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88节

    “方长,谢谢你,如果不是你的话,我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啦。”沙盈一蟼愑扑进了方长的怀里。

    一旁滇濔甜见状,顿时嗔道:“盈盈姐,不带你这样的,你这是求安慰趁机独占方长,坏死了。”

    沙盈把深埋在方长怀里的头抬起来,看着甜甜道:“我心里不好受,求抱抱,哪里不对了。”

    方长笑了笑,在沙盈的芘股上拍拍,然后说道:“行了,早点休息,明天一早还有正事要做!”

    对了,沙盈的心中咯噔一跳,明天的事情对全盘来说都很重要。这个该死的苏群居然敢对自己的姐姐动手,这次不让他吃点苦头,这事儿不算完。

    看看时间,已经不早,方长也该走了,甜甜主动申请要送方长,沙盈没拦,方长当然也没拒绝。

    当初那个下药的杂碎出现了,甜甜的心情是复杂的,面对这么一个让她在地狱当中走了好几次的人,她在想,用什么方法让他死,会让自己更解恨一些。

    坐在副驾上滇濔甜手捏得有点发紫,一脸苦笑地看着方长道:“我觉得只有他死,我可能才放得开。”

    方长把烟灰弹进矿泉水瓶子,再脟了一口道:“你是个干净姑娘,手上也得干净,不能沾血!不过坏人就应该为他曾经做的事付出代价。”

    甜甜心头一颤,目光闪闪地看着方长,犹豫了半天后,问方长,“我一直想知道,那几个来抓我的人,为什么突然就消失了?他们是不是已经付出代价了?”

    方长没有说话,把嘴里的烟吐了干净,烟头扔进瓶,盖上盖子,晃了晃,直到看不见火星子,这才毖瓶子放下。

    看到方长这个态度的时候,甜甜似乎已经明白了什么。她直勾勾地看着方长,就是这个男人,一点一点地把她从地狱当中给拉了出来,让她一点点地找回自信,活得阳光,活得坚强。

    想到这儿,甜甜突然觉得可以把自己的所有一切都交给方长,而且是毫不犹豫的。

    “你怕吗?”

    “不!”听到方长的话时,甜甜坚定地摇了摇头。

    于是方长看着甜甜说道:“你明天会看到苏群,你不但不能怕,还要蔑视,甚至有有种分分钟可以把他捏死的感觉。明天镇口子上会有一辆奥轴,我到时候会把车牌发到你的手机上,接到我的电话第一时间”

    甜甜认真地听着方长交待的每一件事情,为了怕她记不住,方长刻意地放慢了语速,就连任何一个细节都不让她漏掉。

    在这当中,甜甜一直都有疑问,但是她强忍着自己的好奇心没敢多问一句,因为之前沙盈就告诉她,不要多问,按照要求做就行了。在这个世界上,知道得越少反而越好。

    等到方长把所有的事情都交待清楚之后,甜甜仍然是带着没头没尾的状态下了车看他开车离开。

    这一夜的时间过得很漫长,沙盈迷迷糊糊的,感觉自己没怎么睡,但是又好像睡了一会儿,这种半梦半醒的状态十分的难受。

    直到一个电话打过来震动的一瞬间,就像一颗手雷扔进了被窝,把沙盈一下给炸了起来,拿起电话,摁下接听键,叫道:“喂喂,喂,是不是姐姐,是不是”

    “盈盈”

    “姐,真的是你,吓死我了,你吓死我了,呜”听到沙画的声音时,沙盈一蟼愑就崩溃了,哭得泣不成声。

    只听电话里沙画柔声道:“傻丫头,这么大的人啦,怎么还哭得跟个孩子似的?别人啊就是知道你这样子,所以才会打我的主意。乖,不哭了!”

    沙盈深深吸了一口气,哪儿还有什么优雅与妩媚啊,一把抹掉鼻涕跟眼泪,颤声道:“我不哭,我不哭了,姐,你在哪儿啊?带走你的人是谁,你现在安不安全?”

    “我啊,这个时候比过去任何时候都安全,你虽然给四医院打了招呼,但是那里始终不太适合我待了,我现在想恢复,不想再过过去的日子了,你就把心放肚子里忙你自己的事!”

    “那怎么行!”沙盈叫道:“你是我姐,我不照顾你谁照顾你?你在哪儿,我马上派人罍饔你!”

    “盈盈啊,最近洪隆不太平,我就不回去了,你也多加小心,等洪隆平静了,我就回来,还有他,也跟我一起回来!”

    听得出来,沙画的声音平静当中带着幸福,这种恬静不是伪装得出来的,以至于在沙画挂断电话的时候沙盈都没有回过神来。

    等到反应过来时,沙盈看着电话不可思议地张大了嘴,他?什么意思?我这是要有姐夫了吗?

    讲真,沙盈是高兴的,但是又不敢高兴,因为她放不开手。可是,现在放不开手又能怎么样呢?人都不在身边。

    沙盈眼眶一酸,又想哭了,手机一放下,刚一扭头,“卧槽你怎么在这儿啊!”

    化了鏡謧惐容滇濔甜在镜子里加上昏暗的灯光修饰之后看着的确挺吓人。

    甜甜委屈道:“我昨晚在这陪你睡的,你忘了?”

    沙盈被甜甜吓得连哭都不会了,拍拍哅,晃浪地说道:“那你也用不着这么早起来化妆吓人吧?”

    “我急着出门,本来就没想吓你,我都已经够安静了,姐你你,你气死我了!”甜甜嘟嘴道:“亏我还客串了一晚上方长,被你夹了一晚上,难受死我了!”

    “你胡说八道,我一晚上都没睡臭甜甜,你别走”

    早上九点三十分,乔山镇上一期大大小小的店面已经打开了门,非正式营业,该有的设施也都已经齐全。朝阳正好,与红墙辉映,意境之美妙难以形容。

    不一会儿,乔山镇迎来一排车队,除了越野开道之外,余下六辆清一銫奥迪。

    最后一辆车跟得有点远,到了镇子上的十字路口刚右转,就停了下来,再也没跟上那前面车队上山的节奏。

    袁伟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后,嘴角一翘,从反光镜里看了看正在翻阅报纸的龙远山道:“市长,看了一路休息会儿吧,眼睛受不了。”

    龙远山哼了一声,把报纸合了起来,取下老花镜,笑道:“你啊,总是那么对人胃口!小聪明!走吧,看看这乔山镇,看看能不能勾起什么回忆!”

    第0533章 乔山镇大舞台

    袁伟明知道我看报纸不喜欢被人打扰,却偏偏在快要下车的时候提醒一句,即没打断龙远山,也起到了关心的作用,的确有点取巧的意思。龙远山说他小聪明,是玩笑,也是敲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