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03节

    听到青蛙这话,再看地要死不活的刘川,方长微微一笑道:“不错啊,比上次聪明多了。只不过像你这么聪明的人,居然还不走正路,难道还想混一辈子?”

    青蛙听得也是一愣,看方长的表情,难不成是有什么好事要指点的。

    方长微微一笑,淡淡地说道:“别把人家的地方弄脏了,到停车场来吧!”

    说着,方长和苗娜就走出了咖啡厅。

    就在这时,刘川电话一响,拿起来一看,是条短信,看到内容的一瞬间,刘川撕心裂肺地大吼了起来。

    听到刘川的惨叫时,苗娜心有余悸地回头看了一眼,然后问道:“刘川他没事吧?”

    方长摇摇头道:“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我让人查了他的资产给冻结了,强制执行而已,以后把他打入黑名单,他只能在国产待着,而且坐不了火车,上不了飞机,让他老实点吧!”

    苗娜一脸惊喜交加的样子,想不到她跟了这么多天的事情,方长居然一蟼愑就解决了。苗娜感觉方长现在就是她滇濎,就是她的山,被他牵着,那种感觉实在太幸福了。

    刘川跑了,去处理资产的事。

    青蛙也想走,被务务员胆颤心惊地拦下来,颤声道:“这这这位大哥,刚才三位的账还没结合计120块!”

    “什么?”青蛙两眼一瞪,跟只青蛙似的,冲服务员大叫道:“你敢找我要钱,你特么多少,120是吧?”

    本来挺凶的青蛙,从包里拿出两百块来递了出去,又收回来一张,问道:“能不能打个折啊拿去拿去!”

    看到服务员一脸为难又有些害怕的样子,青蛙最终还是把两张辟元大钞递补了出去。

    一行人走出咖啡厅,看着老大数着零钞,有人不解地问道:“老大,我们凭什么要给这钱啊!”

    啪!

    青蛙一巴掌抽在那人的后脑勺上叫骂道:“喝东西不用给钱的吗?草!”

    几人一见这情形,再不敢吭声,暗想,喝东西是该给钱,可是特么的,这几杯咖啡也不是老大的喝的啊?

    今天发生的事情实在太诡异了,明明是来找人麻烦的,结果照面一打就跪了,最后还得帮人买单,这特么也太邪门了吧?

    几人带着满肚子疑问,跟着青蛙追到了露天停车场。

    方长靠在车边点了支烟抽了快一半,看到青蛙来到跟前时,他也不废话,直接说道:“洪隆有个谢家,知道吧?”

    青蛙点点头,问道:“你说的那位可是姓范的亲家?”

    方长一笑,说道:“既然知道,我也就不再废话了,老范死了,他儿子该回来啦,不过以范成友遗霜的实力保不住她这个儿子,所以谢家该出山了。青蛙,我不要你去干什么杀人放火的事,把你手上的人撒出去,跟住谢家,只要发现范成友的儿子现身,第一时间告诉我。”

    说完,方长抽完最后一口烟,从青蛙小弟的手里拿过那瓶水拧开来,将烟头塞了进去。再把瓶子递回给那个小弟,然后开着车离开了停车场。

    “老子的泳动!”小弟看着手里那瓶刚喝了没几口的饮料,上头还飘着一支烟动,表情复杂无比地问道:“老大,他只让咱干活,也没说好处啊!”

    啪!

    又是一巴掌,青蛙抽了一下后大叫道:“你特么知不知道他是谁啊,他叫方长,乔山镇都是他的!下山豹现在就是他的头马。”

    下山豹!一听这名字,青蛙身边的小弟们全都是一脸憧憬的样子,对方长这个名字,他们也是熟得不能再熟了。

    第0654章 让我来吧

    苗娜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那几个品行不端的混混一眼,有些担心,似乎勾起了什么回忆来。

    脸銫微微一暗,小声地问道:“方长,你是不是跟他们之间有什么牵扯啊?”

    方长知道苗娜的担心,点头道:“乔山镇前阵子还是要拆迁的地方,三建司走老路,请了这帮不开眼的东西晚上来找麻烦,最后被我给收拾了,所以看到我,他们可能有点害怕吧!”

    “啊?”苗娜惊了大跳,叫道:“那他们应该拿你当仇人才对啊!”

    仇人?三建司的经理都被埋了,他们这些当小弟的心里没点比数吗?至于青蛙这种人,原来一直跟着三建司抢工程来做,强拆、群殴、恐吓,该做的坏事他们一件也没有落下。名声坏了,从三建司倒台的那天起,他们就很难再混得到一口饭吃。

    方长给他们一个重新当人的机会,前提是,不被谢家的人弄死,又或是把他的信息卖给谢家。这个嘛,就要看青蛙这家伙怎么选择了啊。

    不一会儿,方长就把车开回了孚能厂,两人刚进办公室,财务那边急急忙忙地冲进办公室来,叫道:“苗总,你回来了啊,就在刚才,有一笔六百多万的款子打了进来,是刘总给我们的货款啊!”

    看到财务欣喜的样子,苗娜也是禁不住地一兴奋,偷偷地看了方长一眼,只见他一脸平静,似乎也没干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一样。苗娜对方长这种波澜不惊的气度瞬间弄得五迷三倒,心颤得厉害。

    “行了,珊珊,你先去忙吧!”

    挥退了财务,苗娜把门一关,亲自给方长倒了一杯水,递在他的手里,然后拿了张毛巾用热水搓了搓,赶紧把方长手上的一些血渍给擦拭掉。

    苗娜是非常反对暴力的,特别是这两年,不过当她靠在方长背后的那一刻,她反倒被方长的这种气势给深深地吸引着。连她此时也不得不承认,男人这个时候,真的很帅。

    等苗娜把这一切都做完之后,情绪显得有点低落,方长笑看一眼,问道:“怎么突然就不高兴了呢?”

    苗娜哼了一声道:“就是有点心中没底,账收回来了,可就算有这六百多万,又能怎么样呢,杯水车薪,解决了不了根本问题啊。方长,我是不是很没用啊!”

    “胡说什么呢!”方长柔声道:“你敢一个人去找刘川谈判,就已经很不容易了。孚能厂的情况又不是一天两天形成的,想要改善,就得有充足的资金和足够的耐心才行。”

    “可是我像两样都没有啊!”

    眼见着苗娜一脸委屈惹人嗅澺的样,方长一把将她搂进怀里道:“可是你有我啊!”

    一听方长这贴心话,苗娜哧哧地笑了起来,“还是你会安慰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