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17节

    听到方长的话,苍仁疑道:“为什么一定是卢世海呢?”

    方长一脸平静,反问道:“苍叔你怕是忘了脚下这一片地是怎么拿到手的了吧?”

    苍仁一震,暗叫厉害。

    他怎么可能不记得这块地是怎么来的呢?要知道当初这块地当初是顺缘地产先看上的,杏质很特殊,这儿还是一片农田和村民,人口不多的情况下,人就越来越少,后来有人出面提议将这片地规划了。不过没能批下来。倒是可以用另外一种法子和村民商讨,以赔偿拆迁的模式进行收购。那时候的土地价格太便宜了,随便赔点钱,把地一圈,想怎么弄都凭金主的意思。

    当苍仁觉得自己将会很容易拿回这块地的时候,谢家手底下那群亡命徒提着刀进村子,谁敢卖地就砍谁。

    打听清楚情况后,苍仁也觉得奇怪,按道理上来说,这威胁的话应该是不准卖给顺缘卖给我,可是看当时的情形,人家压根儿就不想要这块地,只是单纯地想敲顺缘一笔。

    苍仁也爽快,你敲我是吧,我特么不买还不行吗?

    不行!这是真的不行!

    关键时候,卢世海跳了出来,当了一个合适佬,大概意思是,你苍仁是个企业家,怎么能做说话不算话的人呢?买,必须买,不然的话,以后就别在洪隆混了。

    苍仁颔着一句mmp硬着头皮花了三倍的价格买下了这片地,到村民手里的钱跟当初说好的一样,那多出来的两份钱,不用想,也是对半分了。

    苍家在发展的过程当中真正的一次危机就是这一次,资金链完全断掉,直到同期开发楼盘全部卖光,才缓过劲来。

    而苍家范家的梁子也就是在那时结下了。

    地价飞涨,苍家未来的继承人当然有资格瑟,事发的那天晚上,他就是在范增的面前瑟,并且抢了范增怀里的妹子,才发生了接下来的惨剧。

    听到方长这么一提醒,苍仁倒是反应过来了,问道:“方长,你是在告诉我卢世海和范成友是一条船上的人吗?这一点我知道啊,按这么说的话,卢世海保范成友都来不及才对吧?”

    “嘿,苍叔怎么也糊涂啊,卢世海一芘股的屎范成友是知根知底的,范成友都被规了,卢世海还能指望他守口如瓶。其实是可以指望的,只不过卢世海和他背后的人相信只有死人才能守口如瓶罢了。”

    听到方长的话,苍仁轻轻地舒了一口气,黑啊!太特么黑了。人生处处是坑,一是小心就会被坑啊。想到这儿,苍仁脸銫凝重地说道:“坐山观虎斗,这法子不错,不过就是不知道,谁会赢?”

    方长目光一变,沉声道:“他们想赢,手赢去吧!苍叔,我们可以守株待兔了,杀人偿命,没毛病,我们只要好好地看着就行了!”

    这一番话,说得轻描淡写,但却听得苍仁也是头皮发麻。他能感觉得方长冰冷的心。这样的人如果不是朋友和亲人,那就是所有人的恶梦。

    其实方长没有苍仁想的那么恐怖,在他看来,有些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就显得太不公平,为了让这个世界公平一点,该除的渣总是得除的。

    第0669章 洪隆的病根

    苍宇寰玩累了,被苗娜带到卧室里睡午觉。

    收拾宛的苍妙和累得脸銫发白的苍衡走进书房来,碰到方长和苍仁聊得正起劲。

    “你俩来得正好!”苍仁这一双儿女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坐下后说道:“以后在洪隆大事小事都听方长的吧,你们爷爷是这个意思,我也是这个意思。”

    苍衡和苍妙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苍妙当场叫道:“方长他他有他的个人魅力我承认,老三都成他的迷弟了,我能理解,可是爸,你都多大岁数了,居然还拿方长这样的小年轻当偶像,你不臊啊?”

    苍仁听得一瞪眼,叫道:“死丫头,有你这么跟爸说话的吗,你也不想想前段时间你们还跟世仇似的想要争天抢地的,看看现在,这都是谁的功劳啊?”

    “也对,如果不是方长把我说服了,我可能早就把老三扔非洲挖矿去了!”

    噗

    当着你爹的面都敢开车!这婆娘真是銫胆包天啊!方长心头一颤,再看苍仁的时候,他倒是没什么反应。

    苍仁摆了摆手道:“不光你们照方长的话做,就连顺缘以后也任凭方长调遣,咱们苍家的兴衰啊,以后就跟方长捆在一起了。”

    苍妙和苍衡同时听得心中一颤,这个方长倒底给他们爹灌什么**汤了啊?

    当苍妙和苍衡满脸惊恐地看着方长时,苍仁说道:“方长,这两个家伙,你可以让他们先听听你的一部份计划,让他们心里有个底。”

    方长点点头道:“这个也简单,从今天起,我苍家的利益将会正式捆绑在一起。我们要做的是,让这个利益团体尽量平稳地坐上洪隆第一大商业集团的位置。”

    “卧草,老大,你吹牛比不用上税的吗?”

    听到苍衡的话时,苍妙狠狠地瞪了苍衡一眼,叫道:“老三你给我闭嘴,苍家的男人要是没有争当人上人的骨气算什么苍家人。”

    苍衡被他二姐凶得一低头,芘都不敢放了。

    “你别帮他挡枪啊,他要是再多一句嘴,你看我不踹死他!”方长白了苍衡一眼,笑道:“洪隆这个地理环境特殊,周边的能源储备也非常的充足,距省会都城特别近。按照洪隆未来五年的发展规划,机会非常非常的多。但是有一个问题是什么呢,就是洪隆这个地方的人口上不来。所以城市竞争力就差上一些。我们先一步要把这个问题给处理掉,让洪隆后期的招商引资引进人才更方便捷一点。”

    苍妙听得一皱眉,有些不解地问道:“怎么我们还有这种能力吗?”

    “当然有啊!”方长微微一笑道:“洪隆到今天一直让外界投资商缺乏信心的主因是**,我们改变不了世界,铲除一个两个的人渣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不得不承认,方长说到了关键点上。

    过去好些年,洪隆的大环境特别的好,因为这里是交通要道,四通八达又靠近省会,先天条件好得一比,可是后来的企业开始大量迁移洪隆,让这里的人气是一掉再掉。就拿国能南方局的下属处级单位,原来在洪隆至少有五家公司万名员工,就凭这份强大的消费能力,那是让洪隆的百姓有目共睹的,可是后来呢,他们走了,最后一批人员也于去年的大水之后搬离了洪隆。

    那一条街的火锅店关了一大半,剩下的也只不过是苦苦在支撑而已,怕是也撑不上太久。

    所以,要想有资本涌入,首先得看大环境。有卢世海这样的吸血鬼在洪隆,洪隆好不了,这是首先要解决的问题。

    在这一点上,方长轻飘飘地就带了过去,然后看着苍妙说道:“这段时间我让你按贺建伟的要求多跟肖剑接触,你办得怎么样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