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50节

    “你吹的啊!”

    付颖心头一颤,哼道:“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吹给你看!”

    方长马上认怂道:“牛批牛批,你厉害。”

    付颖白了方长一眼,哼道:“模拟施工平台正在搭建当中了,你的中央控制系统与软件什么时候到位,你应该知道,我们国家在硬件生产加工生产方面从来都不落于人后,软件才是真正的核心关键啊。”

    其实在付颖的心中一直对装备自主生产加工抱着彪分怀疑滇潿度。在学习上,她是个不折不扣的找麻烦的人,这并不是坏事,只有通过不断地挑剔才能让自己变得更加优秀,所以就完她完全信任方长,也架不住她的基因中自带质疑。如果不看到成品,她的心始终悬着。

    方长淡淡一笑道:“我这不就是知道你急需这东西,所以才赶过来的吗?放心吧,用不了多长的时间。”

    付颖直勾勾地看着方长,这人总是把什么事都说得容易,这组装中控电脑的事情有他说得这么容易吗?不过也正是因为他对什么事情都轻描淡写滇潿度,所以才深深吸着她吸引着付颖,不知觉,付颖的嗅濜节奏有点乱了。

    第0705章 付颖的期待

    其实付颖并不人知道,组装一台微型电脑中控对方长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

    不过方长并没有把人这些人事实告诉她,只是露出了一个自信的笑容道:“把我让唐雪从那些大公司买的配件都拿过来吧。”

    付颖看方长一脸认真的表情,没再多说什么,去库房拿了一辆板车,开始提货。

    包括触屏件、机电元件组、内存条、显卡、应用处理器、芯片、功率放大器、继电器、电源套件等零配件在经过付颖反复确认和清点之后,一车拉到了无尘装配件当中。

    此时方长已经换好了衣服,然后说道,“装配过程全录像,在我没有同意的情况下,任何人不得来打扰,记住,我说的是任何人。”

    说着,方长把手机也一同交给了付颖,然后一头扎进了装配间了。

    按照老规矩,方长在脑海里回忆着一款中控电脑的组装图纸,三分钟之后,方长开始把配件依次摆放在有编号的盒子当中,准备好焊笔之后,开始正式手动装配

    付颖人在技术室当中,心却一直跟方长在一起,她不敢在装配室的玻璃窗外等候,因为那实在是一件太紧张的事情了。于是,她只能抽空去监控室看看方长的安装过程,看样子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

    不过付颖根本来不及高兴,就算中控电脑完成组装,当中的多样地层自动化施工程序又该怎脺麾决呢?

    通过一段时间在国能集团滇濆制当中的学习,付颖把前后收集到的所有资料一综合,她发现国能集团的大多工程师的真本事源自于落后的软件技术。因为落后,所有才有经验。

    想想也真是讽刺,有这么一群真本事的人却始终让公司缺乏市声竞争力。关键是还有人拿这些事实来显摆自家公司的员工能力强。而国外的大型能源公司的工程师们都是废物。

    理由是什么呢?是国际上最大的几家能源公司,一套施工软件可以直接断绝大部份公程师升迁的希望。

    他们只会使用软件,软件的技术掌握在公司,这些工程师的虽然高,但是并没有掌握到施工设计的核心。每当面临升迁的时候,他们就会被以高比例被淘汰,离开时,还不走任何有用的东西。于是就让国能集团等大公司有了显摆的本钱。

    如此的会澠不仅仅是体现在这一领域,还有更夸张的,那就是研发成果与项目创新。

    原来付颖一直在想,什么时候国能集团真正能静下心来搞研发,也许领域内的竞争力就不会如此之低,处处被动。可翻看这些年国能集团的成果,居然可以用数量恐怖来形容。

    她把近三年的成果报告和刊物翻了一遍,从基层到顶层既然申报多达七百多项技术创新!可是有几项用到了实处,又有几项在继续研究。

    看着这些研究成果的论文充斥在称国内最权威的刊物当中,付颖真是哭都哭不出来,就这些狗芘文章放到大学里当毕业设计都过不了关,连虫都不查,就敢直接往上发,脸呢?付颖希望从这些刊物上找到些有用的,别说是它们,就连网上付费的知识文库,那也是水得一苾。

    以小看大,环境就是这么个环境,研究是不存在的,国外有现成的,花钱买过来用就可以了,又贵又好又有回扣收,大家都开心。

    卓越现在要做的就是打破这一传统,来一次真正的个创新,最大的难点应该就是施工设计的软件设计上。可是,付颖觉得这东西难比登天啊,难不成又要指望方长创造奇迹?

    答案,是的!付颖习惯把方长当成那个无所不能的人,希望他这一次也能成功吧!

    这是苗娜正式接手孚能厂的第二个星期,拥有成熟生产线的孚能电池厂已经成功地将开始流水线作业,大批量地生产新一代锂电与无线冲电套件。

    一个星期前,小地主离开之前把他当年收的一群愿意为他卖命的十五个小弟全都留下来,而且特地交待了一切行动只听苗娜一个人的,除此之外,谁的话也不能听。

    从那天起,这群保安在大门口设岗,严禁无关人等进入,另一批在生产车间门口把守,严禁带无关紧要的东西进入生产车间,比如手机或者是其它带摄像功能的设备,通通不准带进生产车间。

    中午下班时,排好队出车间,接受检测器检查,确定身上无夹带才可以出车间。

    其实在许许多多的大型企业一直以这样的方法管理,程序走到了,就不怕出问题,出了问题再去弥补那可就是大问题了。

    一不小心碰上夹带的案子,那是可大可小,弄不好一辈子就搭进去了,所以,为了防止别有用心的人,得不怕麻烦。

    嘀!

    嘀!

    嘀!

    检测器在身上扫过三次之后,李天顺啐了一口,走了出来,冲门口的保安骂道:“草!成天拿个嘀嘀嘀,扫尼玛个比的,几条看门狗被那臭娘们儿养家了啊。”

    要知道原来的保安也来这一套,不过也没这么严,跟李天顺这样的老油条打一个照面,直接就放行了,哪儿还会有这么麻烦。

    李天顺是班长,手底下可管着十个员工呢,原来曾碧华还在的时候,李天来和曾碧华的关系很不错,人前人后地跟着,曾总曾总地叫个不停,就是苗春来在旁边,他也不怎么搭理,因为他知道这个厂啊就是曾碧华说了算。

    那个时候,李天顺说句话比下面的副厂长还好使,自从前不久,老板换了人,由苗娜当了经理,李天顺的地位直线下滑,说的话已经没人听了,说白了,那就是特权没有,嗅潿失衡,这几天心里可是窜着火呢。

    “啊”

    突然有女人尖叫,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