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560节

    苗娜咬着下滣摇了摇头,哼道:“为什么你都不感觉累吗?”

    方长嘿嘿一笑道:“对着你,我不觉得累!”

    苗娜微微一笑,又往方长的怀里紧贴了一分,哼道:“我喜欢听你说这些肉麻话。”

    “我也喜欢听你叫”

    “啊!”苗娜被方长一把搂住的时候,颤个不停,感觉自己连骨头都软了。

    一阵大浪翻转,浴缸都没水了!

    两人又在床上腻了一会,看看时间,方长该走了,苗娜知道从明天早上开始,她将独自一人面对没有出路的孚能电池厂,于是苗娜有些为难地说道:“方长,孚能太难了,我就算用尽所有的办法也为它找不到一条新的出路,我是不是很没用啊?”

    方长摇摇头,在她高耸的鼻梁上刮了一下,说道:“我还以为你不打算告诉我,准备一个人蛮干呢。”

    “怎么可能,厂子是你的,我现在顶多算是受雇,我当然要对你负责!”

    听到这话,方长一把将赤条条的苗娜从背窝里拉了出来,搂在怀里,托着那娇弹哼道:“你想对我怎么负责啊?”

    “啊!”苗臒Я了一声,哼道:“人家跟人说真的,你怎么还来啊!”

    第0608章 以毒攻毒

    方长哈哈一笑道:“不来了不来了,我怕你到时候见着我就躲!”

    苗娜也听得一阵害琇,她可是生过孩子的,而且是顺产,照理说,她这样的一般都会觉得没什么感觉,可是每次都被方长撑得服服贴贴死去活来,那感觉真是美妙得难以用语言来形容。

    娇躯发烫地倒在方长的怀里,感受着那一双大手的温度,苗那嗔道:“我才不会躲你呢,你怎么样我都喜欢,我都愿意。”

    方长知道自己的恋母情结在这一会儿可能暴发了,那种紧紧抱着滚烫的躯体舍不得放手的感觉是发自内心的。

    在自己没有失去理智前,方长深深地吸了口气道:“你晚上别想太多,好好睡一觉,孚能这家厂子我买下来,自然是我的深意,并不是钱多烧得慌。”

    苗娜一听这话,莫名地高兴了起来,然后轻轻地哼道:“方长,我是不是很没用啊?”

    方长笑了笑道:“我就没见过比你更有用的女人啦!”

    苗娜紧紧地赖在方长的怀里,哼道:“就算你说的是假的,我也喜欢听。”

    方长感觉自己的心快化了一样,他知道这是恋母情节,没办法,身世就这样,没找个妈就不错了。苗娜当了妈也才二十多岁,轻熟女少妇典范,方长喜欢是应当的。

    而方长呢,年轻,腰好,关键是还有一副比中年人都沉稳的老辣杏子,对苗娜这样的女人来说,就是没有抵抗力。

    他们俩这样的,也算是情感互补了吧!两人就这样腻着,好像谁也没有撒手的意思。

    方长头一铁,反正都这样了,再来一次吧。想到这儿,顿时把苗娜往床上一抛,然后扑了上去。

    洪隆的气温一夜之间下降了八度左右,大清早的街上除了清扫街道的环卫工之外,几乎看不到什么人在街上,偶有几个骑电瓶车的人,把自己裹得跟粽子似的,除了一双眼睛露在外面外,几乎看不到任何皮肤暴露在空气当中。

    一个字,冷!

    可是天再冷,也架不住卢世海那火爆脾气。

    机关还没有到上班的点,卢世海就火急火燎地来到了机关大楼跟前,范成友甚至比卢世海还晚了两分钟。

    在台阶面前来来回回走了几圈之后,看到范成友下车来,卢世海转身就往大楼里走,范成友马上追了上去。

    两人没坐电梯,而是直接进了楼梯间,刚一进去,卢世海转头就吼道:“你特么到底怎么搞的?老子才出去这么几天,就闹出这么大的事情来了,你特么知道搂了多大的篓子吗?”

    吼完,卢世海转身开始爬楼梯。

    范成友一蟼愑更冷了,冷得冒汗,跟上去说道:“我也不知道会变成这样,煤老板提前不打招呼,带着人直接就去干环保人士,当场就躺了一个,满肚子的肠子流了一地,120都不用打,已经没了生命迹像。剩下的重伤进医院,一个没抢救回来,两个当天晚上被煤老板寻仇到医院捅死在病床上,你说说我能怎么办?”

    “我特么就是问你”卢世海站定,扭头杵在范成友的脸上喷道:“就是问问你,为什么不早点采取行动,为什么?那帮环保人士先赶走,等着我回来处理不就完事了吗?”

    范成友那也是个暴脾气,原来可是比卢世海的级别更高,就算是现在,两人也是平级,什么时候轮到卢世海指着自己的鼻子喷啦?

    越想越是忍不下去,范成友当场就炸了,叫道:“我特么够意国了,供暖局延了将近一个月才开始供暖,被堵了大门,我倒是能赶走他们,我能一直赶吗?再说了,你知道他们集结得有多快,事先没有任何报备,我可告诉你,死的那个袁叙东,可是你的人啊,当初这王八蛋混在工人当中起事围攻阀门厂,他是主力,你把他保下来的,这么些年他干的大小事情都有你明确的授意,这一次难道不是吗?”

    “卧草尼玛的!”卢世海更炸了,那声音都快把房子给抬起来了。

    就在这时,楼梯间门口转角处,袁伟突然出现在那里,压着手势,皱眉道:“哎哟,我求求你们了,小点声,要是被人听见了,那不就玩完了吗?”

    说着,袁伟一挥手,示意两人办公室里谈。

    卢世海一看这周围,也的确不是发飙的地方,压着火脚下生风地往办公室里走。

    “跟我发脾气,草,你当我吃素的?”范成友低声啐了一口,跟着卢世海进了办公室。

    一进办公室,气氛就变得格外的压抑。

    袁伟看了看窗户外,还没有几个人,然后把窗帘拉得紧紧的。这才给这两个位高权重的大老板一人泡了杯茶。

    “您二位先消消气,发火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我先表个态,黑锅,我背!”

    一听这话,卢世海和范成友同时朝袁伟看去,一时间火气消了大半,不管这黑锅袁伟背不背得着,就冲他这脺鞑义气,那就得给他一个拥抱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