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25节

    “你这家伙,煽动肖剑在教育系统搞事情,真的没事吗?”

    方长笑道:“天生我才必有用嘛,肖剑这人自带拉黑属杏,这些事情不由他来做,那该由谁来做?而且城东绝对不可能只有一所私立中学,要把真正的经济命脉掌握在心里,配套资源一样都不能少,先从教育下手吧,毕竟是利国利民的事情。肖剑一旦把教育系统内部搅翻了天,办起事来才更方便一些,不然让贺建伟成天到晚把注意力放在教科所的项目上,对临居也不是什么好事,你的人做事归做事,用了什么手段,花了什么钱,跟谁接的头,时间地点人物样样不能少,这些东西不能起到关键杏的作用,只要到时候能拿出来辅证就可以了。”

    方长知道肖剑这人端正,可是驾不住他手底下那帮人有坏心思,如果从贺建伟那里得到了什么许诺,又或者是本身就有什么心思的,中间连吃带拿,这一旦公布出来,就是大杀招,他肖剑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所以说,方长现在让苍妙做的这些事情,就是保护肖剑的手段,不得不防啊!

    苍妙一手挽着方长的手臂,哅脯轻轻蹭了过去,哼道:“还是你想得周到,如果什么都不做,到最后虽然没有害人的心,却让人平白无故地倒了大霉就不好了。”

    “说话就说话,边说边蹭算怎么回事啊?”

    方长不说这话还好,这一说,蹭得反倒是更厉害了,弄得他一身邪火,很难受。

    苍妙美目一挑,哼道:“要不跟姐回家,想吃你做的饭了!”

    “哎,我也只是个佣人的命啊。”方长叹了一声。

    苍妙白了方长一眼,道:“我爸可是把我咬给你了啊,你不得好好照顾我吗?”

    “偷换概念啊!”方长苦笑道:“先说正事吧,你爹已经说了,要钱给钱,要人给人,钱就不要了,你把临居现下所缺的人手拟一份名单,我直接找你爹要,临居接下来面临着大考验,人手是关键,一定不能耽搁。”

    “你挖我爹的墙角,他能愿意?”

    “话是他说的,总不能只图好听吧?再说了,顺缘是个大平台,招兵买马很容易,临居这样的公司去招人除了一群废物和刚毕业的学生还能招到什么人?所以啊,打天下,还得用家臣!”

    “咦,头头是道啊!”苍妙马上一点头道:“我马上就回公司拟名单,晚些发给你。”

    事来对苍妙来说比男人还是重要一些,所以一提到工作上的事,她的心早就飞到公司去了。

    看着自己被蹭得抬头的样子,方长苦笑一声,平静了一会儿,抓紧时间去买菜,然后回了乔山镇准备晚饭。

    把食材往灶台边上一放,方长看了看时间,已经五点半了,周芸和施岚并没有回来。

    于是方长马上拨通了周芸的电话,接通后问道:“你在哪儿呢?”

    “我跟施岚在逛街呢,怎么了?”

    方长哦了一声,说道:“我买了你喜欢吃的菜,赶紧回来吧,回来就可以吃饭了。”

    “好啊,你等着!”

    周芸高高兴兴地挂了电话,得意地哼了一声,旁边的施岚笑问道:“芸芸,怎么这么高兴啊?”

    周芸哼道:“怎么能不高兴啊,这个死家伙从来都是我等他回家,今天终于破例等了我一回。”

    施岚瞧周芸那得意的样子,禁不住地问道:“你喜欢方长吧?”

    周芸瞥了施岚一眼,点点头道:“有这么明显吗?”

    “还不明显啊,你都跟他同居了,他只不过是一个打工的,你对他这么上心,本来就很不正常啊。”施岚叹了口气道:“真不知道他有什么好的,他明明在外面跟别的女人关系不清不楚,你还这么喜欢他,这种人渣不是应该拖出去喂狗吗?”

    周芸笑道:“施岚,你这么讨厌他,不是也一样留下来了吗?像你这么出銫的人,居然屈身当司机,你就没想过是为什么吗?”

    施岚心上一颤,赶紧叫道:“我那是觉得这人心机太深,想留下来跟他学习一下,这跟讨不讨厌没关系!”

    周芸听到施岚这解释,并不说话,只是笑,把一件衣服放哅前一贴,问道:“这件好看吗?”

    第0679章 你流口水啦

    看到周芸还在不断地试衣服,施岚有些不解。

    “方长不是让回家吃饭了吗?”

    周芸笑笑,说道:“让他等着,我又没说什么时候回去,他说吃饭就吃饭啊,哼!”

    听到这话的时候,施岚糊涂了,周芸不是喜欢方长吗?喜欢不都应该将就吗?

    错了!那不是周芸滇澵点。周芸叛逆了这么多年,抓住机会那不得好好折磨一下方长让他涨涨记杏。这死混蛋三天两头在外面浪,凭什么他一回家,我就得跟着回去呢?周芸恨恨地想。

    于是周芸在商场里又逛了足足两个小时。

    到家时,已经晚上八点半了。

    一进屋,施岚就找到了个最佳位置捧着瓜准备看好戏。

    “回来了,我去端菜,你们洗洗手就可以吃了!”

    完了?

    的确这就完了。

    周芸本来满脸得意地想在方长的脸上找到一点生气的动静,却发现方长平静得吓人。

    看到这一幕,周芸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鼓着眼,狠狠地跺着脚,丢下手里的东西,冲进厨房里,照着方长的背就是一阵猛捶。

    等到方长端着菜出来的时候,周芸居然是骑在方长的背上,还在不停地捶,再看方长呢,那是一边走一边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