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29节

    “原来是这样!”林佼点了点头,突然想到刚才的事情,马上一脸崇拜地说道:“方长,你怎么什么都知道啊,那个的李治亭来了这么多次,我瓏妈都不知道他的身份呢,怎么你刚一过来就把他的底细查得这么清楚了啊?”

    方长淡淡一笑,也没觉得做了多不可思议的事情,笑道:“小意思,现在的网络这么发达,做过什么好事什么坏事想不留下什么痕迹其实很难。就算通过一些手段将一些消息痕迹给抹掉,也还是能找到一些线索的。”

    “真的吗?我居然完全没有想到。”林佼有些后怕地说道:“要不是今天你过来的话,我跟我妈说不定就被骗了呢!”

    “想骗林姨,哪有这么容易,就算我今天不来,这个李治亭的还不是一样会被林姨玩得团团转!”方长嘿嘿一笑,冲林丽道:“是不是啊林姨?”

    林丽满是喜欢地瞅着方长道:“现在的年轻人啊,就是不学好,想要不劳而获。伸手不打笑脸人嘛,他成天往这儿跑,一口一个林姨,我总不能撕破脸直接轰他出去啊。”

    林丽什么心思,林佼不可不知道,一看林佼那样子,方长就猜到自己应该是太久没跟她相处,这丫头故意拉自己下来的。

    可是,以林佼这单纯杏子怎么会想到拿成本单据出问题这一招去找周芸的呢?“

    想到这儿,方长暗自有了主意,突然问道:“柳冰那丫头呢?”

    怎么突然提到柳冰啦?林佼脸一红,心虚地暗想,方长不会是猜到柳冰那丫头出的主意了吧?

    其实最近,林佼总是和柳冰睡在一起,柳冰可是个人鏡,林佼只要情绪稍有些不对劲,柳冰就能感受出来,于是就告诉她,要多在方长面前刷刷存在感,这不是一大清早就让林佼拿着有问题的单据去找周芸吗,一来可以增加周芸的工作量,这二来就可以看看方长了。

    所以当林佼一听方长提到柳冰的时候,就莫明地紧张起来,脸皮子发烫地说道:“柳冰在刷题呢,你要找她的话还是等中午吧!”

    方长心中一笑,鬼丫头,成天到晚地使坏!

    林佼见方长的神銫有些奇怪,赶紧转移话题道:“对了方长,我还以为可以通过那个李治亭多开几家分店呢,现在看来是不行了。不过最近倒也有一商家提出了要加盟我们品牌的想法,只不过加盟费最高的也才出到二十万,我跟妈都觉得这个品牌也有你的一半股份,所以想听听你的意见。”

    说着,林佼就把一张名单从柜台的抽屉当中递给了方长。

    接过来一看,卧草,这一串名单上足足留了十几个人的名字和联系方式,后面还跟着报价。

    从五万到二十万不等,都是要求加盟的,看电话号码,方长就能看出有一半是洪隆本地的电话,其余的,都是洪隆周边县市的。

    想不到方长当初的无心之举居然成就了林家的餐饮,以这个势头发展下去,方长已经可以看到少妇餐饮开叶散叶的大场面。

    方长暗想,如果只是单单的给钱加盟,这样并不能将利益最大化,要知道餐饮这样的服务行业,利润相对薄弱,纯利如人果能达到百分之十五,就是经嗊状况良好,能达到百分之二十五,就是优质产业,能达到百之三十,那就是优质品牌效应。百分之三十以上呢?这当中恐怕就已经有了猫腻。比如用料上面多少都存在着食品安全隐患。

    不管从哪方面来考虑,方长都觉得有必要建立一套属于林氏少妇餐饮的经营模式来。

    规则当然得由林氏说了算,只有将规则牢牢地掌握在自己的手里,那样才能将利益真正的最大化。

    想到这里,方长把名单递回给林佼道:“最近财务上的事情先放一放,交出去,你负责联系这些商家,约他们见面,最好是把他们的时间都约得近一些,能碰上面最好,我得好好想一套少妇幸运签的经营模式来。有主意了我再告诉你。”

    林佼一把抱住单子捂着哅口兴奋道:“我就知道找你来一定没错的,谢谢你啊方长,你等着,我去给你弄点吃的。”

    “不用,我吃过早饭了!”方长笑道:“你们先忙着,有消息给我电话!”

    说着,方长一拉门就想出去,门外突然进来一姑娘,当头扎进方长的怀里,被方长抱个正着。

    龙墨脸一红,“方长,你怎么在这里啊?我来找林姨”

    第0683章 劳碌命的龙墨

    莲花庄、乔山镇、七板桥,拆迁的方案已经下来了。

    各乡镇干部已经跟村民多次勾通交流,征询意见和建议,争取做到公平合理公开化,让大家能过上好日子。

    既然这不是什么秘密,各家各户都躲在家里开始盘算自家能挣多少钱。

    这一算,卧草,发财了!

    不仅仅是钱,还有按人头补偿的房子。这特么连吃带拿的,下半辈子就不愁了。

    洪隆本地人,好赌,所以才衍生出了无数的麻将馆来,还有大大小小的赌场。

    这些地方往往是可以让人家财散尽的地方,十赌九诈,几十万消失也就是一晚上的工夫,用不了多少时间。

    龙墨跟着龙远山来到的洪隆的时候,听到最惊人故事就是洪隆大酒店原来的主人跟人打麻将,一晚上工夫输了六层楼出去,打到第二天下午的时候,就已经输光了整栋酒店。

    龙墨本以为这只是以讹传讹,被夸大其词了,后来经过证实,传出来的只是故事的一部份,真实的故事是,那人除了输了整座酒店,还把自己两千多万的存款一同给输出去了。

    后来龙墨慢慢发现,一座好赌好吃的城市民风基本就是这样了,而且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改变的。

    如今这帮村民已经开始计划着没到手的拆迁款,围在麻将桌前整天整天不起身。

    前阵子还拼命地往镇子上送菜送肉的,别的不说,一天百八十块还是能挣的。

    这样的收入是远远高于洪隆本地收入的。

    可是现在呢,爱送不送的,自家的鷄鸭鱼肉也不往屠宰场送了,感觉都是小钱,不值一提。

    当龙墨发现这样的情况后,三天两头就往村子里跑,各种思想工作做不停。

    这帮村民满心欢喜地等着拆迁,有了钱有了房子,谁还想成天到晚把自己整得这么累啊?

    当龙墨很焦虑,这帮子不思进取的人就是要坐吃山空,之后呢?子子孙孙还是摆妥不了贫穷的命运。穷不是人啊,穷的是根,是思想,是懒惰让人不愿意从根本上去改变。

    为了这件事,龙墨已经好几个周末没有休息了,只能挨家挨户地做工作,就跟他们说一件事情,那就是消费能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