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96节

    苏群微微一笑道:“小刀他们有消息了,不过沙盈她姐那边的事情闹得稍大,他们几个把人藏起来了,手机暂时关机,过了明天晚上,就会现身了。”

    “嗯,也不是什么大事情,到时候做得干净一点行了!”

    “亲爱的,今晚我们在都城住一夜,一觉醒来,惊喜就到了,你兴奋吗?”

    汪梅优雅一笑,哼道:“还是你懂我,这么多花言巧语的男人,谁也比不上你用心,不过,我可以提前问问是什么样的惊喜吗?”

    “嘿,还是别问了,到时你就知道了!”苏群神秘地哼道:“先别管什么惊喜了,我把房间都布置好了,等你一落地,今晚我得好好跟你倾诉一下相思苦!”

    汪梅心中一颤,哼道:“你这个磨人的东西,等着鄙,一会儿见!”

    挂了电话过后的汪梅,久久不能平静下来,这一趟来华南省,应该是到一年收成的时候了。想到这儿,汪梅激动得全身发抖,有一阵子没见到苏群了,别说,是挺洋的!

    下山豹的小破车已经开到都城远郊的小镇上,老样子,把车停在镇子口,然后大步穿镇而过,镇卫生所的门还开着,听说她最近都在卫生所里看社会猪!

    可是等下山豹进门的时候,只有医生所头埋在两腿间打瞌睡。

    啪!

    下山豹一巴掌拍在医生的肩上,本来想给他一个惊喜(吓),可是这一巴掌下去之后,医生缓缓抬起头来,眼眶有些红,先是一喜,接着无法掩示那悲伤。

    “怎么了?”

    医生没有说话,赶紧搓了一把自己的脸,拉着下山豹就往镇上冲,连卫生所的门都不关了。

    越往前跑,下山豹就越有一种不好的预感,直到冲进小馨月家的门时候,陈老九坐在门槛上,嘴里颔着烟枪吧嗒吧嗒地吞云吐雾。

    这个点,陈老九应该在打长牌,可是今天却破天荒地没去,连抽烟的样子看起来都没有那么的爽快。

    杵在门口,下山豹突然不敢往前走了,抬了一半的脚硬是收了回来,医生拉了他两三次,也没把他拉得动。

    胖子紧张地嫫了支烟出来,然后疯狂地刨着一次杏打火机的砂轮,嚓嚓嚓火花四溅,可就是点不着火。

    于是胖子攥着火机在手上使劲儿晃了晃,右手点火,左手捏着右手,没想到手反而抖得更厉害了,一连点了七八次无果,猛地往地上一砸

    砰!

    打火机落地就炸了,那清脆的爆炸声吓得陈老九猛地一缩脚,狠狠地瞪了下山豹一眼,有些不快地说道:“哎,要死就早点死,总是吊着这么一口气,老子两天都没打牌了”

    下山豹全身一震,已经来不及生气了,颤颤地将那两个把裤兜顶着鼓胀的苹果拿了出来,将就裤腿使劲擦,用力擦,拼命地擦,大腿都感觉到烫了,这才停了手,拿到面前看了看,这才朝门槛里迈了进去。

    房间很暗,头顶有灯不足二十瓦的白炽灯泡,床头有蜡烛,火苗忽闪忽闪地摇曳,让影子左右晃动着。

    女人伏在床头哭得泣不成声,弟弟坐在床里边,拉着乌黑的小手,无喜无悲的样子显然不知人事。医生面对墙壁,知道心时在想什么。

    下山豹走到床边坐了下来,从女人的头上接过那只正在安抚妈妈的小手,然后往她的小手当中放了一个刚才已经擦干净的苹果。

    “快吃,我们一起吃,就像嘱肥肠粉那样你看,我先吃给你看!”

    说着,下山豹脆生生地把手中的红苹果咬下一口来,哗哗哗地一阵猛嚼,那眼泪鼻涕混着唾沫星子乱喷,像一出默剧,压抑到了极点。

    她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举起苹果放到眯成一条缝的眼前,模糊地看了一眼,然后放在鼻子前嗅了一口,有气无力地哼道:“苹果好香啊!八戒叔叔,你现在的样子真好看,别哭,我喜欢看你笑”

    烛光暗弱

    烛光熄灭

    油尽灯枯时,下山豹的一声哀嚎让这个镇子一下全被茵暗笼罩了起来。

    陈老九在外面也嚎了起来,“我的啊,我的啊,你怎么就这么走了,你让我们白发人送你个黑发人,你于心何”

    第0541章集 中爆发了

    “你于心何”

    “何尼玛那个比!”下山豹一巴掌抽在陈老九的嘴上,硬是把他后面的话给抽回了肚子里去。

    只见下山豹从哀嚎的陈老九手里抢过那半米长的烟枪,照着陈老九的头就是一阵猛锤,头上的血洞跟冒水窟窿似的,狂奔鲜血。

    抵着墙耸肩抽泣的医生哼道:“别弄死了,不然缝针都没用了!”

    下山豹的这口气已经压在心底很长时间了,他可帮陈老九做农活,让陈老九花些时间陪陪这个孙女。

    可是重男轻女的观念是与生俱来的,他不会在一个快死的丫头身上浪费半点时间。

    陈老九该死,不过下山豹不会宰了他,因为接下来还有很多事等着下山豹亲自去做。

    不知道过了多久,地上瘫的陈老九屎尿拉了一裤裆,全身抽搐着。

    下山豹仰头伸了个懒腰,全身的骨头噼里啪啦一阵乱响时,他脸上除了还有一丝泪痕之外,满是茵狠冷酷。

    如果当初胖子心中还有一丝对个这个世界的仁慈,那么随着小馨月的离开,已经消失了。

    一阵鞭炮的响声,打破了小镇的宁静,这一夜,或许无人入眠。

    火葬厂的人来得很快,本来以为要做一大堆的思想工作,拉着女人道:“现在不能埋尸,只能烧了捡骨灰,老人家走得不是很安详,赶紧烧了别让人看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