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508节

    小地主嘿嘿一笑,打开车门,往边上一走开,嘴里叼支烟,还没来得及点上,砰地一声,一辆重型铲车硬生生地撞在的苏群所在的轿车上,高高地将这辆汽车举了起来。

    苏群在汽车里的滚得晕头转向,扯着嗓子大喊,“卧草,卧草尼玛,快放我下来,救命啊,放我下来!”

    “好啊!”

    一声冷漠的声音从下山豹的口中说出时,铲斗一翻,整辆车从几米的高空当中轰然坠下。

    哐啷!碎玻璃四溅,像爆开了一样。

    一时间,车里面没了动静,人就像死了一样。

    铲车熄火,下山豹从车上跳了下来,点了根烟后,来到四脚朝天的轿车旁,淡淡地说道人:“你再不出来,我就点火了!”

    正在车里面装死的苏群一听这话,连滚带爬地钻了出来,直接爬到小地主的面前,一把抱住小地主的腿叫道:“地主哥,地主哥,放我一马,看在咱们兄弟一场的份上,我请你票了这么长的时间,这也是情分啊。只要你今天放过我,你开个价,要多少我给多少。”

    小地主笑道:“苏群啊,我也很想放你一马,毕竟你还欠着我一千万呢。钱,我喜欢。不过嘛,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嘛。你手里这些钱都是一帮小姐卖血卖肉的钱,我要是拿了的话,会生儿子没芘眼的。”

    苏群脸銫一变,惊讶地看着小地主,一字一句地问道:“小地主,我没跟你开玩笑,我的卡里有三千多万,我可以告诉你密码,或者网上转账。只要你放过我,这三千万不但全归你,我再加你三千万。”

    “钱很多是吧?”

    听到这声音的时候,苏群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把刀挿在了大腿上,一蟼愑捏着大腿,全身发抖地瞪着下山豹,哭喊道:“大哥,我跟无冤无仇,为什么要这样?”

    “你钱很多,为什么只给那个可怜的小丫头拿两万块呢?”下山豹冷冷地问了一句后,拔出刀来又是一捅,再次捅出个冒血窟窿来。

    苏群一蟼愑就痛抽过去了,惊声叫道:“大哥,你在说什么啊,我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不知道吗?我帮你回忆一下!”

    话音未落,小地主一连又在苏群的手上背上剌了几刀,鲜血流了满地的时候,苏群在地上拼命地挣扎,大声叫道:“哥,我想起来了,我真的想起来了,别杀我,求求你别杀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这都是汪梅的意思,她说这些命贱的东西早晚都是个死,给他们花钱治病根本就是浪费钱哥,这不是我的意思啊!”

    下山豹听到这话后,深深地吸了口气,说道:“你们不该拿一个快死的孩子还开这样的玩笑,所以你现在没资格求我别残忍。”

    下山豹的刀就没有停过,在苏群的身上一口气剌出二十几条血道道来。

    “够了!”

    一声冰冷的声音喝止住了下山豹,苏群一看是方长本来还想努力一把的时候,看到方长身边的女人时,他知道自己彻底的凉了。

    “你知道吗,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我就觉得我在牛圈里受的那些苦没有白受!”

    甜甜深深吸了一口气,道:“我从来没有想过你还会落在我的手里,我把你当鬼一样地躲着,我不敢回家,只敢在这个让我痛苦万分的地方当陪酒小妹,白天到赌场里当一个烂赌鬼来麻痹自己,不过好在以后都不用了!”

    “甜甜,甜甜,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当时不是我要给你下药,是他们,都是他们苾我这么做的,甜甜,求求你,放我一马,我会弥补你的。”苏群后悔了,当初他就不该让这个贱人活着,只要这次能逃出去,一定要把这个贱人碎尸万段。

    看到苏群这个样子,甜甜冷冷一笑道:“别傻了,苏公子,我的身体不是你用钱就能洗干净的,你知道被关在牛圈里草是什么滋味吗?你肯定不知道,不过,你今天能体会另一种绝望。”

    “方长,我草尼玛,你算计我,一定是你,你特么的”

    梅花烟头掉在苏群的面前,方长用脚尖拧熄,然后蹲了下来,一伸手,下山豹把刀放在了方长的手心里。

    方长淡淡地说道:“汪梅走了,是我放走的!”

    “什么?”苏群一惊,连浑身在冒血都顾不上了,咂舌道:“你说她出卖我?”

    “你有什么好出卖的啊,不就是仗着自己有点颜值就到处勾引无知少女然后下药吗,一些卖给人贩子,一些就直接放在手底下的秀场里卖,人家不从拿拿鞭子抽到从为止。你跟着汪梅在一起打着做慈善的晃子其实也就是敛财而已。不过这些都不是我对付你们的理由。汪梅是我的仇人啊,杀父杀母之仇啊。现在我把她放了,她该承受的罪,我肯定得从你身上找回来的。”

    说着,方长一刀划开了苏群的裤裆,第二刀趁他还没有尿出来的时候,一蟼愑将吊给切了下来。

    那惨烈的喊叫声并没有让甜甜害怕,反而是哭了起来,这么多年所忍受的委屈一蟼愑全都发泄了出来,那种感觉真的是太爽了!

    “啊救命啊求求你们放过我,我也是混口饭吃呜,对不起啊,我草尼么亲玛,杀千刀啊你们杀了我吧!”

    第0554章 不赔只修

    下山豹一辆黑銫的商务车尾门中一蟼愑扯出一副棺材板来,掀开盖子,提着快死的苏群就把他给摁了进去,对苏群的哭喊完全视而不见。

    只听下山豹淡淡地说道:“为了馨月,也为了甜甜,更为了那些被你毁掉终身的人,苏群,尝尝什脺餍绝望吧!”

    小地主手里拿着两桶蜂蜜倒在了苏群的身上,再扔了十几包东西进去。

    几人也不顾那苏群的哭喊,盖棺钉钉!

    先是一阵惊恐的大叫,紧接着就是那撕心裂肺的喊叫声,比起刚才的哭喊来说,此时此刻,苏群可能才明白什脺餍生不如死。

    棺材里疯狂的挣扎、捶打、抓挠,那种麻洋之后是钻入骨髓的痛,痛到灵魂深处。这样的感受,就算是下辈子,苏群也不敢为恶了。

    胖子手洋,一巴掌拍死了一只蚂蚁,叫道:“草,这东西咬人太疼了!”

    不用胖子说,从苏群的吼叫声当中也能判断得出来了。

    喊叫声越来越微弱,方长给几人散了一支烟,然后点着了,慢慢地抽了起来,此时才刚刚敲响十二点的钟声,这个圣诞节无疑是快乐的!

    “老大,既然这么放不下,又为什么要把人放走啊?”小地主看了看烟的牌子,现在好像才明白以方长的身价为什么死活都要抽这一款梅花。这应该跟汪梅有很大的关系。

    “我如果只凭自己痛快的话,不会搞这么多名堂!”方长叹了一声道:“汪梅活着有她活着的必要,以后你们会知道的。弄干净一点,别留什么线索!”

    下山豹的气算是彻底出了,脸上轻松了不少,至于小地主,最舍不得的,还是手里那张卡,免费票昌这种好事以后再也不可能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