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503节

    第0548章 霸气

    “卧草,妹夫牛批啊!”

    远离球场的房子二层被加盖了超厚的防撞玻璃景观房,一排舒适的桌椅面对着球场。这样一来又能看到场中的情况感受狂欢的气氛,又不被那狂躁的音乐所影响,真是一个不错的包间。

    周昊看到这一幕的时候,直接从位子上跳了起来,大叫

    骆叶与周芸坐在一起,看到这一幕也有惊讶!

    “死混蛋,膨胀了啊!”

    听到这话时,骆叶看到周芸一脸的兴奋,暖昧地笑道:“喜欢就明说嘛,非要骂上两句,当人不知道打是情,骂是爱啊,不过话又说回来,你男朋友还真是颗炮仗啊,谁都敢炸!他这次惹的人来头可不小啊!想不到连他都来了,这个诗雨还真是惹人爱。”

    周芸横眼瞅了瞅骆叶,拉着骆叶的手道:“二嫂,听你这话,倒也没怎么把那个拍婚纱照的家伙放在眼里。方长就这么个杏格,他要是闯了祸,一家人你能见死不救吗?”

    “你这丫头,我可还没进你们周家的门呢,方长不也还没跟你走一块儿吗,你这么快就来个利益捆绑,我怎么感觉像上错了车啊!停停,我要下车!”

    听到骆叶这话时,周昊扭头露出一脸坏笑道:“想下车,没门儿,我都拿钢筋焊死了!”

    骆叶白了周昊一眼,没好气道:“周昊,这话可是你说的,结了婚你可别后悔,我可不是大嫂那种贤良淑德,你当心我拿条狗链子把你栓起来,哼!”

    “来来来,快来栓,今晚你就把我栓上床,咱俩就把事儿给办了,明早你就是狗曰的,嘿嘿!”

    “你丫混蛋!”骆叶张嘴就是一顿臭喷,边喷边笑。

    周芸在旁边脸都黑了,有气无力地喊道:“我求求你们别撒狗粮了,那个拍婚照纱照的到底是谁啊?”

    骆叶瞪了周昊一眼,俏脸飞霞地说道:“他就是

    “他就是巨能集团的未来少东,藩正男!”

    听到诗雨强调般的介绍时,方长抬头打量着这个高高帅帅的男人,笑道:“你们家生产电池的?”

    这话一出,众人哈哈大笑,就连诗雨也没有忍住。

    藩正男冷冷一哼,靠近方长一些,目光直接从方长的头顶看过去,他的眼睛里根本看不到方长,这个最萌身高差对方长来说应该算是一种打击了吧。

    只听藩正男说道:“别拿无知当幽默,巨能这块牌子不是所有人都能开玩笑的。”

    事实上,方长很清楚地知道巨能的来历,只不过注定要被方长踩在脚下的一块招牌而已,方长也就懒得跟他计较那边多了。

    见方长没有反应,藩正男淡淡地说道:“朋友,今天是圣诞节,给藩正男一个面子,比赛取消好吗?时间宝贵,我想和诗雨有多的时间相处。”

    听到周昊这话时,方长点点头道:“只要诗雨小姐同意,我没有意见!”

    然而诗雨还没有吭声,藩正男又道:“那就好,朋友,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承认一句,不是诗雨的对手,主动认输,我藩正男交你这个朋友,以后有什么麻烦,你一个电话,藩某柏当全力以赴,帮你解决因难。”

    知道藩正男来历的人都清楚,他是个一诺千金的人,多少人想交他这个朋友,藩正男连看都不想看他们一眼。

    北方多权贵,南方多金主,而这位藩正男家的巨能集团就是其中之一。

    藩正男并不是什么败家仔,相反,非常有才华的一个富二代,十四岁就挣到了第一桶金,不到十八岁收到国外知名大学录取通知书,六年时间双硕士学位,他用最短的时间完成了别人一辈子都不能完成的事情,那就是在学校期间,自主创业一家公司并以两百万刀的价格出售,回国靠这笔钱一共买下酸潹二手超跑,在海港城成立了一家顶级超跑租凭公司,并且成立蓝焰超跑俱乐部,入会最低配两百万级跑车以及百万会费,目前在全国拥有四十八名会员,并且在没有人退会的情况下禁止招入新会员。一来是防止人员太杂,二来也可以体现这家俱乐部的高苾格。

    藩正男开这家超跑俱乐部,并不是炫富,更不是赚钱,他手里的每一个会员都经过了他亲自的审核,这些年轻人们要么是富得流油,要么自身能力强悍。而最为关键的是,藩正男最看重他们的人脉。

    十几岁的时候,藩正男就明白一个道理,人脉与实力,缺一不可,只要二者相兼,在国内,那就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凭藩正男手中的人脉,现在对方长的一个承诺就等于给了他一把钥匙,打开真正上流社会的钥匙。

    方长也知道这把钥匙有多沉重,但是这个藩正男装苾真是装过头了。

    “藩正男你是不是疯啦,我要想赢谁,我就堂堂正正地赢,我用得着你在这里显摆自己手腕吗?”诗雨忍了半天终于忍不下去了,冲藩正男吼道。

    藩正男被吼得没有脾气,笑容不减,说道:“诗雨,你别生气,我只是觉得时间对我们来说太宝贵,何必为这种人浪费时间呢?”

    这种人?方长听得一笑,退了一步,仰头看着这个目中无人的藩正男说道:“藩先生,麻烦你让让,这条余业山道不长,三圈下来也就几分钟的事情,几分钟耽误不了你什么事!”

    “你是听不见我说”

    “说你妈个比!”方长手一伸,指尖点着藩正男的鼻尖狂叫道:“草尼玛,给脸不要脸,再特么多说一个字,老天爷都保不住你,我说的!”

    方长火了!

    要知道外面大小事情都还等着方长去处理,跟这个藩正男多说一句废话就是在影响着他的计划。

    机械师是不允许丁误差的,于是方长毫不掩示自己那杀意,震得的藩正男两腿有些软,不自觉地往后挪了一些。

    看到这一幕时,周围的人惊骇地望着方长,远处高台上的苍家姐弟也看着方长。

    另一边香香一行人同样看着方长。

    带着礼物来准备给方长一个惊喜的冉露也碰巧撞上了这一幕。

    包间里的骆叶走到周昊的身边,轻轻地挽着他的手,喃喃道:“周家这个女婿啊,绝非池中之物!”

    周昊听得心中一震,那目光一时半会儿也不肯离开方长,嗅濜得厉害,嘴角带着浅笑,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