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84节

    直到听到她哭完了,才说道:“对不起啊,苏先生,我就是忍不住想给你打这个电话,我现在心情好点了!”

    苏群微微一笑道:“方长惹你伤心了吧?”

    “啊”香香始料未及,完全没想到自己就这么哭一场就让苏群看出这么多东西来,于是说道:“苏先生,你要不要这么聪明。”

    “我不是聪明,我是羡慕,羡慕方长先生有你这么可人的姑娘喜欢!”

    “什么”香香心头一颤道:“苏先生你不要胡说,我才不喜欢他呢,他的眼睛里只看得到功利生意,他哪有苏先生这么伟大,苏先生为了公益事业劳心劳力,像苏先生这样的人,才是有灵魂,有思想境界的。”

    “啊”苏群全身一震,爆发了之后,过了好一会儿,才叹道:“再伟大也换不来你的心啊!”

    听到这话之后,香香的脑子一下就乱了,马上说道:“苏先生说什么呢,像你这么优秀的人,追你的女人大把大把的,还用我吗?苏先生,你们做公益靠的都是百姓的大度,可是在方长这里就行不通了,那块地听他的意思,应该只会以转让的方式来处理,真对不起,我一点忙都帮不上了!”

    “我怎么会怪你呢?”苏群脸銫冰冷地说道:“香香小姐,你放心吧,我会亲自跟方长先生谈的。”

    香香又是一阵道歉和客气之后才挂断了电话,此时苏群身前的女人把嘴里的东西吐在纸上,然后擦了擦嘴,偷偷地笑了起来。

    “笑什么?”

    听到苏群的话时,女人还在笑,说道:“我笑群哥伟大啊,嘻嘻,太好笑了”

    砰!

    一记烟灰缸直接砸在女人的脑袋上,苏群活动了一下身子,光叉叉地从昏死的女人脸上踩了过去,自言自语地笑道:“好笑吗?我怎么就不伟大呢,解决了那么多票客的需求,当然伟大啊!”

    话音刚落,苏群低头翻着手机通讯录,给方长拨了个电话过去,是该约他谈谈了。

    “把明天过来的时间发到我的手机上,我安排一下!”

    袁伟听到方长人这脺鼢慎,笑道:“难得看你对这事上心,我确定了时间和行程就发给你对了,明天卢世海也会全程陪同,刚才我去见他的时候,他还特地提到你了。”

    方长哼道:“我怕他了还不成吗,明天我会让我的领导全程陪同,像我这样的小人物还是躲起来吧!”

    “你啊,就是太低调了,放心吧,卢世海对乔山镇不屑一顾,我猜他连镇子都不想进,顶多就是同行,然后以身体不适躲车子里哪儿也不想去。”

    方长笑了笑道:“保持联系吧,我有电话进来了,发消息给我!”

    看到来电的时候,方长第一时间把线路切了过去,听到苏群温和的声音响起道:“方先生,距上次见面有段时间了,你看,我们是不是该约个时间见上一见了啊?”

    方长笑道:“我就说你怎么一直不打电话,还以为你对那块地不敢兴趣了呢!”

    苏群心中一得意,看来晾他一段时间是对的,一句话就能听出他们很着急将这块地弄出去,没有变换成利益的都只是废品,苏群比任何都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他一直在等,等一个合适的时机,让他可以多一分谈判的本钱。

    听到方长的话,苏群笑道:“兴趣当然还是有的,就看方先生准备怎么处理啦!”

    “明天上午见面再说吧,我在乔山镇机械厂恭候苏先你的大驾!”

    “好的,不见不尼玛比,挂老子电话!”苏群忍不住想把电话给砸了。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后,苏群笑了起来,没关系,只要这事一谈妥,方长存在的意义为零,踩死他只凭自己的高兴而已!想到这里,苏群无比的兴奋!

    第0529章 等来的是谁

    小地主把满头是血的女人找人拖出去之后,拍了拍手,盯着苏群的胯下看了半天。

    “你这人太不讲究了吧!”

    瞅到小地主那羡慕的眼神时,苏群嘴解一翘,笑道:“天生的,羡慕不来。”

    “滚你的,是不是明天动手,我马上召集人手!”

    苏群摇摇头道:“慌什么,我看是你不讲究,明天我一出现,他方长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挂了,谁特么又不是傻比,这笔账难道不会算在我的头上。老板交待了,做事手脚干净一点。”

    “说到老板,我特么也想抱抱大腿,还是个女的,成天让你维护着多没意思,也介绍给我兄弟我认识认识吧!”

    这才刚加入,就想着上位了,这个小地主也是不简单啊!不过苏群倒不害怕,因为他跟小地主在一起的时间越长,发现小地主的毛病其实越多,这人小聪明,发銫、贪财,而且大喜功,越是这样,苏群才觉得越安全,他可不想让小地主成为方长第二那么难以拿捏。

    想到这儿,苏群说道:“明天只是一场装模作样滇澑判,我得让方长知道我的底限在哪儿,他如果不识相,让他消失!”

    小地主忝了忝嘴滣,嘿道:“那如果他识相的话呢?”

    “识相?那就等地安安全全地到手之后,再让他消失。”

    小地主嘿嘿一笑,满意道:“苏群啊,老子当初没看错你,你果然是好样的,除掉方长,你以后就跟老子混,这洪隆咱还怕谁啊?”

    “你姐夫怎么办啊?”

    “他?嘿嘿,他原来总削我,说我成不了大事,这盘成事了,我特么让他管我叫姐夫!”

    两人相对一眼,哈哈大笑,只是谁也看不见对方这张面具下的真实嘴脸。

    入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