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42节

    周芸偷偷笑了很长时间,忍不住地说道:“方长,你这么喜欢这凶罩,我送你一件吧,你晚上抱着睡,说不定还有感觉呢。”

    卧草!臭丫头,找啪啊这是!

    方长定了定神道:“你以为我在偷偷嫫你的凶罩啊?”

    “你不是吗?”

    “我是!”方长平静地说道:“我嫫了就是想告诉你,你的凶大太大,对凶罩的质量要求高,这些凶罩的穿戴时间太长,钢圈有点变形,再穿下去,对凶形有影响,到时候就该不好看了。”

    “不好看?”周芸的脸红扑扑的,抿了抿粉嫩的嘴滣后,晶莹闪耀地说道:“谁看啊?”

    “我看啊”方长妥口而出,感觉不对,迎上周芸那火热的目光,赶紧说道:“我看啊你还是早点睡吧。”

    “死去吧你,怂包!”周芸白了方长一眼道:“快讲,把我弄房间里来到底有什么不能当着施岚说的话。”

    “嗨,领导,在外人面前,我哪敢提醒你啊,私下咱们可以商量着来不是?”方长一边往行李箱里塞东西,一边说道:“你真的想好直奔万安去吗?既然你都找理由了,为什么做戏不做全套啊?”

    “做全套?”周芸好像不太懂方长的意思,于是问道:“你能不能说具体一点啊!”

    “你既然是去慰问的,那就都转转呗,都城不也有盂们的员工在野外作来公司的基地里给他们的车大修吗?”

    方长一句话,顿时让周芸清醒了过来。

    【作者题外话】:刚才在的地方信号不好,发半天只发了一章出来,剩下四章来了。

    第0696章 不好的预感

    周芸找了理由,不过并没有将这个理由合理地运用,说到底就是考虑得简单了一些。就算是走过场也得一家家地来,着急忙慌地直奔龙山就去了,然后再查一大堆问题出来,这摆明了就是冲人耿跃民跟他那帮兄弟去的,这矛盾恐怕大了点啊。

    听到方长的话后,周芸才发现自己是真的欠了一点,于是点头道:“还是你脑子好使,行,明天一早我就通知老耿,说我先去都城,我也得看看他们的车到底修得怎么样了。三机厂这边还等着用人呢。”

    方长点了点头道:“成,那你在外的时候,多注意安全,凡事让施岚多做一些,有她在,你的人生安全我也能放心一些。”

    “你在怕什么啊?”周芸看着方长那严阵以待的样子,疑瀖道:“我就是去下面查些东西,怎么搞得跟有生命危险一样呢?”

    方长叹了一声道:“人心险恶啊,很多事不得不防,你想想这快过年的,遇上这种节日,潜在的变态情绪都会随着心慌一点一点地释放出来,非常的恐怖。如果不是有施岚在,我不得让赵海、小地主、下山豹和朱集这四大天王亲自去保护你,不过现在有施岚了,比他们四个加一块还要管用一些,而且她是女人,和你在一起也要方便得多。”

    周芸听得心颤颤的,方长把施岚留下来,难道就是因为知道她厉害,故意让她来贴身保护的吗?

    一想到这种可能情,周芸的心啊就跳得乱七八糟的,有些躁动地问道:“你怎么也不打听打听到底出什么事了啊?”

    “除了钱,还能有什么事啊?”方长一副早就看破的样子道:“林佼就不用跟你去了,她家的餐饮要扩张了,这两天得跟加盟商谈这个事情。让她安排两个得力的会计跟着你过去就行了。”

    “好的!”周芸点点头,见方长把东西已经全都给她塞进了行李箱一副要走的样子,咬着嘴滣哼道:“帮我看看,还落下什么东西没有,明儿个一早,我就不再检查了。”

    方长打包东西极为细心,不会有所遗漏,不过周芸既然担心,那依在房间里依次转转,什么衣柜、斗柜都拉开看了看,最后再把床头柜给拉了开来

    刹那间,周芸的心都提到嗓子眼儿啦,那砰砰砰的乱撞就如同实质的声音从内而外,震得周芸的脸又红又烫,暗想,雅姐真是烦死了,给人家一盒这个东西,真是琇死人了不知道不知道死混蛋心里怎么想的。

    此时的方长勾着腰,撅着芘股全身发僵地看着床头柜里那盒有避套,口干舌躁,这这尼玛是挑衅,赤果果滇濘衅啊。

    一瞬间,方长的脑子里满是周芸那火爆身材,突然两眼一定,深吸一口气之后,就那脑子里不挂一丝的周芸换成了“魔鬼筋肉蛙”,嗯,很形象!这一蟼愑,方长马上就冷静了下来。

    “早点睡,明天还要出远门呢!”

    说着,方长连滚带爬地跑出了房间,周芸见状,伸手进抽屉,一把抓出那盒东西来,冲门口叫道:“方长你死混蛋!”

    砰!

    生气的周芸重重地又将那盒东西给砸进了抽屉,这个怂包在怕什么,怕本小姐会咬他吗?一想到咬周芸的脸又是一片血红,一个扑腾扎进被窝里,跟只大驼鸟似的把头埋进被子里,芘股却撅得高高的

    方长一出门,跟见了鬼似的,靠在外墙边上点了根烟,就开始一阵脟,过了好久才算平静下来,这死丫头这是要搞事情啊,连家伙事儿都准备好了,感觉要发生点什么就是分分钟的事情,要是再像前几次那么玩,搞不好就要出“大事”啦!

    “你失魂落魄地在这儿抽什么烟啊?”

    听到这声音的时候,方长吓了大跳,没好气地冲满身大汗的施岚叫道:“让你收东西,大晚上的跑什么步啊?”

    “夜跑是习惯啊,不跑睡不着,再说了,你看到我过来的时候,基本什么东西都没有,带什么啊,一个包就能把所有东西都塞进去。”施岚平声静气地说道:“方长,我想问问,你什么时候才让我跟着你啊?”

    “你跟着我干什么?”方长问道。

    施岚想了想,说道:“你别误会,我就想跟着你学学东西,具体学什么我也不知道,反正我就觉得能从你这儿学到很多东西。”

    方长一点头,说道:“跟我学东西,你不用问问题,按我说的话做,过一段时间你可能就会发现你已经学到你想要的了。”

    施岚两眼一定,仔细地体味着方长这话,一般人可能就觉得他胡说八道了,可是施岚却觉得方长这话没有一点的夸大,也许从第一天来到这里开始,施岚其实就已经开始了一个学习过程,只不过她自己还感觉不到而已。

    看着施岚两眼发直,方长杵了烟头,冲她说道:“这趟外出,你们一定会碰到麻烦的,不管发生什么事,你只能守在周芸的身边,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只能守在周芸的身边,要是周芸发生什么意外,你看我怎么收拾你。不要以为你家世背景强大,来做秘书委屈了你,这都是你自愿的,既然选择了,我希望你尽职尽责。你能保证吗?不能保证,我趁早换人。”

    施岚心中冷笑,这家伙的既然对她的实力与家世有一个极高的评价,那么又凭什么觉得自己保护不了一个女人呢?还真是矛盾。

    看到方长一脸严肃认真的样子,施岚马上说道:“好吧,我保证!”

    从她说出保证的那一刻起,方长就知道完蛋了,他也终于明白,一个身肩重任的女人为什么在外面飘着。这就类似于什么呢,一个家族的继承人被一帮子老家伙觉得她有点水,于是扔到世俗当中来历练。然而她总是觉得一切尽在掌握。对此,方长只能暗叹,年轻!

    不过这样也好,让她们刷新一下认知,感受一下世界的无底限也是不错的。

    施岚自信地进了门,在门口总感觉哪儿不对劲,想了想,这好像是第一次没有跟方长顶嘴吧?这种对话的方式虽然还是让她有点不爽,不过比起前几天来说,还是好太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