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49节

    赵海一看他,马上问道:“关严没有,别特么到时没关严,什么都白忙活了!”

    【作者题外话】:感谢憨特、123好321两位兄弟的打赏支持!

    第0490章 对方长的认识

    停气了。

    龙墨从厨房里走出来,意味深长地看了看她大伯道:“这下你该满足了吧,可以去睡了吗?”

    龙远山取下老花镜,把手里的文件往边上放了放,突然叹道:“这个方长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啊!”

    “大伯,干什么扯方长哥哥啊?”

    一听这维护的声音,龙远山抬头看了看龙墨,微微一笑道:“看来我们家的小龙墨是动心了啊!”

    “哎呀!”龙墨嗔了一声,想起那天夜里光着身子被方长搂在怀里的情形来,心中一颤,脸皮子发烫地哼道:“大伯,你说什么呢,我们不是在说停车的事情吗,方长哥哥就是提醒了一声,怎么就跟他有关系了呢?”

    “你啊,分明就是护短!”龙远山叹道:“我就说他胆子越来越大了,我说这停气的事情跟他有关系了吗?”

    龙墨神銫一滞,顿时才反应过来,好像真的是自己反应过了头,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紧紧地抿着滣,脸又红又烫。

    龙远山的神情很平情,其实内心多少是有些困扰的,龙墨这些年经历的事情太多也太大,强大的内心让她对万事都有着自己的见解与分寸。

    其余的事情,龙远山对她的判断都可以放心,唯独感情这事,龙远山是放不了手的,一直说服自己给她自主处理的空间,可是眼看着她对方长的感情一天一天的发酵,不加以阻止的话,以后真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

    不过让龙远山满意的是,方长这小子的聪明程度远远超过了他的想象,上一次在花园当中自己刻意的试控,相信方长已经完全领会,而且在这次停气的事情上提前把消息放给龙墨,其实也是刻意借龙墨的嘴传达给他龙远山而已。

    至于这样做的直接目的嘛,龙远山还不是特别的清楚,潜在的用意,则是给龙远山一个借题发挥的理由。

    这样的机会龙远山好像不把握有点对不起方长的用心。于是干起了这辈子他最不愿意做的事情背后说人坏话!

    “墨墨,你觉得方长这个人怎么样啊?”

    “啊?”突然听到龙远山这么直白的问题时,龙墨有点没反应过来,很慌乱地说道:“我觉得他人很好,很有正义感,这样的人现在真的不多了。”

    龙远山笑道:“没错,你说的这些都对,那如果让你嫁给他的话,你愿意吗?”

    “大伯!”龙墨娇嗔了一声,哼道:“大伯你在说什么啊,我跟方长哥哥我他我们之间没什么的,怎么会扯到男婚女嫁的事情上去呢?”

    龙远山叹道:“正是因为不能扯到这件事情上,所以我今天有必要把这件事提前拿出来跟你说清楚。方长,他的身份,他的能力,他的手段还有他的目的,到现在为止是一个连我都看不清的人,他的身边被三教九流的人给围绕着,惩FC如何,我就不便去多说什么了。但是可以确定的是,他并不适合你,你期望的是爱情与安全,但是如果你跟他在一起之后,他用实际的行动颠覆了你的三观,那样一来对你的打击将会是更大的。墨墨啊,在这件事情上,我真的不愿意看到你试水。”

    龙墨心中一惊,眼巴巴地看着龙远山,有点不可思议地说道:“大伯,我以为你是欣赏他的,没想到你对他一直都保留着意见啊!”

    龙远山轻叹一声道:“看人三百六十五天,天天看,少看一天都会走眼。何况我早已经不干老本行,凭前二十年的经验,我就能断定方长的危险,原来凭证据说话。可是我现在面对的是我最执爱的侄女儿,这种对亲情的维护不需要证据,因为一切的苗头都需要扼杀在摇篮,不然的话一切都太晚了。”

    龙墨的脸銫沉了下来,她一直认为她的大伯是一个处事冷静,并且客观的人,可是在对方长的判断上居然如此的主观。

    龙墨不加以反驳,并不是认同,而是出于龙远山病情的考虑,多于一句的指责都会让他出现难以承受的后果。

    看到龙墨不吭声的样子,龙远山以为龙墨开始思考了,这是他最喜欢龙墨的地方,善于思考和分析。

    其实在方长的这件事情上,只要稍稍留意一下,就不难发现,这个年轻人从一开始出现,做过的所有事情都离不开一个规律,空手套白狼!他的一切都来得太自然、太平常。龙远山对概率学有着很深的理解,发生在方长身上的这些事情的概率是不存在的。如果发生了,就绝不会是巧合,那一定是经过周密计算之后才发生的事情。

    不可否认,方长是龙远山接触的年轻人当中最可怕的存在,他聪明他睿智,他有着常人远不及的人格魅力,一种騲控大势的气魄在他的身上能隐约感觉得到,却又被他如此完美地隐藏着。最不可思议的事,最近发生的所有事情,以利益为主的核心关键都围绕着方长在运作,然面表面上却看不到丁点方长的影子。

    如果不是龙远山亲自跟方长谈过,如果不是亲耳听到他说出来的全盘计划,龙远山也许并不会发现这么一个怪胎的存在。

    这就是龙远山真正不敢把龙墨交到方长手里的原因。

    当龙远山的双脚被放进盆子里的时候,他突然颤了一下,但是并没有急着毖双脚给拿出来。

    慢慢的,龙远山的呼吸有点急促,一直到泡完脚后,躺上了床,龙远山才重重地出了一口气,暗叫,完蛋了,被方长这个小子给耍了!

    今天晚上的泡脚的水温超过了四十度,已经不是他的身体常态下能够接受的温度。因为心脏的不适,他泡脚的水温在三十八度为宜。这一点,照顾龙远山多年的龙墨早就掌握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然而,今天龙墨出问题了,因为龙远山说了那些针对方长的话。

    龙远山的爆脾气一蟼愑就上来了,按他原来的脾气,逃不过骂娘的常态,然而此时,他只能长叹,方长啊方长,你纠究是个什么怪物,随便一条信息,就能将他们叔侄多年建立起来的信任给摧毁,这騲作,好鳋啊!

    龙远山没有睡,把关了机的手机重新打开,突然的断气,今夜洪隆市必定会炸锅的。

    第0491章 停气了

    卢世海家的门快被敲爆了。

    与副市长做邻居的最大好处就是有事儿可以直接反应。

    莲花小区算是高档小区,里面住的人那也是有头有面,这大晚上正是洗漱的时间点,居然被断了气,这就让人很来气啊。

    于是居民先围了屋管,屋管的就打电话找业委会成员,于是业委会的那些个平时享受着薪水和免会车位的业主第一时间找到了卢世海的老婆,因为卢世海他老婆晃业委会的副会长,如果不是她谦虚的话,会长应该也是她的。

    外头的门一直敲着,卢世海的老婆在家里的客厅当中双手紧握地来回走动着,这事情也不大,如果处理不好的话,会遭人笑话的。

    “老卢老卢,你快点,我都要急死了!”

    听到老婆的催促,大吼大叫的卢世海一蟼愑捂着话筒,咬着牙瞪眼道:“尼玛的,不会找条毛巾给老子先擦擦头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