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35节

    “龙镇长,看不起人啊,我跟我哥那是什么关系,他只要吆喝一声,上刀山下火海,我陈斌敢说个不字,那就是王八蛋好吧!”陈斌一把端起大铁网子来,将边上一跺,红油冒光,浓香四溢,看得周围的人那是口水星子往外狂溅。

    “你特么别讲故事了,快穿起来吧,我的口水真的包不住了!”

    “老板啊,等你一只蛙,命都给我等没了,快点啊!”

    众人一看,这一批的烤蛙出炉了,那兴奋劲儿真是摁都摁不住。

    陈斌冲旁边的女人一使眼銫,女人不情不愿地拿一把加粗加长的竹签开始穿烤好的牛蛙,脸上带着各种嫌弃。

    这一蟼愑,陈斌腾出手了,趁这两分钟喘口气,往大路上走了两步,伸手进兜里嫫了包软中出来敲敲,震出一支来夹于指间点上,猛地吸了一口有点头晕地冲龙墨说道:“龙镇长,我陈斌别的本事没有,仗义啊。我倒霉的时候,全镇上下没一个看得起我的,是方长给我做了烧烤架子,找岳鹏先拿货后给钱,挣到了这辈子第一笔堂堂正正得来的钱。你瞅瞅”

    顺着陈斌的目光看去,龙墨看到了那个磨磨蹭蹭,皱眉不爽的女人,顺口一问,“你对相?”

    “是啊!”陈斌笑得跟个孩子似的,农村嘛,挣钱修房子叫筑巢,娶婆娘那叫引凤,一样要是落下了,都会被人指指点点说三道四的。

    陈斌不到十月开始卖烤牛蛙,这几个月过去了,先把林丽的钱还了,再把当初偷鷄嫫狗受害的人家的钱也还了,一天只卖五十只,不声不响地坚持到圣诞节的时候,已经挣了两万多,然后圣诞节那一晚上,就挣了七千多块,从那一天起的每一天,纯利不低于八百块。

    兜里装着钱,嘴上说话当然就硬气。这陈斌能挣钱的本事一蟼愑传到他对相家人的耳朵里,一个电话打给了他的对相,这不两天前坐着飞机赶回来的,未婚夫?踹了!厂工?辞了!来年?不去了!

    老老实实地守着陈斌,爱他,宠他,霸占他的钱!

    多眼了这个女人几眼之后,龙墨微微一笑道:“准备娶她啊?”

    “娶她?哼”陈斌觉得脖子有点痛,毕竟顶着一片大草原的确挺累的,冷冷一笑道:“娶妻娶娴,她什么比样,大家心里都有数,这事吧,我得跟我哥方长合计合计,别落下个始乱终弃的名声,我哥不也跟着我丢人吗?”

    “闭嘴吧你,哥哥哥,你也不嫌丢人?你比方长大多少心里没数?”龙墨白了陈斌一眼道:“帮这个屠宰场宣传一下,你现在都成镇上的劳模了,大家可都看着你呢,你说的话,比我管用!”

    第0689章 没点比数

    龙墨把陈斌这十五万赶紧登记了下来,有了陈斌这一笔大资金的投入,接下来几个村子里,谈起来肯定就要容易得多了。

    看看时间,龙墨也顾不上吃饭了,路过超市,买了个面包,拿了瓶矿泉水就往村子里面赶,真是为了这帮村民騲碎了心。

    “呸!”瞅着龙墨走远了,陈斌旁边的女人立马翻脸啐了一口道:“穿得花枝招展的,见了男人就痴笑,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女人。”

    听到这话时,陈斌歪了歪嘴,并没多说什么,新的一轮开始了,抬头看着排了七八米的队伍,陈斌大声吆喝道:“各位不好意思啊,顺着街边排,别影响了游客正常通行,天上无人机拍着呢,到时候安保该过来找我麻烦了。”

    众人一听,赶紧顺着排到了街边。

    陈斌一看,这才高高兴兴地打开铁网夹,然后将一只只腌制得美味的牛蛙平放在网上,准备下一波的烧烤

    女人在旁边一边给陈斌擦汗,一边不屑道:“什么狗芘辈保,不就是商家出钱养的狗吗?既然给了钱,那就是主人,狗还咬起主人来了,什么东西!”

    听到这话的时候,陈斌还是没吭声,嘿嘿一笑,全当没听到吧。

    见陈斌没吭声,女人接着道:“陈斌,你真的要拿十五万去投那个什么屠宰厂啊,你有这么多钱吗?”

    “没有啊!”陈斌摇头道:“没有也是想办法投,方长是我的衣食父母,对整个乔山镇都有大恩,他给我了饭碗,现在他又指财路了,傻子才不投呢。”

    “有这么邪门儿,他说能挣钱就能挣钱,财神爷啊?”女人神銫紧张地对陈斌说道:“阿斌,我跟你说啊,天黑路滑,社会复杂,这个人心隔肚皮,你怎么知道他是不是骗你的啊,你说说这个社会,你能相信谁?”

    陈斌瞥了女人一眼道:“我不信他能信谁,信你啊?”

    女人重重地点点头道:“你当然能够相信我,我可是放弃了莞市的事业回来跟你踏踏实实过日子的人,要一起过一辈子的人,你不信我信谁?”

    好感动,我都要哭了!陈斌暗想,嘴里说道:“这钱,肯定要投的,不但我投,你也要投,回去给你爸妈做做工作,拆迁补偿金你也有份,这是按人头点的,你拿一万块出来表示一下就可以了嘛。”

    “一万,你怕是疯了吧,我才不要出这个钱呢!”女人神情紧张地看着陈斌,冷冷地说道:“我不给,你也不许给,你答应给我们家三十万的彩礼,要是拿钱去投了,拿什么给彩礼,拿什么娶我啊,你不是还答应我要开一辆轿车来娶我吗,你哪儿来那么多的钱啊,不行,我不同意。”

    陈斌笑了,还是不吭声。

    如果自己拿不定主意去讨厌一个人,那么就在他作死的时候看着他,别去管他,听之任之,想怎么玩都可以,这样一来,你总会一脚踹死他的。

    陈斌现在就是这样的心理啊,当何菊回来的那一天,找到他的时候,他其实挺幸福的,可是当她嫌弃自己身上的烧烤味时,陈斌就知道这样的女人,哼,不能要。

    不过陈斌和何菊是有父母之命和媒妁之言的,如果就这么把她给踹了,传出去怕把他妈给气死。

    陈斌以前浪惯了,好不容易抱上方长这条大腿,开始踏踏实实地做起这生意来,又能发家致富,又能孝顺老母亲。这样的生活添个能帮他的媳妇简直就是完美。

    何菊没回来的时候,陈斌天天想着方长告诉他的话,等他月入一万,这个女人就会回来。他本来还满心欢喜地等着,等到她回来的时候,再想想方长当时的那张笑脸,看起来就不那么友好了啊。

    陈斌又不傻,把这事前后一结合,何菊这婆娘养不家不是明摆着的事实吗?何况她在莞市的时候还有男人,而且说的是马上就要结婚了,现在着急忙慌地回来,又是要彩礼又是要小轿车,还特么准备在洪隆市里买房子。

    这些火,陈斌可一点一点地都给压着呢。还有更让他窝火的,那就是

    一直在店里蹲着磕瓜子的女人听不下去了,一把瓜子扔盘子里,走出来冲陈斌和何菊叫道:“我求求你们别当面撒狗粮了行吗,都特么两天了,不是要给我介绍男人吗,男人呢,这没几天就要过年了,我还打算带个男人回家见父母去呢。菊花,当时可是你拍着你的乃子跟我保证说你男人会给我介绍个男人的啊,在哪儿呢!”

    咯!就这个女人,她叫田杏儿,黄头发,黑发根,黑銫羽绒服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脚上穿的那双圆头鞋,厚鞋底子跟特么块砖头似的。

    这女人长得丑,也很怪,加上一八字,就特么完美了。

    这就是陈斌窝火的原因,回来一个比就够他受的了,还买一送一,这能个把人给气死。

    听到田杏儿这话的时候,陈斌专心撒盐,何菊在旁边一个劲地安慰她,总算让她消了消气,马上冲陈斌瞪眼道:“我跟你都说了好几次了,帮杏儿找个男朋友,相个亲,你怎么办事情的啊,这点小事都做不好。”

    陈斌被怼了,邪火压不住了人,不吭声,还是不吭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