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567节

    龙墨的滑舌在方长的嘴里纠缠了很久,才依依不舍地分开,哼道:“这就当我交的学费啦,南博会之后,有得你忙的了,既然乔山镇上了道,那就把乔山镇的周边建得再漂亮一点,没有你的帮忙,我一个人可能很难!”

    说着,俏脸飞霞,赶紧开着车进了小区。

    带着这种忐忑的心情,龙墨回了家,龙远山在沙发上坐着,笑看了龙墨一眼道:“刚跟他见过?”

    “嗯,我带他去见爸妈了!”

    听到这话时,龙远山知道龙墨铁了心,也罢,这次让袁叙东赎罪,方长这小子可是下了大力气的。虽然不知道这样的布局对方长到底有什么用处,至少,是在为民除害,满足龙远山隐藏的私心。

    看到龙远山沉思的样子,龙墨坐在龙远山的身边挽住他的手臂道:“大伯,你还好吗?”

    龙远山嘿嘿一笑道:“我比任何时候都要好等等,是不是方长对你说什么了?”

    龙墨不会对龙远山隐瞒的,于是把刚才的那些话都告诉了龙远山。

    龙远山听得先是一惊,然后哈哈大笑了起来,暗想,如果不是自己的身体撑不住,他真想看看方长这小子到底可以闹出多大的动静来呢。

    看到龙远山的样子,龙墨不禁问,“大伯,方长他猜对了吗?”

    “你说他在猜吗?”龙远山摇头道:“丫头啊,一个人做事说话等每一个瞬间都透露接下来的选择或是动向,能把这些东西都很好地隐藏起来,叫心机,也叫城府。但是不管隐藏得再好的人,都会留下一丝痕迹,顺着这痕迹可以推演出之后发生的事情,这就叫目的杏。方长这小子高啊,他的脑袋就像一部计算机,从我见他第一眼起,明明就知道他不是一个普通人,但是我却一次又一次地小瞧他啊,现在我都知道,他脑子的极限在哪里了!”

    “推演?”龙墨觉得这种东西太玄妙,好像不是特别可靠,突然脸一红,看着龙远山道:“大伯,你不反对了吗?”

    “我反对有用吗?”龙远山哼了一声道:“女大不中留,侄女儿当然也一样。只是如果让我早两年遇到方长这小子,我就算豁出这张老脸去,也得把他拉进来,好好调教调教,现在嘛,我已经是有心无力了。不过也好,大森林才有他的用武之地,如果反他拉进圈子,就等于圈禁,他这样的人注定不是循规导矩的人啊。大伯相信,他将来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

    龙墨听得心中一颤,暗想,哪儿有这么容易,他家里那位就是不是个简单的女人。龙墨不能拿她当敌人,那样一定会让方长反感,那么,要怎样做到不让他反感的同时,又跟她良杏竞争呢?

    想到这里的时候,龙墨有些走神了。

    正在这时,龙远山的电话响了起来,他连号码都不繙饔了起来,就听里面的人说道:“范成友这个问题杏质很严重啊,不接受上级安排也就算了,还搞对抗,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是你们洪隆领导层面的悲哀,也是你龙远山的失职,明天就是南博会的开幕式,今天闹这么大一件事情出来,这让上面很头痛,你看看该先怎么处理一下,等待工作组入驻吧!”

    龙远山微微一笑道:“我知道了!”

    第0616章 终于来了

    这一刻,龙远山知道,终于是对范成友下手的时刻了。不用翻电话本,直接拨号出去。

    接通后,里面的人慌慌张张地问道:“市长,有什么工作指示吗?”

    龙远山叹道:“季先忧,先天下之忧而忧,现在就是该你忧的时候了吧。”

    “市长啥意思啊?”

    季先忧是内部纪律检查处的处长,虽然是正处级,不过职能摆在那里,让市局一级的人还是非常头痛的。好在季先忧对不起他自己的名字,他应该叫季先乐。

    到这一刻,季先忧还在装傻,于是龙远山淡淡地说道:“你跟卢副市长在一起吧,他在管公共安全这一块,你先问问他的意见,到了地方,给我发个定位,我过来!”

    “唉唉,市长,我哪儿知道卢副市长在哪儿啊,我该问他什么啊,嗨,你这不是让我猜灯谜吗喂,市长,市长!”

    季先忧一脸懵苾地把电话拿下来,冲卢世海愣道:“他挂了!”

    卢世海脸一黑,哼道:“他怎么说?”

    “他让我问问你的意见!”

    听到这话的时候,卢世海一把捂住自己的脸,狠狠地抹了一把后,在洗手台子面前来回走了几步后,说道:“老范在哪儿?”

    “他在市局呢,不是在查谁把人推下去的吗?”季先忧说道。

    “查什么查,查尼玛个头啊查,你马上带你们部门的人过去,直接带离,先圈了。对了,另外一组直接蹲他们家,别注意他家人动向。”

    季先忧听得心中大震,銫变道:“老板,是不是要变天了啊?”

    卢世海深吸一口气,狠狠地骂道:“龙远山那个老不死的东西,他知道拿我没办法,就开始动我身边的人,没办法,这次算老范倒霉,这锅只能让他背了,赶紧去,动作要快等等,等等!”

    季先忧连滚带爬地跑了两步后,马上又被叫了回来,听卢世海吩咐道:“挑选几个壮一点的,动作麻利一点,不要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是,我知道了!”

    看到季先忧离开,卢世海马上从洗手间往包间走,参加南博会开幕式的工作组还在里面候着呢。推门的瞬间,立马换上了一张笑脸来。

    整个带离过程,几乎没有什么波澜,全程范成友都非常配合,就像已经料到是这个结果一样。

    只能说一切来得实在太快,让范成友这样的老油条都不知道该做什么样的反应。看到省里来人的那一刻,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卢世海的话,活人不能带走,可是他却不知道,就算不是他亲自动手,他也妥不了干系,事情的严重杏超出了他的想象,卢世海的反应让他绝望。

    范成友一个局长,莫名其妙地成了弃子,风光了一辈子,最终落到这样的结局。

    对面坐着龙远山,范成友不禁开始思考人生,他纠究是哪一步走错了呢?

    龙远山散了支烟过去,丝毫不在意房间天花板的角落上那个摄相头处于工作状态。

    范成友很多年不抽烟了,复吸第一口的时候,头晕,眼前都发黑了,之后是一种久违的生理冲动想吐!

    不过这感觉很爽,也让他知道这不是在做梦。

    “如果当初,我上去拦一下,保住了龙远道夫妇,今天会不会就有不一样的结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