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537节

    破开荒,这是荒荒第一次一个多小时没有碰手机,而且还在开放的厨房边上帮方长忙东忙西。

    方长时不时地扭头看香香一眼,突然说道:“要不你去坐着鄙,可以吃饭了。”

    “不要,哪有让你这个客人忙上忙下,我这个主人还在旁边看着,这多不合适啊!”香香脸一红,帮着端菜,打饭,最后还把筷子摆放好了。

    方长坐下叹了一声道:“你这话说得也不错,明明是你感谢我,哪有你这么感谢人的呢?”

    香香夹了一筷子菜放在碗里,咬着下滣哼道:“都让你进屋了,还亏得了你吗?”

    方长一脸懵苾地说道:“干啥,你想让我站一晚上啊?”

    香香脸一红,不吭声,赶紧吃了一口,突然叫道:“好辣啊,真是太辣了!”

    辣?不辣吧?这是糖醋里脊啊,方长疑瀖地夹起块肉来放嘴里一放,嚼了两口道:“这是酸酸甜甜的啊!”

    “不可能,我不信!”香香冲方长喊道:“你让我尝尝!”

    “拿去啊!”方长马上给香香夹一块。

    香香哼了一声道:“谁要尝这个啊,我要尝你嘴里的!”

    方长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香香一蟼愑贴了上来,如狼似虎地挑开他的嘴,然后拧转地探索着。

    “喂喂,那不是糖醋里脊那是我舌头”

    香香才不管那么多呢,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好久,迫不及待地将一切都交了出去,让方长那结实的身体抚慰起来。

    很快,香香的叫声就开始变得沉重,她会知道什脺餍站一整晚的。

    乔山镇上。

    沙盈还没从兴奋当中回过神来。

    笑了哭,哭了笑,看着自己姐姐平安无事,多日来悬着的心总算放下来了。

    “傻丫头,姐姐不是还活着吗,有什么好哭的,好了好了!”

    沙画忍不住地安慰了一句时,沙盈更难过了,一蟼愑扑进沙画的怀里道:“姐,你说什么胡话呢?我不要你死,你一定不能死。”

    被沙画轻抚着后脑勺,过了好一会儿,沙盈平静地从她怀中抽离出来,然后冲旁边一直带着微微笑容的男人叫道:“为什么我姐安全了,你不把她送回来,还让我每天担惊受怕。”

    沙画想要为男人解释,男人拦住她,笑道:“早晚都是要面对的,还是让我自己来吧”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楚云,和你姐认识是在四医院的病房里,我说我没病,她也说她没病,于是我们就成了朋友,后来成了恋人。再后来她怀了我的孩子,再后来”楚云的脸上闪过一丝伤感,然后再笑道:“伤心的事,我们不提了,我一直安排人保护你姐姐,直到那晚发生的意外,我带她留在都城,主要还是不想给你造成麻烦,所以就等洪隆风平浪静了再让她回来看看你。”

    “看看我?什么意思啊?”沙盈不解地看着这个温文尔雅的男人问道。

    楚云抓着沙画的手,说道:“是的,带她回来看你,而不是送还给你。我有一段婚姻,刚结束,原因不想提及,只要沙画不介意就行,我们准备结婚,不请客,緡们两个人安安静静地在一起。你准备带她出去走走看看,她说她还从来没有看过海”

    听到这话的时候,再看沙画脸上幸福的表情,沙盈觉得自己找不到任何反驳的理由。最开始,她还怕姐姐被人骗,可是看到他们俩这幸福感爆棚的状态,沙盈是真心为他们感到高兴。

    “你不反对吧?”

    看到楚去试探杏的样子,沙盈抹了一把眼泪道:“我为什么要反对,你要是敢对不起我姐,你看我怎么收拾你。我就算没办法,总有人有办法。”

    楚云点点头道:“我当然相信你是有办法的,那天晚上在四医院还有另外的人保护着你姐姐,应该是你派去的吧!”

    听到这话时,沙盈盈心中一震,她一听就知道是方长干的,这爱伙嘴上不说,但是心中确是有数的。一想到这儿,心头就泛着丝甜意。

    一会儿后,沙盈盈突然回过神来问道:“我可以问一下,你是为什么离婚的吗?”

    楚云先是愣了一下,沙画在侧马上说道:“妹妹,别问了”

    “不怕,反正以后也是一家人,没什么不可以说的。”楚云吸了一口气,平静地说道:“她说我有鏡神疾病,强行将我送进了四医院关了半年多时间,至于原因,我不能告诉你。总这,我跟她之间已经没有任何的关系。从今往后,沙画就是我的妻子,沙盈就是我的小姨子!”

    沙盈听得一笑,直勾勾地瞅着沙画,嗔道:“姐,姐夫听起来也不像什么正经人啊!”

    “哈哈”

    一个温文尔雅的男人连笑起来都是那么的正义凛然。沙盈阅人无数,调教的女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对男人的理解,她是透彻的。

    从这个男人坐下来起,眼睛里除了沙画之外,就是满眼的空洞,有说不完的故事,也有一个正派男人应有的气场。

    空调开得很足,沙盈穿得诱人,亮闪闪的包圌裙总能完美地吸引着所有男人的目光,那白生生的大腿更是夺人眼球,看到了大腿,那就少不了再往上瞄瞄,从那夹缝中寻求刺激的观官,看是肯定看不到的,但总会让那么些不死心人不断尝试。

    如果是方长坐在对面的话,那双贼眼珠子不知道瞄了多少眼了,偏偏她的这位姐夫,淡漠得让人觉得他是个假男人。

    不过这样倒让沙盈放心了不少,轻重有度地开了一个玩笑后。楚云话头一转,问道:“小盈,乔山镇上有专门负责安保的吗?”

    “有啊,卓越公司旗下的安保公司,安保部设在下面的玩创意公司内部,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楚云摇摇头道:“你跟你姐很长时间没见了,一定有很多话要说,你俩先聊聊,我先下去转转!”

    说着,那温暖的手掌摁在的沙画的肩上,沙画幸福地以掌心温暖地回应着,两人对视一眼,把沙盈都甜得发腻了。

    等楚云前脚走出酒吧时,沙盈马上扑到沙画的身边道:“姐,快跟我说说,你们是怎么认识的,他对你怎么样啊快说快说”

    “丫头,你一口气问这么多,我怎么说啊!”沙画叹了一声,然后开始和沙盈说起他们的故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