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38节

    周芸应了一声后,把电话给挂了,唐雪大姆指当场竖了起来。

    “周总,你刚才好帅啊,那种气质好像,好像有些有些方长的影子。”

    周芸听得脸一红,冲唐雪翻了个白眼道:“为什么要有方长的影子啊,他有什么好?”

    唐雪捂嘴一笑道:“他要是没什么好,唐总至于跟他在一起住那么长的时间吗?”

    “别胡说我,刚才真的有方长的影子吗?”周芸见唐雪小心异异地点点头,暗骂了一声死混蛋。

    唐雪见她没有太大的认同感,转而又说道:“其实可能也不是像方长,而是一种领导的气质。不过话说回来,周总你刚才借题发挥的样子真的是没谁了,耿经理应该找不到任何理由来拒绝吧。”

    周芸摇了摇头道:“我刚才不是借题发挥,而是在告诉耿跃民一个道理,做人不能太膨胀,特别是作为了一个管理者,更应该对自己的员工负责。方长曾经说,以人为本这句话根本就是一句芘话。”

    第0692章 学霸柳冰

    三句不离方长,这是施岚通过对周芸的认识总结出的结论。

    而且施岚还发现一个问题,身边的人似乎提到方长这个名字的时候都特别的服气。这让本来有些后悔留下来的施岚得到了一丝心灵慰籍,她应该可以从方长那里得到她想要的,至少这个唐雪就表示,在周芸身上看到了方长的影子。

    正当施岚这么想着的时候,周芸叫来了赵雅和付颖。

    “小芸,你找我们啊?”

    周芸冲赵雅微微一笑道:“雅姐,明天我带人去一线转转,这快过年了,大家归家的心情很迫切,我得去看看,不然的话,怕出事。对了,余经理也跟我一起去,家里就拜托你了。”

    赵雅点点头道:“放心吧,我会把三机厂看住的。”

    周芸目光一转,望着付颖,问道:“自动化模拟施工平台做得怎么样了?”

    付颖面无表情地说道:“有序进行,过完春节之后应该能初步投入使用,不过得配合中控系统协同调试,一个巴掌也拍不响。”

    周芸嗯了一声,笑道:“全公司上下就属你压力最大,一边要盯着装备配件生产,还能着手模拟平台的研发。小颖,你不会怪我吧!”

    付颖摇摇头道:“学以致用,这是对我最大的鼓励,放心,周总,我不会辜负你对我的信任的。”

    “好,那我走的这段时间,家时大小事物就麻烦你们两位了。”周芸感激地看了看两人,道:“行吧,都去忙你们的,余经理早点人下班,回去收拾一下东西,明天一早出发!”

    “不用了,周总,厂里还有大小的事情,该交接的要交接一下,我还得多嘱托几句!”

    说着,余平转身就出去了,唐雪紧随其后。

    这时,施岚在旁边好奇地问道:“芸芸,为什么方长说什么,就是什么呢,卓越不是你的公司吗?”

    周芸笑了笑,说道:“岚岚,我劝你要服气。半年多前,卓越压根不存在,我也只是一个小厂的厂长,深受体制所控”

    施岚听着周芸满脸幸福地将这半年多以来的事情说了出来,这听起来完全就是一个惊彩绝倫的剧本,让施岚的情绪跟着故事的波澜而起伏,有欢笑有紧张,她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由方长一人打造,会不会将他神话过头了啊?

    不过看周芸的样子,这些事情似乎并没有什么水分。

    当施岚还沉浸在那种震惊当中时,周芸说道:“卓越上下,外加玩创意、方文动力科技这两大公司,只要方长一句话,没有谁会质疑他半分,这样的情形并不只是因为他强大的气场,更因为他言出必行滇澵质。只不过他并不在意什么虚名,又或是压根不想自己太累,才毖得来的这一切分给了身边的所有人。你看到这些人对我的尊重,其实有一半是给方长。这家伙碍于我的面子,说不定早就给他们打过招呼,不准他们在我面前提起他。”

    “这算是可怜你吗?”

    周芸一听,差点没被一口水给呛死,皱着眉头叫道:“岚岚,你的情商那是真的低,你看不出来方长这是特地在照顾我的情绪吗?一个男人默默地为你遮风挡雨,这说明什么?”

    “说明他喜欢你?”

    一听施岚这话,周芸的脸上扬起一抹红晕,有些醉人,那微微扬着的嘴角掩示不了心中的窃喜,她知道方长对她有意思,可是这个死家伙为什么从来不说出来呢?

    距高考还有五个多月的时间,大部分的学校在这个时间都临近放寒假了。

    像一中这样一心想拿到省重点,朝国重出发的名牌中学,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机会来提高学生的成绩。

    早上做了两套题,下午就开始讲评,老师连午觉做梦都梦到讲典型题例。

    这个班上标配四十人,现在却挤着六十二人,感觉有些急促,但是学习的气氛却是非常浓厚的。

    黑板上嗒嗒嗒的粉笔敲击着黑板,写出整板公式与计算步骤,老师一边板书一边唾沫星子乱飞,讲得那叫一个慷慨激昂,全班学生的思路跟着老师的节奏往前走,听得一个个的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而在这些专心致致的人当中,唯独只有一个人闭着眼,她就是柳冰,这丫头騲着手,如同闭目养神一样,实在是有些扎眼,偏偏她又坐在第三排的正中,妥妥的c位。

    看得久了,就会发现一个特殊的情况,那就这位数学老师每讲一段,都会下意识地看柳冰一眼,直接发现柳冰的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老师这才辈心地往下讲。

    然而就在这时,柳冰突然一睁眼,老师的表情一滞,轻轻地将粉笔往桌上粉笔盒里一放,有些紧张地问道:“冰冰老师哪儿讲错了吗?”

    柳冰眼珠子转了转,在一堆人的注视下,赶紧走上台去,拿着卞刷把题目之下的所有步骤给刷了干净,一边做题一边说道:“刚才的步骤太繁琐,一共花了三十五分钟时间,如果真到了考试遇这么多的步骤,时间不够用不说,还容易出错,可以试试这种解题方法”

    说话间,柳冰用了大约十分钟,把这道题解了出来,然后走了下去。

    老师扶了扶自己的眼镜,仰头近视,像是一个古玩鉴定专家一样地欣赏着这幅“作品”,一边品味着,一边缓缓地点头,嘴里还伴随着鏡神病般的臆语,“妙啊,实在是太妙啦”

    铃铃铃

    下课铃声响起,老师意犹未尽地看了看时间,总感觉这铃声响早了些,确定无误之后,这才叹道:“冰冰这解题方法是可取的,而且让解题步骤也简单了许多,有手机的都拍一拍,今晚回家好消化,不明白的,我明天上课的时候会着重跟大家讲解一下。下课吧!”

    听到老师一宣布下课,柳冰周围的同学全都转过头来看着柳冰,一阵乱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