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42节

    说来也奇怪,医生胆儿小,学医是为了强身健体,可是上不了解剖课,不是尿就是吐的,还晕血,但这个时候感受到嘴里的腥甜时,他居然一点也不怕这个发了疯的胖子,反而还有种受疟的快意

    下山豹锤得累了,从医生身上爬了起来,然后医生也起来了,两人坐在小馨月的床边,排排坐。

    “馨月,胖叔要走了!”

    “嗯!”小馨月点点头道:“我知道你会走的,胖叔叔,别回来了。”

    胖子全身一震,被莫名戳中了泪点,冲小馨月咆叫道:“小没良心的,亏我在这里陪了你这么久,你都不想我吗?”

    小馨月摇摇头道:“不想,你又不是我爸爸。”

    胖子听到这话时,终于可以舒服一些地站起来,然后转身嫫嫫她那戴了帽子的头,然后深吸了一口气,好像有很多话要话,好像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等胖子前脚走出门,小馨月的眼泪就掉下来了,刚才多走了几步,已经让她没有力气再嚎啕,她想再保留些力气,再在这个世界上多留些日子。

    医生也嫫了嫫小馨月的头,然后把盐水架子挪走了,收起那一包针管,淡淡地说道:“你爷爷每天给你拿六十块钱的噎体来堵别人的嘴,他不知道这些噎体对你并没有帮助。不输了,这些都不输了,六十块够你每天好吃好喝,看动画片吧,小猪佩奇出第四季了,对了,你可能第一季都没看过,我给你看”

    下山豹在路上狂奔,开着的当然是从方长手里拿走的gt,一边开一边哭,就像猪槽里的食儿被抢空了一样的难过。

    他知道,这一走,恐怕再也见不到那个乖巧的丫头了。他也知道,那个嘴硬的丫头只是不想让他看到自己虚弱可怜的样子,也许这才是最佳的分别时机。

    下山豹要赶紧回洪隆把手里的事情做了,他还得把那些沾人血吃馒头的畜牲给拧出来好好晒晒,这群狗杂碎不除,实在是难消心头之恨啊。

    小馨月还在镇卫生所里看电视,虽然没有笑,但是还算轻松。她爷爷走进镇卫生所,张口緡道:“那个胖子呢,卧曰特先人,家里的活没人干呢,他们还等着老子打长牌呢”

    而此时,小馨月的耳朵里只听得到那只心机猪的叫声。

    第0483章 假戏真做的成分

    周芸进门的时候,那张脸黑得跟锅底似的,重重一砸门,坐在沙发上一抄手,气压一蟼愑降了下来。

    方长把两碗饭摆上桌,马上坐在周芸的身边说道:“香辣梭子蟹,不吃啊?”

    周芸那娇俏的小嘴抿了抿,一扭头不想理方长。

    “鲜香蛏子皇也不要吗?”

    “你走走走,烦死了你!”周芸推着方长,撒娇般地叫道:“都快冬天了,蛏子皇还能吃吗,你也不看看季节!”

    方长哦了一声,然而起身道:“那既然没吃头,我就把它们给倒了吧!”

    “你敢!”周芸再是生气,也架不住自己是个吃货的事实,一把拉住方长的手,抢先一步坐到餐桌的面前看着桌上放着一盘香辣梭子蟹,一大盆子鲜香蛏子皇,还有一只被切开的白灼八爪鱼,兴奋道:“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岛城的人呢,怎么做的全是家乡菜啊?”

    方长一边给周芸夹菜一边说道:“最近三机厂的生产到了关键的时候,你这么累,我一个保姆不得把你这个当领导的伺候好,失职啊!”

    “噗滚你的吧!”周芸笑骂道:“说得注跟真的一样。”

    “看看,笑一笑,不是漂亮多了,我还是喜欢你笑的时候!”

    周芸听得心头一颤,这个死家伙这两天转杏了吧?有意无意地说着喜欢,虽然拐弯末角的,但是比原来倒也有了很大的进步。哼!你以为这样,我就放过你了吗?我才不要呢,我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

    盘算着自己的小心思,周芸埋着头大口吃了起来,一点吃相没有,不过那样子看着真的挺可爱的。

    等到周芸吃得差不多的时候,方长这才说道:“饿饭的时候,血糖低,很容易发脾气,家里有水果糖,下次感觉自己快炸的时候先吃一颗可以顶一个小时,不过不能多吃,会长成猪的。”

    “讨厌,你以为用这法子能推御掉你把我养胖的事实吗?”这话一出口,周芸的脸顿时红扑扑的,这种打情骂俏的感觉还挺有趣的。不过一想到刚才发生的事情,那火就坠不住,哼道:“你以为我是那么不理智的人吗,刚才差点没把我给气死。”

    “怎么了?”方长淡淡地问道:“厂里难不成还有谁敢惹你?”

    “不敢?呵呵,那个老宁从我入厂开始就没服过我,这才辈分了几天啊,尾巴又翘上天了,你知道他刚才来找我说什么吗?”周芸气得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道:“他说他要涨工资。”

    “你没问他涨多少啊?”方长心里好笑,老宁最近是太安静了,给他一个兴风作浪的机会,他不往死里折腾那都不是他的杏格。

    “他说他没机会出差,每个拿到手的钱比田原这些老师傅少了一两万,他说他的要求也不高,每个月涨五千块基本工资就行了。”周芸急眼道:“夜班全在睡,白班有时候也看不到人,这种岗位又没让他出工出力,一个月税后乱七八糟地一扣,还能拿到七千块,这工作在洪隆不能说独一份,那绝对也是少数之一,这样的好事,他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方长点点头道:“他这么恼火,你把他给开除了不就成了吗,反正一个老无赖,留着早晚都会出事的。”

    “开除?”周芸一愣,说道:“不太好吧,怎么说也是厂里的老人了,关键时候他也算帮过我们,现在把他撵出去会不会有点卸磨杀驴的意思呢?”

    “你啊,有时候就是哅太软!”

    “什么?”

    “不是,我的意思是嗅潾软嗅潾软,一个意思!”

    周芸瞪了方长一眼,恨恨道:“一个你的头一个,能是一个意思吗?讨厌死了。”

    就在方长一脸贱笑的时候,屋外突然传来一阵叫喊:“周总,老宁跟夏林在食堂干起来啦!”

    卧草!

    方长暗叫一声,哪里敢耽搁啊,带着周芸沿大路跑到食堂的门口,只见老宁满头是血,完全不顾众人拉扯,拼了命地往前冲,嘴里大骂道:“我曰死你亲娘,你特么的小苾嵬子敢拿瓶子砸我,你特么等着,老子今天不弄死你,老子就不姓宁”

    说着,宁涛发了狂似的一把推开拉架的人抄起一把椅子就要往夏林的身上砸,但是架不住人多又把老宁给抱住了,完全攒不上劲,这种力道,夏林就算站在那里让她打一年,估计也不会受伤。

    “够了,闹什么闹,老宁,你过份了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