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558节

    “苗总好,我叫薛灵,你叫我小薛就可以了!”

    苗娜微微一点头道:“薛秘书,马上去准备公司人事变动的文件,然后下发到各车间厂办,务必通知到每一个人。然后将厂子近期情况资料整理出来,跟我交接,明天早上九点三十分,包括车间级管理人员以上级别,会议室当中开会”

    看着苗娜有紊不稳地安排着这一切时,方长很平静,苗春来异常的惊讶,他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的女儿居然有一种天生领导者的气质,整个人都变得不太一样了。

    而曾碧华的整张脸都扭曲了,暗骂道,贱货,早就知道你不安好心,原来一早就准备好要夺权了,你这个心机表

    就在曾碧华暗骂不断的时候,方长在旁边清了清嗓子,道:“好了,曾曾女士,孚能与二位已经没有关系了,我们就不要去影响苗娜办公了,她今天还有得忙呢。”

    小地主和朱集直接夹了过来,在他们的督促下,离开了孚能电池厂。

    从这一刻起,方长以两千万的超低价格拿下了他计划当中最重要的一颗棋子。

    曾碧华走出办公楼,低声哼道:“有什么可得意的,破厂子,能撑几天?到最后还不是一摊烂泥?”

    这话当然没有逃过方长的耳朵,方长微微一笑,摇摇头暗叹,这种贱人真是一点机会都不能给她,我特么看你还能得瑟到什么时候。

    就在方长刚想到这儿的时,前面一群大摇大摆的人走了过来,远远的就有人大叫道:“曾总,听说贵厂今天换老板了?”

    “曾总啊,我们的钱是不是该还了啊?”

    “是啊,曾总,我们也是小本经营,供货商而已,今天你把厂卖了,既然钱都到账了,那就赶紧结一下货款。”

    “我今天要是拿不到钱,恐怕就只有把你的命拿走了!”

    曾碧华看到债主手里的拿的枪,魂都不见了,这些债主当中,有财务公司的,有供货商,还有积压货款的,他们手里除了孚能欠债的单据之外,可还有跟曾碧华拼命的家伙事儿,这一蟼愑,把曾碧给吓得脸銫苍白。

    “别别别,各位大哥,我没说不还钱啊,这不是钱钱还没到账吗,到账了,我马上就还!”

    曾碧华这话才刚出口,手里的手机一蟼愑就被人抢了过去,她还想去抢的时候,枪抵在她的脑门心上,双手一下就举了起来,大叫道:“大哥大哥,我错了,你的手别抖”

    那人翻开手机,第一条短信就是收款短信,到账两千万,余额高达两千八百万。

    “臭娘们儿,还骗我们说没钱?这特么是什么,还钱!”

    “还钱,卧草,今天不还,我弄死你!”

    众人情绪一蟼愑高涨了起来,腰上别的刀也抽了出来,曾碧华是知道洪隆传统的,讨债上门如果不出几条人命的话,那都不叫讨债,她知道今天如果不把这账结了,是走不了啦,平常她压根儿不会来厂里,就是怕被债主堵,结果今天一口气全到了。

    曾碧华一蟼愑指着方长道:“你们找他,公司是他的,债物也是他的,应该由他还才对。”

    “合同上写明白了,股份交易完成之后,除银行之外的所有债务由两位承担,你当时看明白的,现在想赖吗?要不然你把两千万还我,合同撕毁,我们三天后再见!”

    这话比起债主手里的刀枪来说更狠更直接,曾碧华绝望了。

    第0606章 并没有赶尽杀绝

    无比绝望的曾碧华脸銫一变,拉着方长,哀求道:“方长,看在你跟苗娜关系的份上,这债务,你能不能帮阿姨给顶了啊?”

    方长微微一笑,靠在曾碧华的耳边,淡淡地说道:“你想得美!”

    如果不是苗娜的这一层关系,方长早就一脚踹上去了,这比女人有多贱自己心里没点比数?不过方长并不想让苗娜难过,所以吧,让她失去她最心爱的东西就成了。

    曾碧华当年是用自己对苗娜的关怀来换取了这段婚姻,当苗春来感受到曾碧华的真实目的并不是因为爱而只是因为钱的时候,苗春来就把自己给结扎了,如果再多一个子嗣,争夺家产将会是未来二十年的核心内容。

    不过防得了一手,防不了第二手啊,的确没有争夺遗产,因为曾碧华自己把所有的一切给抢了过去,没儿子一样可以争财产嘛。

    不得不说,曾碧华的计划一直都是很完美的,唯一不完美的就是遇到了方长!

    债还完了,比较幽默的是,曾碧华的卡里一分钱都没有了,就连原来的八百万也被洗涮得一干二净,辛辛苦苦几十年啊,一朝回到解放前啊!

    然后最扎心的是,这帮子债主拿到钱的第一时间,居然跑到方长身边那个叫朱集的人的身边去排队了。

    “地主哥,朱集哥,谢谢你们指条明路啊,不然的话,咱们这钱可就要不回来啦!”

    朱集在小地主和方长面前哪敢托大,摆摆手道:“别别别,是我老大让我通知你们过来的,这位就是我老大,方长。”

    等等,朱集的老大不是小地主吗,小地主的大哥不是赵海吗?这帮子家伙平常没少出入赌场,跟赵海小地主那都熟得很,底细也是一清二楚,听到朱集这么说当然也是有点懵。

    小地主双手一举冲着方长弯腰道:“别误会,他也是我老大!”

    一群人嘴半张着,赶紧说道:“方老大,谢谢,太感谢了”

    方长瞪了小地主一眼道:“大家别这么客气了,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的事情,没什么好谢的,现在接手了这家电池厂,以后啊,我们合作的地方还多。如果大家表示不信任,没关系,先交货款,再发货,这样才能保证长远合作,大家觉得怎么样?”

    这当中很多的供货商都跟孚能电池厂是合作多年的关系,不然的话,也不会积压了这么多的货款,说到底也就是给苗春来的面子。本来以为这生意没办法再做下去的时候,方长一句话给了他们极大的信心。

    此时,就边苗春来也一蟼愑有了鏡神,等到所有债主都走了的时候,苗春来唯唯诺诺地走上前去刚要开口,曾碧华便冲方长喊道:“这些人都是你叫来的?”

    “是啊,人家也是小本买卖,你不还人家的钱,人家拿什么再运作下去?欠钱不还,全家死完的道理你懂不懂啊?”

    曾碧华知道自己遇到真正的高手了,眼泪一蟼愑就滚了出来,可怜巴巴地叫道:“这是我跟春来最后的养老钱,就这样被他们拿走了,厂子没了,钱也没了,我们以后靠什么活啊?”

    苗春来伸手去拉曾碧华,想要安慰她一下,硬是被她一把将手给甩了开了去,哭得更厉害了。

    方长瞥了她一眼,道:“你应该感谢苗叔和娜娜,我没有对你赶紧杀绝已经够给面子了,你这么年轻漂亮,可以跟苗叔离婚,嫁个更好的人家,不然的话,你以后啊,就只能过贫困人家的生活了。”

    曾碧华心中一颤,表面还是可怜巴巴地擦着眼泪,颤声道:“我知道你们都看不起我,觉得我贪,我只是想让老苗簢的日子过得更好一点,这有什么错,追求更好的生活有错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