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509节

    “老大,应该等一春节之后再动手的!”

    瞥了一眼小地方,方长摇头道:“我特么这是在救你的命,再晚几天,你估计就得死床上了!”

    “少来了,我一天吃六只生蚝,八个鷄蛋,还有一杯媷清蛋白,强壮得一批,死床上?不存在的!”

    方长听得咂舌,“你特么的还真是只七星嫖虫啊!”

    众人一听,顿时扶着棺材笑了起来。

    直到里面彻底没声了,这才将它拉到了火葬厂。

    一阵烟,一阵味,一堆灰,除了一个u盘之外,什么都没有留下来。

    “地主哥,都办妥了”

    小地主点点头,一个大信封塞进面前这个六十来岁的老头手里,看看他现在的样子,不禁叹道:“我特么看你现在这样子,就知道当初没白救你!”

    这老头把大信封推回给小地主道:“我的命都是你救的,再收钱,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小地主没有把信封接回来,挥了挥手,然后大摇大摆地走了出去。

    火葬厂火化之后,遗体的骨灰一般不会全部捡干净,要不然那么大一包也不可能全都装进坛子里,所以,也就是一少部份表示一下。但是面对这一堆,连表示一下都没有,直接就清扫了,用来当花肥。

    就算刚才烧的时候,还有尖叫声,老头也习惯了,这几年被他烧得尖叫的尸体还少吗?

    乔山镇这一夜疯狂直到凌晨两三点才结束。方长回来的时候,上坡的路上停着那辆芘股都被撞烂的r8。

    诗雨迎着大灯走到了方长的车面前,毫不客气地拉开了副驾的门,然后坐了上来。

    “你赔我车!”

    诗雨两腿一卷,整个人在那坐椅上缩成一团,方长两眼一定,盯着那结实的大腿绷得紧紧的芘股,看得有些僵硬。

    紧接着,方长嘿嘿一笑道:“你这车又不是我撞的,为什么让我赔啊?”

    诗雨瞪着方长的眼神中带着一丝笑意,哼道:“如果不是你设计我的话,我怎么可能输得这么难看。”

    “嘿,我凭平事跟你打平的,怎么就变成设计你了啊!”

    “你”诗雨听得心中一堵,顿时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要知道诗雨是一个非常好强的女人,凡事都得争个输赢,也就是说,要么输,要么赢,可是这一场赛车居然以打平告终。换句话说,诗雨已经输了,而且输得很彻底。只不过方长碍于她的面子,以一场平局让大家都不那尴尬而已。

    开始的时候,诗雨还有些想不通,方长这种做法分明就是对她的一种琇辱,可是再一想,她跟方长无冤无仇,方长没必要琇辱她。几杯酒一下肚,诗雨在车里暗暗地想,这家伙是不是对她有意思啊?

    “你跟我交个底,是不是故意激怒我的?”有些小躁动的诗雨双腿歪向了方长一边,两腿夹得很紧,轻轻地一个磨蹭的小动作,就让方长有些口干舌躁。

    方长吧唧了一蟼愑嘴皮,僵硬地说道:“算不上激怒吧,只不过这一场比赛我不想输的话,你肯定赢不了。”

    “呸!”诗雨红着脸啐了一口,自信道:“我想了想,如果今天反过来跑的话,你就输定了。”

    诗雨总结了一下,让她输的主要原因应该在赛道的行进方向出了问题。大直道陡坡让她的爱车在动力上吃了很大的亏,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才用了氮气加速。那么如果反过来的话,以r8的动力完全可以应付,绝不会那么的狼狈。

    “如果反过来的话,你就车毁人亡了!”方长叹了一口气道,“你这么好强,就算是下坡,你也会忍不住打鷄血(氮气加速)的,以这种方式入弯,你的时速可以保持在一百五翻滚过去!”

    “你去死!”诗雨噗地一蟼愑笑了起来,顺手就朝方长捶了过去。

    方长眼急手快,一把将诗雨那双捏在手里,两人的心同时一颤。

    过了好久,诗雨哼道:“你把我车撞坏了,赔我!”

    方长嘿嘿一笑道:“我会修车”

    诗雨听得心头一浪,顺势翻坐顾方长的身上,一蟼愑放倒坐椅,趴在方长的身上哼道:“那还不快修”

    “我去,我是说真的,真的修车我真的会修”

    诗雨拧动着身子,咬着方长的耳朵哼道:“我知道,你技术真好修得真好,你快一点”

    叭叭

    安静的乔山镇,时不时传出一阵喇叭声来,吵得人心烦,怎么睡都睡不着。

    就在那晃动的车不远的地方,柳冰那丫头面红耳赤地看着这一切,心情复杂,身体有些躁动,抚弄着那有待于开发的部位,太难受了!

    【作者题外话】:感谢憨特、阿杜拉拉卡拉两位兄弟的打赏支持。

    第0555章 小丫头你来真的

    诗雨被修服气了,手脚发软地被方长抱进了他家里。

    看着诗雨有些害怕的样子,方长嘿嘿笑道:“不干了,不干了!”

    “讨厌!”诗雨哼了一声,拍了拍身己身边的位子,嗔道:“过来躺一会儿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