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46节

    宁涛老脸一红,这话还真特么有道理啊!

    然而就在这时,门一脚就被踹开了,老宁芘股一紧,第一反应就是,跑!

    第0487章 上帝般的享受

    三个男人一蟼愑冲进了房间,其中一个男人被想要撒丫子跑的宁涛撞了个满怀。

    “唉唉唉?老哥哥,别怕,别怕,不是查房!”

    男人拧住光芘股的宁涛,拉着他坐到床边后,说道:“别怕,老哥哥,刚才玩得高兴吗?”

    包着头的宁涛捂鸟,坐得笔直,看着这个墨镜男,摇了摇头,嘴皮子有点发抖。

    墨镜男取下墨镜在自己的t恤上擦着镜片,漫不经心地说道:“你们还等什么,老哥不开心了。”

    听到这话的时候,宁涛一下绷得笔直,两眼一闭都已经做好挨揍的准备了。

    啪!

    一声清脆的响声吓得宁涛全身一抖,什么?挨打的居然不是自己?睁眼一看,刚才出言不逊的空姐被一巴掌抽得靠墙,衣服都来不及穿,捂着脸,靠在那里动都不敢动。

    还没反应过来,反手又是一巴掌抽了过去。

    “老哥哥,气消点了吗?”

    宁涛一愣,还没来得及出口的时候,墨镜男站了起来,准备朝挨打的空姐走过去,这时,另一名空姐一把抱住墨镜男道:“刀哥,莺莺知道错了。”

    啪!

    刀哥反手就是一巴掌,直接把拉他的女人抽倒在床上,反身一指墙角的女人大叫道:“出来卖,就拿出你的专业态度,我们特么的是服务行业,顾客是上帝,知不知道,什么是上帝,知道吗?就是想曰天都可以。一个连天都可以曰的,还不能曰你?你有多鏡贵?还特么跟客人顶嘴,只能客人顶你的嘴懂不懂?啊?懂不懂?”

    刀哥拉着莺莺的头一下两下三下地往墙上撞。

    莺莺一边哭一边叫道:“懂了懂了,刀哥,我知道错了!”

    “草尼玛的,人家老哥哥关心你,关心你的家人怎么了,问你特么的为什么做这一行,你就告诉她,职业不分贵贱,我不做这一行,这个社会该有多乱啊,你这都是为了创造一个良好的社会环境而努力!或者你没这么高尚,就说,为了包、表、车、房,有什么难?非要怼两句才过瘾是不是?”

    卧草,宁涛觉得这话说得太有道理了,简直无力反驳啊!

    “给老子滚!”

    听到刀哥这么吼了一嗓子之后,两个空姐抱着她们的制服狼狈地逃出了房间。

    “去,把佳儿叫过来!”

    听到刀哥的话,两个小弟一点头,马上就出去了。

    人称的刀哥其实也就二十七八,宁涛给他当爹,岁数也差不多。

    不过此时,宁涛也只得客气地叫他一声刀哥。

    刀哥拍了拍宁涛的肩膀道:“别别别,老哥哥,叫我一声小刀就行了,这些臭婊子不懂规矩,老板赏她们一口饭吃,还学会装苾了。”

    “没没没!”宁涛不敢托大,赶紧说道:“刀哥,刚才那两个妹子服务态度很好,不要怪她们了,我们也就只是开开玩笑而已。”

    一听宁涛这话,刀哥嘿嘿一笑,拿出软中来散了一支给宁涛,蒙着火客气地给他点着后,这才笑道:“老哥哥,看来你平常很喜欢跟人开玩笑啊,你这头是跟谁开玩笑开的啊?”

    宁涛一愣,脸顿时沉了下人来,狠狠地抽着闷烟。

    “老哥哥,是不是谁欺负你了,聊聊嘛,反正大家也认识了,说不定当兄弟的还能帮得上你啊!”

    宁涛气鼓地把烟抽了大半,火星子直飞,终于“忍不住”地说道:“草特么的,什么东西,他以为他在市里有点关系主了不起了,一个烂厂如果不是靠我们这些人给他撑着,他以为他玩得转,现在有点能耐了,就把老子一脚给踹了,还让厂里的年轻人拿瓶子砸我,刀哥,你说这种不念旧情的人,是不是该死。”

    “确实该死,老哥哥,要不要兄弟帮你一把啊,我倒要看看你说的这人有什么能耐!”

    听到这话时,宁涛嘿嘿一笑,说道:“不用,有人收拾他,他以为自己很厉害,能当得了老大,被收拾也是迟早的事情!”

    “你说的是,隔壁房间里那位地主哥吧?”

    宁涛一听,全身一震,马上警惕地看着刀哥,然后拿起衣服开始穿。

    刀哥哼了一声,反手一把就将宁涛摁在床上,掏出一把刀来架在宁涛的脖子叫道:“你这老东西不太懂规矩啊,我都这么给你面子了,你还这么不识抬举,我特么问你的话,你会不会回答?”

    “会,会,就是地主哥,他迟早得把方长给做了!”

    一听这话,刀哥嘿道:“小地主不是方长的人,他为什么要把方长给做掉啊?”

    “我说我说,刀哥,你轻点!”宁涛大叫道:“你去问地主哥吧,我什么都不知道。”

    “不知道,啊?”刀哥手一紧,顶着宁涛的血管就下去了,刀片子印出一道血痕来。

    宁涛的魂都快不见了,双手撕扯着床单,大吼道:“我知道,我知道,地主哥他不满赵海跟了方长,他不满方长让他当司机,他不满意自己干了这么多,最后只能当一个保安队长,赵海却哥以当工程公司的老板,所以小地主要把方长给干掉,这样一来乔山镇就是他们哥俩的了!”

    话音刚落,宁涛的脖子一松,顶在他背上的腿也拿了下来,他被刀哥从床上提了起来,转身坐在床边捂着脖子的血痕时,门口站着的那个旗袍美女正一脸娇艳地注视着他。

    刀哥轻轻地拍着宁涛的脸,哼道:“早说不就完了吗?好好享受吧,老哥,佳儿是我们这里的头牌,一般人连给她**趾的机会都没有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