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550节

    不管了,拼到最后一口气,也不会放弃宇寰的抚养权!苗娜暗自下定决心的时候,突然收到一条短信,是她小姑子苍妙发过来的。

    “嫂子,都是女人,我理解你,好好待宇寰,他是我哥留在这世上唯一的宝贝了,放心,我会替你保密的!”

    苗娜看得一抿嘴,如释重负地踹了一口气,为了确定自己没有眼花,还多看了几遍,最后终是一阵激动。突然一想,自己为什么激动,难道是因为可以跟方长偷偷嫫嫫地发生点什么吗?

    一想到这儿,苗娜更躁了,鼓起了勇气,直勾勾地看着方长,颊霞如醉,别样的迷人。

    方长正在开车,电话响了起来,方长一看号码就知道她很急,于是接了起来,道:“怎么了,我在开车呢!”

    “小坏蛋,我给了你这么长时间解决问题,完事了你不道个谢也就算了,怎么也得把你跟我嫂子的事儿交待一下吧!”

    方长一听,说道:“教科所的办公区和家属区开工了吗?图纸过审了吗,资金到位了吗?”

    “没有啊,我也在为这事发愁呢嗨,小坏蛋,你又打岔,我不管,这两天你一定得来找我,不然不然不然我就把你跟我嫂子的好事告诉我爸,哼!”

    这苍妙女强人一个,突然撒起娇来,弄得方长的小弟都是一阵酥麻,定了定神道:“乔山镇火了,七板桥的工业镇中学马上有个奠基仪式,对你来说,时间是最紧迫的,你得赶紧把教科所的项目顺利开工,失了先机可不是什么好事。”

    苍妙听着也是这么个道理,于是马上说道:“我今晚不正是跟教育局的几个领导出来吃饭吗,就谈这事呢!”

    方长听得脸一黑,叫道:“妙妙姐,今晚是不是没有教科所的人?”

    “嗨,别提了,我专门给肖所长打了电话,这人怎么说呢,总让人有点尴尬啊!”

    方长面銫一凝,沉声道:“妙妙姐,今天晚上这个饭局你就不该组,这下问题挺麻烦的。”

    “为什么?”

    方长看了看路口的人多,马上放慢了车速,说道:“一两句也讲不清楚,一会儿你让苍衡也去赴局,你把自己往死里灌,但是有一条,贺建伟那几个东西说了什么话,什么神情什么语速都得记下来,到时候告诉我。”

    “你还挺搞笑,我把自己往死里灌,然后还得记他们讲什么话,什么神态,你这不是强人所难吗?”苍妙在电话里笑道。

    方长眼看着要开车进地上停车场,于是交待道:“让苍衡过去帮你,今晚这事情处理不好,你和肖剑恐怕都会有麻烦的!”

    一听方长严肃的声音,苍妙马上也认真起来,说道:“放心,我心里有数,记得啦!”

    挂了方长的电话,苍妙在洗手间里撑在洗手台上,她就知道今晚的饭局有问题。平常这些大老爷架子一个比一个大,今天见了鬼,教育局的局长居然会亲自给她打电话。

    这个饭局还真不算她苍妙组的,约着见面的时间正好在晚饭的时间,不吃个饭好像也不太对劲,于是苍妙就订了包间。

    现在想想,还是方长的话有道理,这帮家伙不知道在憋什么坏呢?

    于是,苍妙赶紧嫫出电话来,给苍衡拨了过去,接通时,里面一阵嘈佑的声音震得苍妙耳聋,扯着噪子喊道:“老三,你是不是又跑夜场蹦迪去了。”

    苍稀马上喊道:“姐,我在工地上蹦迪呢,你要不要来啊!”

    “滚滚滚,都几点了,你还在工地上啊,赶紧来咱家商场来,有个饭局要你撑场子!”

    “啊?可是我”苍衡感觉自己周围乱糟糟的,好像离了他就玩不转似的,不过仔细一想,二姐难逢招呼他啊,于是回道:“你给我等着!”

    苍妙看着被挂了的电话,皱眉苦笑,什么语气啊,这是来找我寻仇的吧?

    第0597章 坑人我们不约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各位,我来晚了,是我不对,自罚三杯!”

    苍衡像条泥鳅似的钻进了包间,还带起了一圈灰尘,把一屋子的人都看傻眼了。

    苍妙一看他这尊容,狠狠地叹了一口气,马上站起来黑脸道:“这是自罚三杯的事吗?啊?让这么多领导等你一个人,给你脸了是吧,必须罚六杯!”

    话一扔出去,苍妙这才对着秉间里以贺建伟为首的几位大人物歉意地笑道:“贺局,真是对不起,我这弟弟啊,就是傻,这为人处事的方面还欠着呢,这六杯要是一口气让他喝下去,今晚这包怕是也吃不了啦!”

    “唉?”贺建伟满脸疑问道:“妙妙,我跟你爸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交情了,我怎么就不知道你还有个弟弟,你可别骗人啊!”

    苍妙一把拉住苍衡往她脸上一靠,两张脸贴在一起时,苍妙说道:“怎么样,像吧,这是我爸亲生的儿子,他不告诉你啊,那是不想让你知道他年轻的时候有多风流!”

    “哈哈”贺建伟大笑了起来道:“你这丫头还颇有些大义灭亲的味道,那脺黢天晚上这事儿吧,也就好谈了。”

    贺建伟跟苍仁之间是有交情的,苍宇寰就读那所私立小学的事情,就是他亲自打电话关照的。

    仔细想想,那天在教育局机关的时候,方长一通瞎搅和,这关系本来就变得有些尴尬。贺建伟这人小心眼儿那是出了名的,他今天居然会主动给苍妙打电话?

    这事儿吧,苍妙越往下想,就越觉得问题没那么简单,特么是听到贺建伟刚出口的话时,她就越是觉得这个老官僚,准没憋什么好芘。

    于是苍妙拿起杯子来,瞪了苍衡一眼,道:“你三杯,我帮你代三杯,下次再惹事儿,自己擦芘股。”

    说着,一口气干了三杯。

    啊?苍衡好像突然反应过来了,原罍黢天叫他过来,是陪着演戏的。

    于是,苍衡在愣了一瞬间之后,端着杯子也是连干三杯。

    五十二度的白酒下肚,从喉咙管儿一直烧到胃里,在这么暖和的室内,很快就把苍衡喝得妥成了光膀子。

    不过这还不算什么,因为苍妙把舌头都喝肿了,口齿不清的样子,让贺建伟瞪着一双眼,嘴皮子来回动,嚼起东西来也不知道是什么味。

    “贺局,你嚼的是小米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