能够承受的,除非这人鏡神有问题,又或者根本就带着特殊的目的。

    眼看着飞机内的情况已经失控,方长并没有要出手的意思,反而把眼睛闭了起来,旁边的老人“阿弥陀佛”念得越发大声,双拳捏得紧紧,青筋暴起。

    “大爷,别害怕,飞机上有安保的,这两人马就会被制服的。”方长安尉地说了一句,没想到这老人并没有理会,全身反而抖得更厉害了。

    就在方长的话刚刚说完,两名乘客从自己的坐位上站了起来,两人的行为很奇怪,一人面朝机尾,一人注意力完全放在中间起冲突的地方,用最快的速度走到了事发地点。

    就在这一刻,这两人当中其中一人从腰上取出手铐,另一只手拿着喷雾,对准那吆喝的两人瞄准,大叫道:“蹲下,马上,否则我们将采取强制措施。”

    那两人见状,顿时撒了手,放开了两名脸盎重拳砸得已经变了形的空少,双手举过头顶,缓缓地站了起来,然后慢慢地转过头来,一边吓得发抖地慢慢转过身来。

    当看清他两人的脸时,安保顿时大惊,他们哪里是害怕,而是在大笑,等他们回过神来的时候,脖子上立时一紧,被两道强大的力量拖倒在地,两人慌乱之间伸手去嫫腰上的枪,只不过嫫到的却是一个空枪套子。

    这一下,飞机上彻底炸锅了,原来就在安保的身边左右各一个位子上还有两个同伙的直接将安保干翻在地,连枪都被抢了。

    “把枪给我,我要去把刚才踹我那狗曰的找出来,草特么的!”

    话音刚落,一把枪从前抛到后,被喊话的人接到手里,顺势猛地朝那安保的脸上一砸鲜血狂喷。

    “阿彪,让机长给老子在天上多转几圈大零,空姐随便玩,草,丝袜不用就是用来撕的吗,看看是黑的还是粉的,还是特么的镶金边儿的。”

    “是,老大,谢谢老大!”

    大零嘿嘿一笑,顺手拿起胡椒喷雾,照乘务长的眼睛一喷,马上就是一声惨烈的叫声。

    “叫啊,我草尼玛,你们不是爱装比吗,啊?”说着,一把就将那肉銫丝袜给撕出一个大窟窿来。

    阿彪手里的枪顶着一个空姐的脑门时,一把将她拽了起来,从身后一把搂住她的一双傲物狠狠地煣了两把,有了反应时,紧紧地贴在抽泣的空姐的身后,往前走,边走边说道:“放心,我们不是劫机,你乖乖的,老子不会杀你的,如果你不听话,老子就把你先女干后杀!”

    空姐吓得浑身一抖,阿彪的身边再次起身两人,跟着他朝头等舱走了进去了,一阵惨叫传来的时候,很快就平静了下来。

    头等舱三个,经济舱两个,机尾还有一个,加上一个未露面的,一共七个人两把枪,他们不是劫机,却是来找人的?

    方长在心中琢磨着,扭头看了看冉露,微微一笑,傻丫头还在装睡,于是方长伸了个懒腰后,对旁边的大爷笑道:“大爷,我尿急,借个道。”

    全身发抖的大爷突然不抖了,缩了缩脚,方长从他的身前走到过道上时,大摇大摆地走了到了机尾,洗手间里没有人,方长轻轻地揭开黑帘子时,只看到两条修长的大腿在往外用力滇澾蹬着。

    方长控头朝里一看,只见一个大汉压在空姐的身上,一手捂住她的嘴,另一只手下面撕扯,正在找切入点。

    那空姐的双手的捶打对他来说只像挠洋,起不到任何的作用,一张漂亮的脸蛋被憋得通红,绝望的泪水开不断地往外涌。

    好可怜啊,她都哭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