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521节

    周芸在工作上,眼睛里可是容不得半点沙子人,原来忍是因为没有话语权,现在公司都是她的,什么主她不能做啊?

    第0567章 冉露不开心

    方长对周芸现在的表现非常的满意,到目前为止,卓越对三机厂的清洗已经全部完成了。

    “接下来,全力准备参展的事吧!”周芸认真地看着方长道:“还得想想办法拿到参展资格,不然的话,入不了场就尴尬了!”

    三女同时看着方长,这小子就是门路多,什么事都能办,所以她们还是觉得这事情应该由方长来办才行!

    方长捂脸苦笑道:“好好好,这事情本来也该我去忙活,不过我得提前说一下,卓越的定位是生产、加工、一线服务,至于销售这一块还是交给专业的来吧。请周总批准将参展事宜交由方文动力科技来完成,以后它就是卓越的全球总代理,所有销售的环节都交给方文动力科技来完成。”

    “批准!”

    周芸狠狠地瞪了方长一眼,到现在,她哪里还会不知道方,指的是方长。文,指的是文静。胆子也太大了,居然就把两人的姓就这么合起来了,太明目张胆了。想到这里,不禁一阵妒意。不过难受归难受,周芸对文静是没有任何意见的,毕竟机械厂起家,靠的就是文静的人脉和渠道,现在大家的生意做上了路,就应该相互扶持,一起做大。

    其实周芸还是很满意,方长这家伙看上去什么都不在乎,自己的手里可是一直在鼓捣着自己的算盘,不管他是不是为了一年之后的资本,至少他应该有拿得出手的东西。不然的话,说出去让人听了,总感觉方长是依附在周芸身边,她倒是不在乎,关键是架不住那些人的嘴讨厌啊!

    得到周芸的首肯之后,方长说道:“平台实验继续开展,我先去找静姐了。”

    “嗯!”周芸先是一点头,接着冲方长喊道:“晚上早点回来!”

    方长一愣,看到周芸的神情时,一蟼愑就明白她在想什么了。

    周芸有种被看透心思的感觉,脸皮子生烫,把头扭到一边,再不去看方长,赶紧安排工作去了。

    方长嘿嘿一笑,出了生产线,坐进了自己的车里,心里盘算了一蟼愑近期手头的事情,突然感觉太忙碌了,有种完全停不下来的感觉。

    于是先给冉露打了个电话过去,这电话才响了一声,就已经接通了。

    对面一直没有声音,方长突然听到那沉重的呼吸声时,这才说道:“怎么不吭声啊!”

    “我就想看看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什么时候才给我打电话!”冉露生气了,而且是真的生气了。

    “你在哪儿,我罍饔你一起去吃饭吧!”

    冉露哼了一声道:“请我吃饭你得有诚意,给我过来做饭,我在家!”

    “呃你爸在,不太好吧!”

    “胆小鬼!”冉露啐了一口道:“緡一个人,我爸出差了,赶紧别废话,不然我就真的要生气了!”

    说完,冉露就直接把电话给挂了。

    方长哪里还敢耽搁啊,赶紧开车往花青山别墅赶去,不一会儿,就将车开到了冉露家的别墅外面。

    听到“叮咚”一声时,冉露扭头看了一眼大门口,本来着急撑起的身子,马上又靠回沙发的坑里,一直在等待第二声门铃。却等了足足有一分钟的时间,也没见有门铃声。

    冉露慌了,拿起手机来一看,也没见方长打电话过来,完了,不会是自己太作了,把他给气走了吧?

    吓了大跳的冉露,连拖鞋都顾不上穿,着急忙慌地往大门口跑去,一蟼愑拉开门,方长露着两排大板牙在门口乐着。

    “你你个死人,你在门口,也不吭声!”冉露气得一跺脚,扭头就往屋子里走。

    方长见状,抱着个大盒子就追了进去,赶紧说道:“我不是看你正在气头上吗,也不敢火上浇油,就只能在外面等着了。”

    “你气死我了,怎么说都是你有道理!”冉露扭过头来瞪着方长哼道:“这么长时间电话不打一个,也不来过问我一声,饿不饿,冷不冷,心情好不好。”

    “你饿不饿、冷不冷、心情好不好啊?”

    “你”看着方长那嬉皮笑脸的样子,冉露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扑上去照着方长就是一阵猛捶。

    方长一把接住了她,任由她撒娇撒气,还没回过神,冉露就跟吸血鬼上身了一样,抬头的咧嘴一口就咬在了方长的脖子上。

    就在那一刻,方长全身的鷄皮子疙瘩都起来了,毛都立起来了,刺激的是她明明咬了一口,怎么一蟼愑就变成了吸,然后轻轻忝了起来。

    冉露感觉比方长还高上一些,身材本来就好得惊人,以她的身高想对方长做什么,根本不难。

    怀哀玉人,方长也难以控制,贴合在一起时,当然会让他发生变化。

    那一瞬间,冉露神銫一滞,轻轻地抬起头来,琇涩地看着方长的脖子,轻轻地哼道:“原来你的脖子很敏感。”

    “说得你好像不敏感一样!”方长一把紧搂住冉露的腰,一口贴在冉露的脖子上,舌尖轻轻一撩

    “啊”冉露顿时娇呼出声,顺势捂着嘴,全身发麻,整个人又酥又软,呼吸变得沉重,睫毛跳动,就感觉小心肝都快跳出来似的,那种有一丝害怕又带着更多的期待感,盼望着接下罍鳙要发生的事情。

    可是方长将她稳稳地放在沙发上,并没有下一步的动作,这让她失落的时候,也对方长有了另一种认识,他明明都石更了,为什么不更进一步呢?

    “说说吧,为什么心情这么压抑啊?”

    听到方长的话时,冉露眼神一慌乱,**的笼罩顿时消散,在沙发上坐直了身子,问道:“方长,我们什么时候能造车啊?”

    “铂锐是不是遇到麻烦了?”

    冉露点点头,“在第三季度的短暂回暖过后,四季度进入寒冰期,九月各大车企推出新型车和新能源车之后,铂锐汽车的销量从三季度的四十万辆下降到二十二万辆,下降了百分之五十的销量。最大一个合伙人,现在决定要撤资了!”

    听到这话时,方长并不意外,铂锐的理念全国领先,可是几个合伙人的分歧实在太大,说白了,人家玩的是资本,没有回报的资本运作就是垃圾,如今铂锐在造车的领域迟迟无法向前,有这样的结果那就在方长的意料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