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551节

    “呸”贺建伟的舌头上传来一阵火辣火烧的感觉,啐掉了辣椒,抹掉额头上的毛毛细汗,有点不耐烦了,终于是看着苍妙,一脸认真地问道:“大侄女儿,酒就别喝了,咱们说点正事吧!”

    苍妙大舌头地说延:“贺叔,你说,我听着呢。”

    贺建伟压了压酒气,拿起刚才服务员送进来的毛巾,捂了把脸,马上说道:“教科所的项目是个大项目,当中各个环节很多,监管方面呢肯定不是步步到位的,大侄女儿,你说对吗?”

    苍妙一个劲地点头,不过马上又摇头道:“不对不对,我手下的人,我清楚得很,每一个环节都不可能出错,贺叔,你这是不相信我吗?”

    贺建伟一看苍妙摇晃晃地趴在了桌面上,心里一笑,大气一叹,说道:“妙妙啊,我跟你爸什么关系?我怎么可能不相信你?我不相信的另有其人啊。肖剑,这位教科所的所长,刚愎自用,完全不把我们这些上级放在眼中,为了掩人耳目,也拒绝跟周围的同事商量任何大小事宜,抱着主管领导一人负责制,一票主导权,独断专行,先不说他这个人品行如何,这么搞下去,教科所的项目怎么可能不出问题呢,我觉得是这样,工程,你们可以开始搞,各环节的账目呢,你们要做一份完整的保留,到时候方便有关部门进行查证,毕竟像肖剑这样的害群之马,还是不应该让他继续留在队伍当中的”

    现在连一句玛卖批都无法表达对长辈的尊敬了,苍妙趴在桌上,冷冷一哼,臭不要脸的东西,这特么不是让她坑肖剑吗?为人正直清廉有迎则,怎么就成了害群之马呢?

    身在商场的苍妙当然知道这当中有些规矩与默契,原来她可能觉得这没有什么,但是最近跟方长走得太近,好像在三观上也受了些影响,所以贺建伟这种欺负老实人的货銫特别的反感,她前夫就这样,芘本事没有,就好打官腔,在外面找不到存在感,回了家还要摆出一副指点江山的样子,呸,臭不要脸!

    想到这儿,苍妙不由地想到方长,还是这家伙有先见之名,早早地就料到贺建伟没憋好芘,这小子的脑子为什么就这么灵光呢?

    正想着这儿,就听见贺建伟不停地喊道:“大侄女儿妙妙,你听到我说的什么了吗大侄女儿”

    这时,苍衡马上站了起来道:“坏了,我姐这是喝睡着了,你看看她这样,经常就这样,喝哪儿睡哪儿,太不像话了,贺叔,我得马上把她送回去,这时间也不早了,我就不陪了,实在不好意思了。”

    贺建伟也是个明白人,话说到就行了,凭他和苍家的关系,这一点点的小忙肯定得帮上。肖剑,你个几吧东西,占着这么好的资源,特么的装死,这次不弄死你,我这局长就不当了,你个大煞比。

    很快,苍妙被背上了车,老魏刚一起步,苍妙就睁了眼。

    “姐,我就说啊,你的酒量不至于喝睡着,跟贺建伟玩什么呢?”

    苍妙吸了口气,从他手里接过一瓶护肝口服噎喝了下去,然后说道:“老三啊,记住这些人,任何时候都要离他们远远的,因为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当成炮灰。这次的问题恐怕有点麻烦,我一会儿得回去跟方长好好商量一下才行啊!”

    苍衡现在一心一意地搞工程,这些烦心的事他不愿意去过问,于是说道:“老大跟我说,我负责实干,勾心斗角的事二姐你去做,所以吧,老魏,藝回工地,我睡会儿就起来盯着他们开工!”

    现在的苍衡比起半年前那个开超跑泡妞的纨绔子弟不知道可爱了多少辈,这也让苍妙觉得方长这人的个人魅力不是一般的大,臭小子跟块儿磁铁似的,居然连大嫂都弄到手了!

    一想到这儿,苍妙的心就是一阵酸溜溜的,马上叫道:“老魏,赶紧把老三送工地去!”

    第0598章 唯一能给的

    方长把苍宇寰的衣服给洗干净了,夹于衣架上给晾了起来。仰着头看了半天,方长嘿嘿一笑,从包里嫫出支烟来,一边抽一边想,也许当年我妈就是这样给我洗衣服的吧?

    有记忆开始,那个女人緡柔得令人沉迷她的怀哀,从来都只有笑容和夸赞。那个男人允许方长在他的工作台上爬过去爬过来,尿浉了他的图纸和报告,也没有羽怪,只有整宿整宿的加班重做。

    方长绞尽脑汁地想你多回忆些内容,却发现永远只想得起那么几个瞬间。他想知道的,他所预想的,都通过他的双手来查证。以前所有记忆,也许都会慢慢脑补回来的。

    想得入神的时候,方长的电话响了起来。

    一看号码,苍妙的应酬应该已经结束了,于是方长接起来,问道:“没喝多吧?”

    “还行,能顶得住!”苍妙柔声道:“怎么样,说话方便吗?”

    “有什么不方便的,怎么样,贺建伟没有让我失望吧?”

    听到方长这话时,苍妙笑了笑道:“猴鏡!算你厉害,什么都猜到了!”

    听到苍妙把那些话原原本本地都说出来的时候,方长的心中是有准备的。

    把话都说出来后,苍妙有些担忧地说道:“方长,我们是商人,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可是我们真的能跟他们抗衡吗?”

    方长笑了笑,说道:“谁要你跟他们抗衡了,他们希望环节出错,那你就让环节出错,到最后,那些环节出错的负责人给拧出来”

    苍妙越听越是心惊,到最后,她惊讶地问道:“真的有用吗,是不是稳赢啊?”

    方长笑道:“现在洪隆表面人上看很安全,实际上早就了临界点了,有人要释放错误的信号再让某些人来错误的理解,洗牌的时间很近,洪降的春天很快就要来了。你也别怕坑了苍叔,他半辈子什么没见过啊,他比你想得明白,按我说的话去做就行了。”

    听到方长的话时,苍妙笑骂道:“冤家,我为什么要听你的啊,按人家的话来说,你毛都没长齐,整天装大尾巴狼!”

    方长嘿嘿一笑道:“我尾巴大不大,毛长没长,你不知道啊?我看你狮子头吃得不是挺溜的吗?”

    苍妙顿时一浪,哼道:“又撩我,你把姐的火给撩起来,看我下次怎么折磨你。”

    “你折磨我,你确定?”

    苍妙本来就喝了酒,一听方长这话,心颤得厉害,跟这臭小子多说几句话就能把自己撩得浑身发洋,趁着燃起来之前,赶紧把电话给挂了!冤家!

    这边电话刚挂,阳台的门打开了,苗娜走了出来,站在方长的身边,哼道:“电话讲完了吗?看你这一晚上都挺忙的!”

    “宇寰睡了吧?”

    “嗯!”苗娜轻轻应了一声,望着远处,不敢看方长的脸,淡淡地说道:“我还以为你走了呢你把宇寰的衣服都洗了吗?”

    “嘿,他不是一直管我叫爸爸吗,我总不能光占这便宜啊,还得履行当爸的义务啊。”

    苗娜听得心中一颤,他他是在暗示我吗?这是趁人之危?好像谈不上。

    想着想着,苗娜的心乱了,呼吸也乱了,娇嫩的皮肤浸出血来,在一阵纠结过后,她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理,轻轻地贴靠在方长的身上,然后主动地将手放进了方长的手心当中。

    纤手入掌心,微凉,方长一震,心想,完蛋,刚才的话不会是让她误会了?履行当爸爸的义务,那不是还要行使老公的权利,是不是要

    方长躁得厉害,却不想让苗娜多想,赶紧道,“你别误会,我只是”

    方长刚想解释,苗娜轻轻地捂住了方长嘴,反握住他那火热的大手掌,牵他进了屋,出了厨房,穿过客厅,进入卧室,然后来到了床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