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86节

    朱集难以压抑自己惊骇的心情,此时出去也不是,不出去也不是,就在他纠结的时候,只见沙画慢慢地走到那辆轿车的面前,主动伸手拉开了后排的门,然后坐了进去。

    就在朱集目瞪口呆的时候,那两个身手了得的大汗将刀哥几人全都塞进了仿悍马当中,关上门,其中一人在上车时,扭头朝朱集这个方向看了过来,然后做出一个抠枪的手势,嘴上一个“砰”地的嘴型,吓得朱集浑身冰冷,如置身冰窖,久久无法回过神来。

    最终,朱集只得眼睁睁地看着两辆车消失在路灯照亮的尽头,如果不是那辆陆虎还面目全非地停在一旁,朱集根本不相信刚才发生的事情。

    就在这时,大批车辆朝四医院里赶去,一阵慌乱的声音过后,朱集知道医院的事情应该是闹大了。于是,朱集赶紧一个电话给方长拨了过去。

    轿车里,沙画把手轻轻地放在那个温文尔雅的男人手里,然后轻轻地靠在他的身上,一句话都没说。

    男人反手抚着她有些显老的脸,磁声问道:“让你久等了,我得回去证明自己没病,然后离婚”

    “别说了!”沙画捂着他的嘴,摇摇头,有些泛困地哼道:“来了就好,来了就好”

    听着她如同呓语的声音,再看着她无比平坦的小腹,男人知道,他还是来晚了,那种难以控制的怒意只有于沙画的身边才可以压制,不然的话,他很难想象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睡吧,以后有我陪着你,你不会再做恶梦了。”

    夜深了,周芸还在穿衣镜面前试着明天的衣服。

    上身就一件设计杏感的内内,将那一双不安分的团子给束缚着,每一个转身都会晃得方长头晕眼花,几次想把这画面给关掉,不过方长的手已经被他坐在了芘股下面,没工夫去关。

    “方长啊,你说明天我到底穿哪一件啊?”

    “啊?你说什么呢,什么穿哪一件?”

    周芸叹了一口气,不耐烦地把衣服往床上一放,瞥了旁边的摄像头一眼,这家伙肯定在偷看自己,还装作一副在忙的样子,真是讨厌!

    于是,周芸眼珠子一转,马上拿着床上的衣服下楼去了。

    方长看着空无一人的画面,瞄了半天,人怎么不见了?

    “我问你,我明天陪同龙市长他们,应该穿哪一件衣服?”

    听到这话的时候,方长满头大汗,玛的,已经到身后了啊!

    方长机械般一扭头的时候,那火辣的身材近在咫尺,方长一胀,噗快喷了!

    “领导,你这是准备诱监下属啊,当心我告你啊!”

    “别逗了好吗?”周芸白了方长一眼,哼道:“你去泳池游泳,一群女人穿泳衣也是要诱监你?”

    卧槽,周芸的脸皮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厚了?虽然看得出来,她那脸皮子还是有些红,但是比起原来那琇涩,现在的表现完全就是没底限啊。

    “愣什么啊?快说,我该穿哪一件?”

    方长盯着那一双大白团子,紧绷地说道:“ol套装吧,看起来更正式,毕竟明天陪的是大人物,穿着太艳太生活好像显得不太尊重。”

    周芸看了看右手边那套灰銫的职业套,嘴一撇,点点头道:“说得没错,那就穿职业套装吧”

    周芸一转身,刚扭着腰走了两步,突然转过头来看着浑身发抖的方长道:“以后你要看啊就大大方方看,别总是偷窥,我又不是不给你看,反正你看了也没什么用。”

    噗

    什么意思?什脺餍看了也没什么用?方长没明白过来,叫道:“领导,你给我解释清楚,这话什么意思?”

    “你是个太监啊,不是看了也白看吗?难道你还能把我怎么样?”

    说着,周芸鄙视地看了看方长的当下,冷哼一声,转身上楼去了。

    余光瞄到了方长那一震一胀的地方,周芸嗅濜得厉害,原来啊就是太害臊了,所以在方长面前总是显得很被动。最近一段时间,周芸那是得到高人指点,明着告诉她,喜欢方长,那就没什么放不开的,都住在一起了,还发乎情止乎礼的,那不是摆明了让外面的娇艳货把他给分着吃了吗?

    开始的时候,周芸还觉得自己这么没琇没臊地对方长有点丢面子,可是后来想想,既然一年后要带他进家门,有些事情早就注定了,为什么不先下手为强啊?

    于是周芸在高人的调教下,行为举止虽然看得出来很生涩,但是就是这样生疏的做作才能把方长撩得死去活来的。

    换句话说,周芸知道方长在憋,她就在挑战方长的底限,看你能憋多久,要是他承认自己是个太监的话,周芸也就认了。

    正当方长硬得顶桌子的时候,突然听周芸的声音传来道:“方长,你在厕所里自己解决吗?用不用我帮你啊!”

    噗

    这婆娘的节騲不见了!

    第0531章 面对现实

    砰!

    听到一声重重的关门声之后,周芸偷偷地笑了起来,脸红扑扑的,照着镜子看着自己,如果不是方长那些明显的反应,她都怀疑是自己没有吸引力。

    哼!看你能憋到什么时候!还是雅姐有经验,没想到就按她的话行事没两天,就能把他弄得这么狼狈。不过话说回来,雅姐她是不是也是这样勾引方长的啊?

    一想到这儿,周芸有些烦躁不安起来。

    方长在门外抽了半支烟,好不容易才冷静了下来,电话突然一响,一看是朱集,居然不是给小地主打电话,看来小地主正玩得兴起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