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54节

    袁伟深深地吸了口气道:“是龙市长的决心!”

    听到这话之后,龙远山与袁伟对视了十秒钟,然后龙远山信了,说道:“我这两年的工作没有白做啊,今后啊,我们好好合作,洪隆的明天一定会更美好的。”

    袁伟心头一紧,合作?这话不该对我说,应该对老卢和老梁他们说等等,难道市长这是想到这里,袁伟猛地倒吸一口气,他这是要提拔我吗?等等,不对不对不对,袁伟谨慎得没有一点表情的变化。镇定地说道:“市长,我保认真完成你交付的工作任务。”

    其实袁伟对龙远山没有信心,发自内心地说一句,如果不是方长如今把卢世海当成了猎物,袁伟并不会提前选择阵营。

    要知道卢世海一直拿袁伟当自己人,可是袁伟却不这么想,他认为卢世海这人只是一时之运,他没有把自己的运气发挥到极致,反而利用这时运拼命地敛财,而且是什么财都敢敛。没有动得了他,这个虚假的事实让他的胆子越来越肥,没什么是他不敢干的。

    其实袁伟知道,对卢世海的不满情绪每天都在积累的过程当中,说不定尼濎引来的连锁反应就能把他给埋了。所以在这个时间抽身出来是最佳的时机,毕竟袁伟也是一根有理想的搅屎棍,不能把自己的耽误了。

    虽然选了阵营,但是袁伟在跟龙远山的接触那也是显得异常的小心,所以一句话那是说得滴水不漏。

    听到袁伟的回答时,龙远山笑道:“放松一点,大家也都是为了工作,上次龙墨的事,如果不是你的话,还不知道会出现什么后果呢。”

    袁伟摇摇头,道:“这件事我可不敢贪功,碰了巧而已。”

    “行了,你跟我以后不用太客气!”龙远山马上问道:“乔山镇那边,方长现在弄得怎么样?”

    “方长?”袁伟疑道:“我不太清楚啊,近来卢副市长交待的事情特别的多,招商引才那一块忙得我是焦头烂额,多亏市长让我抽身呢,现在也算能松口气了!”

    这话龙远山是半信彪疑,他觉得袁伟和方长的私交这是个麻烦事,最奇怪的想法是,他居然会认为袁伟是方长放在他身边的一个钉子。

    当产生这样的想法时,龙远山自己都觉得挺扯蛋的,他方长就像一个玩以小博大的商人,自己几斤几两应该还是心中有数,应该干不出来这么异想天开的事。顶多也就是吃透一些人杏,玩玩心机,斗斗心眼。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小动作其实都是无济于事的。

    龙远山觉得自己应该很重视方长这个小人物了,其实他不知道,他还是太小看了方长。

    在龙远山身边坐着的袁伟就一样了,他觉得方长的存在那简直就是一个怪胎般的人物,这条大腿的粗壮远远超过了他的想象,虽然非常不想承认,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袁伟在短短几个月当中一直因为方长的行动而获利。

    就在两人各自沉訡的时候,袁伟突然说道:“市长,教育局那边可能还有点小问题。”

    “哦,什么小问题啊?”

    袁伟淡淡一笑道:“其实放在原来也不是什么大事,只不过教科所的所长不是被您弄到基层去了吗?老贺对这事儿啊有些想法,所以跟肖剑这个代所长不是很处得来,肖剑的脾气你还不知道啊,手里拿着一份关于洪隆教育人才储备的材料乱捅,这让外面的人对教育局颇有说辞。市长啊,这事说到底也是我们弄出来的,不帮着善后,任他们这么闹下去也不利于团结啊。”

    “这事吧上次的手已经伸得太长了,这次再直接出手干涉,恐怕矛盾会更大,具体需要安排的工作是什么,直接批下去,贺建伟有什么意见自己消化,消化不了可以向上反应嘛!”龙远山微微一笑道:“肖剑手里拿的是什么材料啊?”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一所挂一中名的私立中学申请报告!”

    听到袁伟这么一说,龙远山的嘴稍稍一撇,不知道心中于琢磨着什么。

    第0496章 战略成型

    贺建伟在这件事情的处理上显得有些小家子了,毕竟是跟卢世海同气连枝,做起事来果然是一种风格,那就是“事不关己,拖死你!”

    想到这儿,龙远山叹道:“让贺建伟大气一些,公私分开来,别搞混了!”

    “我知道了!”

    看到袁伟点头的时候,龙远山笑道:“去秘书处吧,你也刚上任,虽然跟他们的关系不错,不过作为主管领导跟他们打交道还是第一次,位置变了,关系可能也有些变化,去处理处理。”

    “好的,市长,那我先去了!”

    袁伟刚走到门口,龙远山突然叫道:“袁处长,你等等”

    “市长,您还有什么吩咐吗?”

    “我想知道,你为什么不叫我老板!”

    袁伟微微一笑道:“市长不是商人,更不虚荣!”

    好!回答得实在太好了!虽然是根搅屎棍子,但是却让龙远山非常满意。

    人杏这个东西,哪里又是凭一眼一句话就能辩别得清楚的呢?

    袁伟出门的第一时间,电话直接打到了教育局贺建伟的办公室。

    “哎呀老袁啊不对不对,是袁处长,我还以为你高升了就把兄弟给忘了呢,怎么的,今晚哪儿摆一桌啊?”贺建伟刚从医院回来,已经听说了袁伟上调的事情,所以也显得有些兴致。

    听到贺建伟那兴奋的声音,袁伟马上说道:“怎么可能把你老贺给忘了?这不是专门给你打个电话提个醒吗?”

    “怎么了?”

    “怎么了?市长什么脾气你不知道,眼观六路,你在教育局里干的那些小家子气的事,可都被市长看着呢,你要是这事儿办得不漂亮,让洪隆的未来有什么损失,哼哼,兄弟我拉不了你啊!”

    贺建伟听得手一抖,混官场,什么事情该干,什么事不该干,什么事可干可不干,那得门清才行,这警告的电话都打办公桌上了,贺建伟当然明白是什么个情况,一手接着电话解释着,“市长是不是误会什么了,我们教育局和气一团薄”另一手在一堆文件中翻找出来一份文件来,打开看看内容,确定没有问题,大笔一挥,当场就批下来了。

    “行了,老贺,你特么小心眼儿我还不知道?自家兄弟,提个醒,差不多就行了,肖剑是特么个炮仗,你不知道吗?当心把你给炸了,你就找地方哭去吧!”袁伟微微一笑,“你别解释了,什么情况你自己清楚,我先去忙了,回见!”

    “喂喂,不摆一桌啊?喂这家伙,电话挂这么快!”贺建伟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马上冲外面吼了一声。

    “局长,你找我?”

    “拿去!”贺建伟把文件递到来人手中道:“带到楼下交给肖剑,让他马上动起来!”

    看到来人出了门,贺建伟真想一巴掌抽自己脸上,最近怎么这么倒霉啊,这个肖剑啊,还真是颗炸弹,扔哪儿炸哪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